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滚!"

杨辰的声音幽幽响起。

空气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怀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这话,是从这个窝囊废的嘴里说出的?

两名保镖也感到有些诧异,虽然他们并不认识杨辰,也不知道对方是个窝囊废,但作为郑家的保镖,还没几个人敢对他们这样说话。

"我们是郑家的保镖,奉郑公子的命,前来接人,请你让开!"

其中一名保镖沉声说了一句,并报出了来历,要不是出门前郑公子交代别闹事,他们早就动手了。

他们相信,郑家保镖这几个字就足够把眼前这人吓破胆。

而旁边围观的一些人,听到这话后更是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还有几个想要上来劝阻的,此时也全都退到一边,暗暗庆幸刚才没冲动,否则后果就严重了。

郑家公子心狠手辣,在这座城市可是出了名的,他身边的鹰犬自然不容小觑。

同时也有人为杨辰感到庆幸,刚才出言顶撞,郑家保镖没动手已是万幸。

现在赶紧低头认个错,说几句好话还来得及!

"我再说一次,滚!"

下一刻,杨辰语出惊人。

嘶--

所有人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人是不是疯了,要不就是哪儿冒出的愣头青,没听说过郑家公子的名号。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胖女人和蓝裙女人心里边则是乐开了花,刚才被杨辰抽了两耳光,正愁没处撒气呢,这下可好,这窝囊废自己找死,可就怪不得他们了。

"杨辰……"

林婉晴此时根本没心思去想杨辰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胆子,只是为杨辰暗自捏了把汗。

"找死!"

郑家一名保镖的拳头已经扬了起来。

与此同时,杨辰一直微微低垂着的脑袋也同时抬起。

并没有做出任何躲闪或者攻击的动作,只不过,当他头抬起的一瞬,郑家保镖扬起的拳头,却突然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两名保镖的眼神和杨辰对视不到一秒,其中一人竟然仓促道,"看来林小姐是不愿意跟我们走,郑公子交代过,要是林小姐不愿意就算了,告辞!"

说完后,两人竟然扭头便走。

所有人全都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郑家保镖,怎么突然变得讲道理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两名保镖直到走出医院后,这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呼气,冷汗珠子不断顺着脑门往外冒。

"要不要提醒郑公子一声?"一名保镖喘着粗气问了一句。

"不必了,我们赶紧离开郑家,离开这座城市,郑家恐怕有麻烦了!"另一名保镖咽了口唾沫,眼神惊恐。

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二人曾经都是杀人如麻的雇佣兵,他们的教官曾无数次告诫他们,如果有一天看见一种眼神,必须立刻逃离,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对方碰上。

他们以前还以为教官有些夸大其词,直到刚才,他们才明白,这世上真的有那种眼神。

如果要形容的话,只有四个字:尸山血海!

此时医院走廊,并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胖女人和蓝裙女人对着林婉晴张牙舞爪,"林婉晴,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刚才你明明亲口答应过的,现在反悔,让我们怎么给郑公子交代!"

"还有你这个窝囊废,装B很好玩儿吗?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你就洗干净脖子……你想干嘛……"

二女话未说完,突然看见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他们,这种眼神是她们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像是一只饥饿的野兽,下一秒就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了。

"杨辰,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信不信……"

"呵呵。"

杨辰冷笑一声,不等二人把话说完,突然闪电般探出两手,分别扣住两人的脖子。

接着两条手臂缓缓向上抬起,二女双脚离地,在半空中挣扎着,表情满是惊骇,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杨辰,你干嘛,快松手!"

林婉晴反应过来,连忙上去想要拉开杨辰,可杨辰两条手臂如同大理石一般,不管如何用力都纹丝不动。

刚才她只认为杨辰突然变得胆大了,顶多就是给她两个姐姐一点教训,可没想到,对方竟然出手就想要人性命!

"这两个垃圾,不配活在这世上!"

杨辰眼里泛着寒光,冷冷的说了一句。

从之前听胖女人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他就已经动了杀心。

这两个女人,竟然逼着林婉晴出卖自己的身体!

"杨辰,我求求你了,快放手,别再惹麻烦了,我求你了!"

林婉晴死死拽着杨辰胳膊,声嘶力竭,眼泪不断往下掉,眼里满是苦楚。

见到这个眼神,杨辰终于缓缓将手掌松开,脑子也渐渐清醒了起来。

这里不是异界,不能随便杀人,况且,这两人还是林婉晴的姐姐,杀了她们,伤害最大的莫过于林婉晴。

看着眼前哭泣的女人,杨辰只感觉愧疚不已,他明白,对方在这几年因为他这个窝囊废丈夫,而承受了多大的罪。

"好了,不哭了,从今天开始,让我来保护你,所有的烦恼,统统都交给我来承担!"

杨辰缓缓伸出手,轻柔的将林婉晴脸上的泪痕拭去,眼里满是怜爱和愧疚。

同一秒,林婉晴突然停止了哭泣,看见这个眼神,听见这个声音,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还是她之前的那个窝囊废丈夫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安和踏实,她始终是个女人,也需要有人去呵护她,怜惜她。

"呵呵,真是大言不惭,说大话也不怕把舌头闪了!"

胖女人和蓝裙女人重获自由,大口大口喘了一阵粗气后,并没有任何悔改之意。

虽然此时她们肯定没胆子再去招惹杨辰,但嘴上依旧骂骂咧咧,"早干嘛去了,你要有本事把钱赚了,刚才也不会耽搁手术时间,这下可好,咱爸已经闭眼了,你有能耐让他起死回生啊!"

杨辰扭过头,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谁说不能起死回生了?"

循声一看,是个瘦小干巴的老头,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灰布袍子,就跟个乞丐似的。

不过一双眼睛却格外精亮,冲着病房张望一眼,用手捻了捻下巴,沉吟道,"嗯,气还没完全落下,还能救得过来。"

"去去去,哪儿来的糟老头子,要饭上别处要去,跑这儿招摇撞骗来了!"胖女人捏着鼻子嫌弃的呵斥一句。

老头也不生气,扭头冲胖女人眯了眯眼,道:"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就赌一百万吧。"

"哟呵,哪儿来的疯乞丐,口气不小啊,赶紧滚蛋,别在这儿杵着,臭烘烘的!"蓝裙女人也捂着鼻子摆手说了一句。

老头没说话,只是笑着从身上掏出一块通体莹润的玉佩。

"祖母绿!"胖女人见到这块玉佩后,瞬间两眼放光,她平常最喜欢研究珠宝,对这些东西再熟悉不过,一眼就看出这块玉佩的来历。

"这……这真是祖母绿?"蓝裙不可思议的问道。

胖女人咽着唾沫,两眼放光,"我不会看错,真的是祖母绿,这样一小块,恐怕价值五百万以上……"

老头继续眯眼笑道,"怎么样,敢不敢赌?"

"赌,我们赌!"

二女连忙点头,两个眼睛里全是小星星,只认为这老头脑子有问题,今天算是白捡一笔横财。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佝偻着身子朝着病房慢悠悠走去。

"哎......"

林婉晴刚要阻止,杨辰却一把将她手拉住,冲着她露出个玩味的笑容,"你的这两个姐姐恐怕要倒霉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