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宝突然发现,入赘结婚这桩买卖,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舒服。

张子安和许霏霏可是正了八经的恋爱关系,而且是林宝入赘前就相恋多年,至于为什么没能结婚,是个迷,昨晚的和平交谈后,林宝大概明白了自己挡箭牌的身份。

可挡箭牌要挡的东西也太多了,自己还要喜当爹?

张子安啊,你就不能克制一下,让小雨伞把你的东西都挡住。

自己老婆和别人生了孩子,然后他负责当爹,这碗软饭的难度,直接提高了一个等级。

坐在妇科室的门口,林宝心思缜密的开始衡量以后的生活,如果真的怀孕了,打算生下来,许霏霏那么有手腕,一定有足够的安排和说辞,来说服他,自己为了保住软饭,也的确要忍辱当爹了……

就在他专注怀孕假设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云千岚,突然站在了他面前,林宝抬起头,"有事?"

因为工作性质特殊,穿的朴素简单,平底鞋基本是云千岚的标配,加上白大褂包裹,还会经常戴口罩,林宝对云千岚几乎没什么女性印象,要不是她戴着那副知性的眼镜,他险些认不出来。

"说说你老婆的事。"

"内科医生也负责检查妇科了?"

"你不是希望我关照一下嘛,我问过妇科同事了,你老婆没什么事。"云千岚微微皱眉,小声说:"你和你老婆没同房过?你那么怕她?"

"啊?"林宝听的一愣,对外他需要做好模范夫妻的样子,这是他的任务,"我和我老婆关系很好啊。"

"妇科医生刚才告诉我,许小姐压根没有过夫妻生活。"她怕说的不清楚,小声强调道:"你懂我的意思吧,就是你老婆还是……"

处女……

林宝只觉得迎面飞来一板砖,把他头都拍晕了。

可心中再混乱,他表面也要镇定,"哦,我们刚结婚不久,她一直知道有点妇科问题,想检查清楚后我们再……只是她平时太忙了,经常去外地,没空出时间去医院,结果今天出问题了,不得不检查了。"

云千岚半信半疑,在医院里工作,什么人生百态都看遍了,尤其是人性的阴暗面,简直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见得多了,也不足为奇了。她性子冷淡,其实没那么多八卦,只是林宝一个穷小子,突然和白富美结婚,成功的给母亲续命,这等操作实在匪夷所思,超出常理,她和林宝不算朋友,但也是医患关系里最熟悉的,可越熟悉越看不懂了。

难道只是运气?

穷人有好报?这答案她不信的,穷人看不起病,最后活生生的等死,才是医院里的常态,才是社会法则的常态。林宝在云千岚眼里,无疑是个违背规则的人,还是靠运气违背规则。

她摇头笑了,管他回答的真假,自己何必多问呢。

"云医生,妇科医生和您很熟吗。"这种八卦都说。

"妇科医生是我妈。"云千岚没再多嘴,转身走了。其实八卦的人是她母亲,人老心不老,检查前要例行公事的询问,得知许霏霏竟然从没同房过,忍不住告诉了女儿。

"多谢云医生关心,今天麻烦您了。"

"不用请我吃饭,你知道的,我拒绝。"

为了讨好关系,请她吃饭不下十次了,从来都是拒绝,林宝十分佩服云医生的职业操守。而且,要不是今天抱着找熟人的心态麻烦她,可能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许霏霏最大的秘密了。

妈的,她怎么会是处女啊?

林宝跑到阳台大口喘气,实在消化不了心中的震惊。

事情转折的也太快了,刚刚还在做怀孕假设,下一秒就变成从零开始了?这特么好像不合常理啊,许霏霏今年有二十七岁了吧,和张子安相恋多年,听她的意思,俩人是出国留学时候就在一起了,一个活在花花世界的白富美,这种事有什么放不开的?

想留到新婚夜?可他们俩没能结婚,洞房花烛夜,白布染樱红的机会是没有了,那这种事就更没必要放不开了,难道是张子安谦谦君子,不越红线?

