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圣诞夜,零下十几度的长安街头。

林潇装扮成圣诞老人站在金鼎KTV门前,扯开了嗓子大声喊:

"圣诞快乐,进店有喜,全场八折还送酒水……"

尽管冻的瑟瑟发抖,但他心里干劲十足。

因为胖经理说了,只要今天生意好,就能把拖欠他两个月的工钱发了。

他可是急着等钱用呢!

女友宋茜茜一直吵着要换手机,所以上个月林潇一狠心,网上分期给她买了一部vivoX20。

后果就是他所有的生活费全都填了坑,吃了上顿没下顿,只好趁着下课的时间出来干兼职。

再说今天圣诞节,怎么也要给宋茜茜一个520红包吧?

完了再买些好吃的回宿舍和兄弟们好好庆祝一下,毕竟十八岁生日这样的大日子,对谁而言都意义非凡。

一想到生日,林潇心里突然有点悲伤。

若是自己当初没有负气离家,孤身一人来到华夏的话,此刻也许正在家族城堡里面对无数媒体的闪光灯,享用着王室贵族们送来的珍馐美酒,身边围着无数嫩模美女吧?

唉,都怪父亲被那只狐狸精迷惑了双眼,将母亲逼上了绝路……

算了,不想了!

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下去。

林潇摸着翻江倒海的肚子无奈一笑,自言自语道:

"再忍两个小时,拿到钱就把你喂饱。"

此时华灯初上,手挽着手的情侣们多了起来,小女生们随手把刚买的玫瑰花丢在路旁,让林潇看了有些心疼。

"败家玩意,这么好的花扔了多可惜,我都没舍得给茜茜送玫瑰花呢!"

就在他弯腰捡花的瞬间,突然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向这边走来。

咦?

宋茜茜和她的闺蜜卢珊怎么会到金鼎会所来?

她不是说今晚要陪她妈妈吗?

而且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过膝长靴,短裙丝袜,十分性感,显然花费了不少心思。

莫非……

她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知道自己在这里打工,所以特地要来给我惊喜?

果然,她是真心喜欢我的!

林潇心里美滋滋的。

谁知还没走到林潇跟前,二人突然停下脚步,宋茜茜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镜子补起妆来。

卢珊看着三米之外的圣诞老人,发现好望角一般拉了宋茜茜一把,说:

"快看那个屌丝,捡了别人不要的玫瑰花八成是去送女朋友的吧?"

宋茜茜只顾着涂口红,不屑道:

"拿别人屁股充自己的脸,真不害臊。也不知道谁家的妹子瞎了眼,找了这么个穷逼当男朋友。"

"不过……我怎么看他有点像你男朋友林潇?"

宋茜茜不信,白了卢珊一眼:

"别提林潇那个屌丝,提到他就让我反胃。"

卢珊反问道:

"他不是对你挺好吗?"

"好个屁!我想让他给我买爱疯8,哪知道他买了个国产垃圾来糊弄我,平时出门也是小里小气的,能坐公交绝不打车,吃个西餐都舍不得。"宋茜茜一副忍了很久的样子,不满的说:

"那种没出息的穷逼,跟着他能有什么前途?"

她叫我什么?

面具之下,林潇的笑容瞬间凝结。

他想不到平日里温顺乖巧的女友宋茜茜,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简直……简直就像换了个人。

宋茜茜和卢珊也想不到,这个扮成圣诞老人的小丑真的就是她们口中的穷逼林潇。

卢珊继续附和道:

"也是,像林潇那种屌丝除非走了狗屎运能一夜暴富,要不然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下等人。"

"他能一夜暴富?"宋茜茜满不在乎的说道:

"开什么国际玩笑!好在我已经有了新目标,比林潇强上一千倍一万倍。"

"哇,是谁?快告诉我。"卢珊好奇的追问道。

宋茜茜看着卢珊急不可耐的表情,得意一笑,吐出一个名字:

"周鹏。"

"哇,是管理系的周鹏吗?听说他可是个家产上千万的富二代,多少女孩子都想和他出双入对呢!但是……"说到这里,卢珊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

"听说周鹏一直在追求校花苏如意呢!"

