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只见一名白裙少女,十七八岁的年纪,双目紧闭,面色潮红,躺在草坪上,身子微微颤抖着。

这一幕,恐怕就算是和尚看见也受不了。

杨辰激动不已。

不过让他激动的可不是那些龌龊事儿,而是,这名少女身上散发出的灵气,竟然是玄阴之气!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

杨辰咽了口唾沫,快步朝着少女走了过去。

他刚才修炼的天魔残卷,正好缺一个灵魂签署位置,一旦对方与他进行灵魂签署,就会成为他的签约主将,并终身为他效命,永世不得背叛。

只不过这是个玄阴签署位,需要玄阴体质的人才能签署,这种体质凤毛麟角,杨辰正愁上哪儿找去,没想到竟然自己送上门了。

不过先得把这丫头救活才行,看这模样,应该是走火入魔了。

杨辰二话不说,摁住对方的肩膀,低头便朝着那张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吻了上去。

抵挡爆发的玄阴之气,自然需要与之相反的龙阳之气。

只是好半晌后,少女的反应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发激烈,死死搂着杨辰狂吻,表现得异常疯狂。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辰呼吸加重,同时感到有些纳闷儿,已经输了那么多的龙阳之气进去,对方的反应怎么有增无减?

在对方的疯狂之下,杨辰担心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把持不住了。

难道……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

杨辰猛然搭住对方的脉门,将一丝灵力注入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靠!

杨辰气得爆了粗口,这哪儿是什么玄阴体质,只不过这女人修炼的是一种玄阴功法,走火入魔了而已。

不是玄阴体,却偏偏修炼玄阴功法,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杨辰苦笑着叹息一口,再次低头朝着那张红润的小口吻了上去,将一股强悍的灵力注入对方身体后,少女终于平静了下来。

见着对方没什么事了,杨辰刚准备离开,一个巴掌却突然朝他摔了过来。

"臭流氓,我要杀了你!"

少女恢复意识后,感觉嘴里有股烟味儿,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搂着。

对方嘴上还残留着一抹口红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喂,我是在救你!"

杨辰抓着对方手腕,显得有些愠怒,对方这一巴掌看似普通,实则暗藏内劲,足以将一个普通人拍得脑浆迸裂。

少女哪管那么多,又是一记凌厉的掌刀斜刺而出。

杨辰无语至极,再次轻松抓住对方手腕。

"臭流氓,放开我,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少女咬牙切齿,又准备用腿去蹬。

见着对方无理取闹,杨辰无奈之下,突然将对方翻了个身子,一手扣着对方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掌高高举起,啪的一声,狠狠拍在对方翘臀上。

啊--

少女吃痛,惊呼一声,"臭流氓,你想干嘛……"

啪!

话没说完,屁股上再次挨了重重一巴掌。

"再不住口我就打烂你屁股!"

杨辰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少女吓了一跳,"别打了!"

"还闹不?"杨辰问。

"不闹了……"少女的声音委屈不已。

杨辰这才放开对方,正色道,"刚才我是在救你,要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还有,如果我想干点儿啥,就刚才你那样,我能等到现在?"

"谢谢……"

少女低头小声说了一句,俏脸羞得通红,此时她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她对自己的身体和修炼的功法非常了解。

这种功法十分奇特,修炼的时候身体和精神都会产生难以形容的反应,所以每次修炼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出来。

刚才走火入魔,或许真的是这个男人帮了她,否则她现在也不可能安然无恙。

"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少女搓着自己裙摆,低着头小声说道。

"不必了,我还有事儿。"

杨辰随口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少女一愣,两条清秀的柳眉微微皱起,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她竟然感到有些失落。

她被拒绝了?

多少人排着队,想请她吃饭还没资格呢,今天她还是第一次主动提出请人吃饭,这人竟然敢拒绝?

她感觉自己的自信心备受打击,"你站住!"

