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声大笑,许临风仿佛自带气场,众人主动让开,他大步穿过人群,缓缓张开双臂,要和妹妹拥抱。

被挑衅的许霏霏,气的咬牙,却无奈的假笑,正欲上前相拥,就看见一道人影抢先一步。

"大舅哥!"林宝一把抱住,许临风被搞的措手不及,两个大男人拥抱,周围的人笑了,刚被挑起的火药味,转瞬间变得喜感。

许霏霏愣了一秒,假笑变成了真笑,这人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妹夫,结婚那天没能到场,别怪我呀。"许临风皮笑肉不笑的的推开林宝。

"都是一家人,无所谓。"

"是我妹妹结婚的速度太快了,一点预兆都没有,突然就闪婚,我以为是遇到了什么真命天子,非嫁不可,原来是找了一个会耕地的壮牛。"挑衅已经不掩饰了,许临风拍了拍林宝的肩膀,"我看妹夫也是个人才,他的优点,霏霏不好说出口而已,所以大家才误以为他平庸。"

众目睽睽,几句话就讽刺了两个人,许家的人知道他们兄妹不合,但是在家族内部聚会上,如此公开撕逼的态度,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观望,有人偷笑。

刚平静的气氛,又变得剑拔弩张,然而下一秒,有人语出惊人。

"还是大舅哥慧眼识人,男人这点特殊的资本,本来我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你还热心的替我解围,哈哈哈,好吧,我承认,我是猛男。"林宝就这么厚颜无耻的把嘲笑接住了,煞有介事的对周围人说:"不过这事得低调,家里人知道就行了。"

哄的一声,逗笑了周围的人,也许话比较低俗,可先低俗的人是许临风,也就没人介意林宝了。

比这无耻下流的话和场面,他见得多了,为了生存,丢人现眼的事他也经历的多了,这时候扮个丑角,完全无所谓。

"你们小辈的孩子,就喜欢斗嘴,今天我在这,各让一步,别让老头子我心情不好。"老道的爷爷,出面化解,"我今天带来了珍藏二十年的好酒,家人们一起尝尝吧。"

短暂的不快散去了,众人各自品酒,许霏霏走到许临风面前,冷冷道:"哥,你一向稳重,怎么在家人聚会上咄咄逼人,这一招可不怎么高明。"

"是啊,哪比得上你聪明,你结婚这一招,可用的太狠了。"许临风面露微笑,补充道:"是对你自己太狠了。"

"想学会杀人,就要做好自己流血疼痛的准备。"

"呵,我们可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不必手足相残吧。"

"可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

许临风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冷冷的咬牙:"贱人。"

晚宴吃的比较简单,在林宝眼里,依然是山珍海味,结婚一个月,许霏霏基本不在家里吃饭,林宝一个人解决,就吃的随意了,今晚才算吃顿好的。

为了避免吃相难看,他找个了没人的角落,低调的吃起来,本来以为是无人打扰,许临风却不请自来,静静的坐在了林宝身边。

"你为什么不给我钱呢?"林宝先开口了。

"恩?"许临风一头雾水。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钱呢,你又不差钱。"

"妹夫的话,我有点听不懂。"

"你想羞辱我,让你妹妹出丑,或者是激怒她,也可能是想激怒我,让我做出不理智的事,可实际上你那套挑衅对我一点用没有,不如直接行贿我,把我买通,我作为丈夫来对付她,不是更容易。"

"哦?"许临风有些意外,冷笑道:"你就是她养的一个废物,我给你钱,你能做什么,你值这个价吗?"

林宝点点头,"说的也是,你们做生意的也太精明了。"

恩?到底是来谈判投诚,还是放话反击?好像两样都不是,这人说话是什么意思,简直像个置身事外的看客。

许临风上下打量林宝,调查的资料没任何问题,就是个被妹妹选中的穷逼软饭男,毫无本事,可现在看起来,和资料里描述的不太一样。

难道是妹妹藏了一手?他下意识的保持了警惕,随即摇摇头,不过是展现了一点市井小民的油滑,除了嘴上讨便宜,又能多什么。

一个聪明的普通人,终究还是普通人,格局和眼界不过是井底。

简单判断之后,他拍了拍林宝的肩膀,"妹夫,我知道你们俩根本没睡过,吃好你软饭的本分吧,别多什么心思。"

"多谢大舅哥提醒,混吃等死的日子,挺幸福的。"

高傲的许临风没把他视为威胁,但这种自以为聪明的普通人,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不一会,许霏霏匆匆找到林宝,生怕落单的林宝出错,结果看见角落里,蹲在地上大口吃东西的丈夫,无奈的叹了口气,那穷酸的吃相,终究和她向往的丈夫模样相差甚远,加上今晚许临风的过分挑衅,一时间心情差到了极点,她无力的吐了口气,这样独自撑下去,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她有些疲倦的坐到林宝身边,"吃完了吗?"

