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麻烦这么快就来了?

方羽微微皱眉,问道:"什么事?"

"呵呵,出去再说吧,在这里说影响不太好。"何东林脸上扬起略带威胁的笑容,说道。

方羽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随后,方羽就跟着何东林几人来到楼梯转角处。

何东林身边站着四名男生,都是平时跟着他混的小弟。

五人把方羽围了起来。

何东林站在方羽的面前,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方羽,你到底认不认识唐小柔?"

"之前见过一面,但不算认识。"方羽如实答道。

"不认识?那为什么唐小柔会转班过来,还要求跟你同桌?"何东林又质问道。

何东林语气很不善,但方羽并不在乎。

"因为她有求于我。"方羽再次答道。

"唐小柔有求于你?哈哈哈,你在搞笑吧?唐小柔千金之女,会有求于你这个混吃等死的屌丝?"何东林讥讽地笑道。

他的四位小弟,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方羽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笑了一会儿后,何东林再次问道:"方羽,如实告诉我,唐小柔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没有。"方羽摇了摇头。

"真没有?"何东林死死盯着方羽的脸,问道。

方羽懒得再做回应。

"呵呵,我知道你不会回答。但我不管怎样,你给我想办法调离座位,明天我来到教室,不想看到唐小柔跟你坐在一起,明白吗?"何东林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尽力。"方羽打了个哈欠,"我可以走了吧?肚子饿了。"

"你可以走了,但我希望你记得我说的话,否则别怪我不顾两年的同学之情。"何东林冷笑道。

由于家里有钱,身边跟着几个小弟,何东林在二班一直都是极其嚣张跋扈的存在,班里没有哪个人敢惹他。

而方羽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在何东林的眼里,更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废物。

见方羽慢悠悠地离开,一旁的胡涛问道:"东林哥,这样就放他走吗?我觉得他手里肯定有唐小柔的把柄啊,要是能问出来,你也能让唐小柔对你……"

"别急,现在学校人太多了,我们也不好动手。放心吧,这废物要是不听话,教育他的机会多得很。"何东林冷声道。

刘胖子在教室门口等着方羽,见到方羽完好无损地回来,他松了口气。

"方羽,下次何东林再叫你单独出去,你千万别出去,死活别出去,这人可不是善茬。"刘胖子说道。

"哦。"方羽点了点头。

"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何东林家里是开建筑公司的,他爸在江海市很有些势力,不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惹得起的!"刘胖子见方羽好像不太在意,又着急地说道。

方羽没有说话。

下午课间,方羽去了一趟办公室,跟班主任黄海提出了换位的请求。

黄海大发雷霆,训斥道:"方羽,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开的?想换位就换位?再说了,就你这模样,能跟唐小柔同学同桌……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显然,在黄海这里,唐小柔说话的分量比方羽高太多,方羽根本不可能申请换位成功。

既然如此,那就不换了。

方羽回到教室,坐回自己的位置。

一整个下午,前排的何东林和胡涛数次回过头,用威胁的目光提醒方羽。

放学铃响,唐小柔收拾好书包,微笑着对方羽说道:"方羽,明天见,之后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帮助你复习的。"

方羽当做没听见,但周围的人全听见了。

何东林在离开教室之前,走到方羽面前,冷笑道:"方羽,别忘了我今天上午说过的话,否则……"

方羽懒得理他,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方羽离去的背影,何东林眼神闪过一丝狠厉。

一个废物,也敢不把我何东林放在眼里?

"东林哥,要不要现在跟出去教训他一顿?"一旁的胡涛问道。

何东林摆了摆手,冷声道:"不必了,既然我们方羽同学不想搬座位,那我们就帮一帮他好了!"

……

方羽的家所在的城中村旁,有几座小山。

而在其中一座小山的山脚下,方羽拥有一个菜园,里面种植了各种青菜。每隔两天,他就要来这里给青菜浇水,然后采摘一些青菜回去做饭。

今天也跟往常一样,方羽来到了菜园,提着两个水桶去到不远处的小溪流装水。

刚把水桶放到溪流中,方羽就注意到,平时清澈的溪水,上方居然漂浮着一层黑红色的液体。同时,方羽还闻到空气中漂浮着一丝血腥的气味。

溪水上漂浮的是鲜血!

靠!好好的溪水,就这样被血液污染了!

方羽眉头皱起,站起身,然后朝溪水的上流走去。

走过一个小坡,方羽就看到前方大概三十米左右,有一名穿着略微破烂的黑色OL制服的女人,正捂着自己的左臂,在溪水边踉跄地走着。

那些血液,正是从她的左臂流下,滴落到溪流上的。

看到方羽,女人双眼亮起希望的光芒,用尽全力喊道:"救,救命!"

"姬如眉,杨小姐要你死,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女人的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两名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追到女人身后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两人手里都抓着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

方羽并不准备多管闲事,就要转身离开。

可那两名男人也看到了方羽。

"你是谁!?"其中一名男人举起了手枪,枪口对着方羽。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净遇到这些倒霉事?

方羽无奈道:"我就是个路人,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听到方羽的话,受伤的女人只觉眼前一黑,无比绝望。

而那两名男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冒起凶光。

刚才他们所说的话,绝对不能被泄露出去。

在这种荒郊野岭,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举着手枪的男人,扣下扳机。

"噗!"

一颗子弹朝方羽的胸口射来。

电光火石之间,方羽消失在了原地。

这颗子弹,居然射空了。

"唉,为什么非要惹我呢?我就想打点水回去给菜园浇水罢了。"空气中传来方羽的叹息。

两名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方羽就出现在了他们身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方羽伸出右手,一巴掌扇在面前的男人的脸上。

咔嚓!

这名男人的头颅直接扭转一百八十度,朝着后面,五官扭曲,嘴里还在冒血,已然断气。

一旁的同伴见到这一幕,被吓得肝胆俱裂,尖叫一声就想跑。

但方羽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拳轰在他的左胸上。

啪啦!

又是一阵令人胆寒的骨头碎裂声,想逃跑的男人应声倒地,他眼球暴突,眼中满是恐惧。

五秒前还活生生的两人,转眼变成了两具死尸。

方羽眼神平淡,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他本没想出手,也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可这两人还是想将他灭口,那就没办法了。

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你若动我,我必杀你。

解决完这两人,方羽转过头来,看向那位受了枪伤的女人。

此时,女人也正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方羽。

那两个杀手,就这么被解决掉了?

这,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地球人吗?

女人流失了很多血液,已然很虚弱,如今心神再次遭受冲击,一时间大脑供血不足,晕了过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