宋茜茜显得胸有成竹:

"鱼儿不上钩,那是因为鱼饵不够诱惑。只要把他灌醉上了老娘的床,明早起来保证让他忘了什么如意不如意的!"

卢珊坏笑一下:

"房间订好了?"

"水晶宫殿酒店八百八的高级套房,我昨天就让林潇订好了!"

"真有你的,你不怕林潇知道了生气吗?"

宋茜茜显然早就想好了退路,笑道:

"只要泡到周鹏,林潇那个穷逼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我找的临时饭票罢了,有了提款机还愁没饭票?"

卢珊十分艳羡:

"说好了啊,一会有其他帅哥你可不许跟我抢!"

"放心,我只要周鹏!"

说完之后,二人扭着性感的柔软腰肢,径直走进了金鼎会所。

林潇僵在原地,心内五味杂陈,几乎快要炸锅了!

草泥马!

怪不得昨天宋茜茜火急火燎打电话说她妈要来看她,让林潇帮忙给订个好点的酒店。

订酒店的钱,还是宿舍的兄弟们一百两百凑的!

原来宋茜茜早就盘算好了要让林潇当这个冤大头!

用我的钱,去给我戴绿帽子!

讽刺!

太讽刺了!

和林潇在一起的时候,宋茜茜这个心机婊可是装的无比单纯,连手都很少给他拉。

但是从她刚才和卢珊的对话来看,宋茜茜分明是个经验丰富的风月老手。

她所有的纯情都是装出来的!

而这一切,无非就是一个原因。

穷!

林潇没钱!

甚至连一夜暴富的机会都没有!

起码在宋茜茜看来是这样的。

……

轰--

就在他失神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宝马五系疾驰而来,几乎擦着林潇的身体撞了过去。

有人隔着车窗缝隙大声骂道:

"活的不耐烦了吗?穷逼……"

车子停稳以后,下来四个和林潇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气焰嚣张的朝林潇走了过来:

"你特么是不是瞎?"

"狗东西,你是不是想碰瓷?"

林潇下意识的到退一步,警惕的看着他们:

"讲点道理好不好,明明是你们差点撞到我的。"

为首的矮挫胖子上身阿玛尼皮衣,下身杜嘉班纳,脚蹬一双限量版的巴黎世家皮鞋。

虽然一身名牌,但配在他的五短身材上看起来却十分滑稽,比林潇扮演的小丑更加令人想笑。

胖子眨巴着绿豆眼,口气十分蛮横:

"敢跟老子犟嘴?你也不打听打听,整个大学城敢和我周鹏犟嘴的人有几个?"

尼玛!

原来他就是周鹏!

看见这个挫冬瓜,林潇不禁摇了摇头,暗暗叹了一口气。

金钱果然是万能的。

宋茜茜居然是为了这么个货和自己分手!

她看着这张丑脸不会吐吗?

再说了,家产上千万,那也配叫有钱?

正在里面吹空调的经理吴胖子看见外面的动静急忙跑了出来,一见周鹏顿时变成了哈巴狗,谄媚笑道:

"鹏少有些日子没来了,妹子们可都望穿秋裤了。"

周鹏无视了他的马屁,语气生硬的说:

"老吴,你牛逼啊,连尼玛手底下扮小丑的杂碎都敢和老子犟嘴了。"

吴胖子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鹏少的意思,不问青红皂白对林潇吼道:

"愣着干什么,快给鹏少道歉!"

"我又没做错,凭什么道歉!"

吴胖子没想到林潇竟然敢当面和他顶嘴,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瞪着林潇说道:

"你特么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给老子滚蛋!"

卧槽!

这吴胖子摆明了是在欺负人人啊!