"还有事?"杨辰头也不回。

少女甩了甩自己的长发,挺着她那发育完好的胸脯傲然道,"我叫徐青音,是徐家二小姐!"

说完这话,少女自信满满。

就算对方不垂涎她的容貌,她也自信,只要在这座城市,不管是谁,听到徐家二小姐这个称呼,必定会吓得腿软。

就在她等着对方讨好自己时,随之而来的却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哦。"

说完,杨辰便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走去。

徐青音气得直跺脚,"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目中无人,也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再过一阵子,等我突破以后,你就等着求饶吧!"

"我劝你还是别练这种垃圾功法了,你本来就不是玄阴体质,再练下去你随时都会死!"

撂下一句后,杨辰便已经走远了。

混蛋!

徐青音朝着杨辰离开的方向咬牙骂了一声,居然敢说她练的是垃圾功法?

这部功法,可是爷爷费了很大劲才弄来了,多少人想要还没有呢!

哼,不过像他这种普通人,不理解也不怪他!

徐青音自我安慰了一句,正准备离开,突然看见地上有个钱包,打开一看,嘴角顿时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嗯,杨辰,我记住你了,咱走着瞧!"徐青音看着钱包里的身份证笑了笑。

杨辰则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朝着医院赶去。

刚才那块血灵石已经被耗尽,他想问问林婉晴这东西是从哪儿弄来的。

此时,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

林婉晴气得直掉眼泪,瞪着眼前的两个女人怒道,"你们还是人吗,里边躺着的,可是咱亲爸!"

父亲突发脑梗,需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不过她两个姐姐竟然给医生说要放弃治疗!

"别在这儿装好人了!"

一个胖乎乎的女人不屑的瞥了林婉晴一眼,冷道,"这个手术需要二十万,加上后期的调养,差不多要五十万,这钱你给啊!"

"就是,说得容易,装好人谁不会啊,你要愿意,你倒是去把钱交了啊,没人拦着你!"另外一个穿蓝裙子的女人也跟着说了一句。

林婉晴气得浑身发抖。

她的这两个姐姐并不是没钱,一个说刚买了房子,还得留着钱装修,另一个说,家里车坏了,钱要留着换一部新车。

"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手术到底要不要做,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越往后拖,后果越严重!"

这个时候,一名医生在旁边催促了一句。

没等两个姐姐开口,林婉晴抢先道,"做,手术必须做!"

说完后,看着两个姐姐,咬着嘴唇道,"钱你们先帮我垫着,算是借给我的,等以后……"

"借?"

没等林婉晴把话说完,胖女人就嗤笑一声,"说得容易,你拿什么还?就你那每个月几千块工资,还是靠你那个窝囊废老公?"

蓝裙女人也在一旁斜眼蔑笑道,"我说妹妹,你可醒醒吧,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当初就劝你嫁个有钱人,你不听,偏要嫁给那个一穷二白的窝囊废,吃你的,住你的,被人扇了耳光连屁也不敢放一个。当初要是听我的,嫁个有钱人多好,现在也不用……"

两个姐姐滔滔不绝的数落着杨辰,林婉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当初因为所谓的爱情,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一穷二白的杨辰,她以为结婚以后,杨辰会变得成熟。

却不想,结婚这几年来,杨辰变本加厉,懒惰,自私,懦弱,甚至那个方面也不行,林婉晴在杨辰身上,从来没找到过做妻子的感觉。

前阵子父亲住院,林婉晴掏空所有积蓄,不得已之下还借了高利贷,现在,她是真的再没任何办法。

"行了行了,别在这儿装可怜了,弄得好像我们欺负你似的。"

胖女人见到林婉晴这个样子,摆摆手道,"大家姐妹一场,我就给你指条道儿吧,有个事儿,你只需要点点头,咱爸的手术费马上就有了。"

林婉晴一听,突然来了希望,连忙道,"什么事,只要能救咱爸,我什么事也愿意!"

"这可是你说的啊,没人逼你。"

胖女人和蓝裙女人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