林宝一头雾水。

入赘结婚的谜团,似乎更多了。吃软饭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张子安出现后,他才知道这碗饭有太多未知因素,如今更爆出更大谜团,他必须要了解清楚。

许霏霏检查结果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常见妇科病,吃药就好了。林宝没多问,因为许霏霏检查完就先走了,他看见车里的副驾驶上,坐了一个男人,张子安。

身体不舒服,男朋友来关心,应该的,可这次林宝发现了点东西,以许霏霏女强人的性格,一点小病不至于把男朋友折腾过来,那么张子安是怎么得知的?医院有眼线?这没必要,那结果只有一个了。

她的私人秘书,月玲,通知了张子安。

张子安和月玲搞好了关系,多了解女朋友而已,而许霏霏也允许了,看来这个女强人也不是不懂风情,他们俩的确是默契十足的恋爱关系。

他能想象出许霏霏边嗔怪月玲多嘴,边和张子安愉快离开的画面。

只是……这么看来,月玲是知道林宝入赘条约的。

他挠了挠头,入赘可能没那么简单,而第二天的许家家族聚会,也证实了林宝的猜测。

一天后的夜晚,外滩别墅的夜景灯火璀璨,又安静无人打扰,仿佛全部的繁华只属于少数人。

这里的确属于富人,林宝自知没什么文化,看见奢靡景象,只能想到"坐在别墅里看大海"这样的形容。

巨大的庄园,是林宝无法想象的,普通人一辈子最多奋斗个三居室,结果不如果人家一个游泳池大,那感觉真是:我酸了。

从进入别墅庄园的正门,林宝就收起土鳖的眼神,四处都是衣着华贵的男女,身上每一个首饰,都是他猜不出的价格,这大概就是上流社会吧……

身穿黑色礼服的许霏霏,把身材曲线勾勒的格外惹眼,精致的脸蛋化着淡妆,林宝不懂化妆的讲究,只觉得白面红唇太动人心魄,直觉告诉他,想亲一口。没想到,许霏霏主动挽起他的胳膊,真的亲了他脸蛋一下,温婉一笑,演了一出伉俪情深。

林宝心中猛跳,天呐,我快玩不过这妖精了。

许家是个豪门,别墅里众多的家族成员,他结婚时候很多没见过,许霏霏拉着他一一介绍,可惜每每问到他是做什么的,气氛就会显得尴尬。

不一会,许霏霏的爷爷坐着轮椅来了,他是许家豪门的开创者,众人十分尊敬,围在老爷子身边嘘寒问暖,老头子却急着见见孙女的丈夫,周围的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仿佛在等着看热闹一样。

许霏霏拉着林宝,热心的为爷爷介绍,语气恩爱。老爷子频频点头,听见林宝的身份后,两眼一愣。

按理说,介绍完了新女婿,长辈就客套的夸几句,可林宝实在屌丝的登不上台面,身份、工作、学历,什么都拿不出手,爷爷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出从什么优点下手,这下真给老人难住了,周围的气氛也陷入迷之尴尬,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想了半天,老人憋出一句:"不错,这孩子身体挺壮的。"

"对,结实健康。"

周围人附和着,夹杂了一丝嘲笑。

林宝脸皮厚不在乎,低声笑道:"原来身体健康也算优点了,爷爷不愧是老江湖,这都能夸出点东西来。"

许霏霏白了他一眼:"总不能当众夸你脸皮厚吧。"

"你看,你就不会夸人,脸皮厚可以说成百毒不侵啊,是不是好听多了。"

正说着,旁边一人突然高声笑道:"就知道我妹妹有眼光,选的丈夫与众不同,身体壮,耕地的时候力气大,你们这些人还偷偷笑她,闺房的幸福你们嫉妒都来不及呢。"

艹?

大庭广众,上流社会的,张口就是下三路?对女孩子这么调侃,太不斯文了。林宝惊讶的看过去,那人仪表堂堂,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一瞬间,他感觉到许霏霏挽她的手,更用力了几分,从牙缝里冷冷的挤出几个字:"他是我哥,许临风。"

"来者不善呐。"

"你小心应对,或者干脆别说话。"

林宝笑了,"吃软饭是门技术活,装哑巴可吃不明白。"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