林潇来了脾气,不甘示弱怼回去:

"不干就不干,工钱结清老子立马走人。"

"结个叼毛的工钱!得罪了鹏哥还想要工钱?不找你赔偿店里的损失已经够仁义了,给我滚!"

周鹏显然对吴胖子的处理方式很满意,瞪了林潇一眼,转身进了金鼎会所。

吴胖子不再理会林潇,屁颠屁颠的跟在周鹏身后拍着马屁:

"鹏哥,艳福不浅哪,听说有妞儿主动送上门来?"

"那是,也不看看我鹏哥是谁,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去了。"

……

众人散去,只留下孤单无助的林潇愣在哪里。

呵呵!

钱!

还是因为该死的钱!

林潇顶着满身雪花,一步一步向深夜当中走去,只留下两行孤独的脚印……

不远处的街角,三辆黑色的限量版劳斯莱斯静静停在那里。

看见林潇落寞的身影出现在雪夜的街头,车门立刻打开,下来七男一女。

为首者是个身形消瘦的玄衣老者,眼眸如鹰,气势如虎,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女的年轻高挑,妖娆妩媚不可方物,竟然比电视里那些明星还要美上几分。

老者在看见林潇的瞬间,竟然眼眶发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林潇看见他们一点都不意外,径直走到了劳斯莱斯面前。

六名黑衣男子弯腰,齐声恭敬叫道:

"少爷!"

老者不知是激动还是兴奋,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少……少爷,总算找到您了!"

林潇拍了拍老者的肩膀,微微一笑,说道:

"肖伯,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来。"

肖伯一听,险些老泪纵横,用近乎哀求的腔调说道:

"老爷说了,只要你回去,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你还是圣龙集团雷打不动的继承人!"

林潇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从我离开的那天起,圣龙集团就和我再无关联了!"

美女雪梨柔声劝道:

"潇少爷,别说气话了,圣龙集团数万亿资产还等着你去继承呢!"

林潇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这三年我花过圣龙集团一分钱吗?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肖伯打量了林潇一眼,又险些垂泪。

这叫活的好?

穿着小丑衣服,脚蹬一双地摊淘来的abidas运动鞋,英气勃发的俊俏脸庞透露着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而且肚子里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除了他们几个从前和林潇最亲近的人,谁还能认出这是掣世豪门的公子爷?

说是没爹没娘的孤儿都有人信!

但林潇的性格有多倔强,肖伯是最清楚的。

他知道一时半会难以将林潇说服,只好妥协道:

"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我以个人名义给你包个红包,你总不会拒绝吧?"

说完之后,肖伯对雪梨试了个眼色。

雪梨会意,转身回了车上。

不到十秒钟,林潇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叮!

"22:30分,您的账户入账人民币100000000元,当前余额:100000002.50元……"

个、十……十万、百万……亿!

一个亿!

林潇并不意外。

肖伯是整个圣龙集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随便调动百八十亿资金根本不需要向董事会汇报。

要是放在以前,林潇是绝对不会要圣龙集团一分钱的。

但今时不同往日,林潇已经被宋茜茜和吴胖子他们深深的刺激到了。

不就是钱吗?

你们不是说老子只配当个下等人,连一夜暴富的机会都没有吗?

老子就暴富给你们看!

让你们知道,周鹏那样的富二代,在老子面前连根毛都不算!

于是林潇对肖伯微微一笑,说道:

"谢谢!"

见林潇没有拒绝,肖伯这才松了一口气,欣慰的说道:

"这点钱你先花着,不够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对了,"

说到这里,肖伯想到了什么,转身低声对雪梨说道:

"告诉风暴,我要刚才那几个人在三天内从西京消失。"

肖伯的神通广大,林潇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宋茜茜、周鹏和吴胖子他们虽然可恶,但也不是非死不可。

于是他摆摆手,抬头看向天空,淡淡说道:

"让对手屈服在脚下摇尾乞怜,远比杀死他们来的更爽快!"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