"吃完了,回家吧。"

"恩?"

林宝认真的点点头:"该见的亲戚,我都见了,今晚正式活动算结束了吧,回家,我有事和你说。"

庄园里,家人们还在互相闲聊,就看见两人急急的越过人群,还一脸歉意说有事先走了,那模样像个急着回去耕地的牛,惹来了笑声。

"一脸蠢相,霏霏眼观有这么差?"

"真结婚的假夫妻而已,你们这都不懂。"

半小时后,两人回到了别墅,和外滩庄园一比,许霏霏的别墅显得朴素了很多,可普通人眼里依然触不可及。

回到家里,许霏霏疲倦的甩开高跟鞋,想直接洗个澡,却被林宝拉住手臂,她下意识的缩了回去,家里不准碰她,可林宝很坚持,拉着她胳膊坐到沙发上。

"你到底有什么事?"

林宝直视她,是该摊牌了。

他坐到她身边,语气平静道:"我知道,我和你结婚,只是个做一个工具人,其实一开始呢,我以为你是个拉拉,为了应付家里才找个人软饭男入赘,方便掩护,谁知道你有男朋友,然后今天晚上,好好个家庭聚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要吃人的大哥,你可从来没说过你有亲哥……你有太多事不肯告诉我,既然我是个工具人,你得让我明确知道,我是什么类型的工具吧。"

是的,今晚又出了一次意外,许霏霏没想到她大哥会来,更没想到会毫不掩饰的攻击她,看来自己结婚这件事触怒了他。

林宝在她眼里,的确是个花钱买来的工具人,需要他变成工具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不需要就让他老实吃软饭,可今晚面对许临风,他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聪明的应付了挑衅,也许……他有更多的用处。

见许霏霏没说话,林宝强调道:"我只是想吃明白这碗软饭,不会越界,你是我恩人。"

"好,那我就和你简单说一下,你想要知道的。"

林宝隐隐觉得,这未必是真正的答案,但比想象中复杂。

"我有两个哥哥,我在和他们争家产,许家是我爷爷一手缔造的,我爸爸是第二代掌权人,可惜他现在身体非常差,长期在国外疗养,掌权能力失控了,他管不住我们了。"许霏霏尽量将复杂说的简单。

"许临风进入商界比我早很多年,他掌握许家的东西最多,现在算是如日中天,家族里的人都怕他,所以他敢当着所有人的面讽刺我,也只有爷爷能勉强压的住他。"

"我是爸爸再婚生的女儿,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私生女,没资格碰许家的家产,所以他们想让我尽快嫁出去,当做泼出去的水,给点嫁妆打发我。"

铺垫到这里,林宝才恍然大悟,"所以你就一狠心,找了个入赘的丈夫,把他们的想法彻底打消了,可是……你找谁都可以呀,为什么是我呢?"

"我提前调查过你,你身份简单,还有一个重病的母亲,你很缺钱,很容易掌控。"她说的有些冰冷。

"原来是挑软柿子捏。"林宝无奈的笑了,"张子安和你感情那么好,让他入赘也不是不行吧,你们也算修成正果。"

"他不行,入赘结婚,要承受家族人的轻视和白眼,他的自尊心会受不了,而且……我在和两个哥哥争家产,丈夫会成为他们眼里的突破口,受到很多攻击,他未必承受的住。不和他结婚,才是保护他。"也是不想自己的软肋暴露。

"也就说,张子安根本不知道你在和家人争家产,对吧。"可太扎心了,保护你男友,老实人来承受火力。

"你不是想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工具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做我丈夫,要随时面对他们的明枪暗箭,不能让他们从你这里攻破我,这才是你入赘的真正任务。"她一字一句,惊的林宝头皮发麻。

既替张子安挡住入赘结婚的麻烦,又要掩护他们俩恋爱。合着我是你男朋友的肉盾了!

"这特么太欺负了人……"林宝气的站了起来,皱眉看向许霏霏:"得加钱!"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