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行人跟着老头进了病房。

门口只剩下杨辰和林婉晴。

"你认识这人?他真能治好咱爸?"

林婉晴不明就里,想不明白杨辰为什么要拦着她,不过看杨辰的样子好像对那老头很有信心一样。

"不认识。"

杨辰微笑着摇了摇头,没等林婉晴开口,又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向你保证,咱爸一定会没事的。"

林婉晴一头雾水,急得眉头紧蹙。

杨辰却没解释太多,虽然他并不认识那老头,不过却在那头身上感受到一股难以察觉的气息。

不一会儿,突然听见病房里传来一声惊呼,"活了!"

林婉晴连忙冲进病房,果然,四周的监护仪器再次运转了起来,屏幕上的心电图规律的跃动着,虽然父亲依旧闭着眼,但却能清晰的看见胸前呼吸的起伏。

旁边几人纷纷惊讶得合不拢嘴,刚才跟着进去的,还有几个看热闹的。

老头冲着二女眯眼笑道,"我赢了,一人五十万,拿来吧。"

二女一脸惊愕,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不耐烦的冲老头挥手道,"去去去,随便说说你也当真。"

在她们眼里,老头只是个脑子有毛病的疯子,肯定不会愿赌服输。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医生闻讯匆匆赶来,见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不已。

其中一名老教授盯着老头看了半晌,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请问,您是薛神医吗?"

老头微笑着仰了仰下巴,"你眼光不错嘛,居然认识我。"

嘶--

话音落下,病房里顿时传来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原来这老头,竟然是传说中的薛神医!

在这座城市,见过薛神医的人没几个,但薛神医的名头可谓人人知晓,谁都知道,这个怪老头医术了得,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只是这老头脾气很怪,很少出手给人治病,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儿碰见!

而胖女人和蓝裙女人,听见薛神医的名头后,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不断哀求道,"求薛神医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刚才有眼不识泰山……"

围观众人都很理解二女的这个反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薛神医除了医术了得以外,还有一个爱好:嗜赌。

他非常喜欢跟人打赌,而且一诺千金,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从不赖账。

自然,他也不喜欢别人赖账,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输给他的,他必定会丝毫不落的收取。

当然,也没人敢赖账,只要薛神医一句话,不知道多少大家族会挤破脑袋为他效劳。

曾经有个人和薛神医打赌输了,想要耍赖,结果第二天就被人砍成肉块扔在大街上。

薛神医冲着二女眯眼笑道,"一个星期之内把钱打到我的账户,要是没钱的话,用另一种方式还给我也行。"

这句话,让所有人后背涌起一股凉意。

二女更是差点当场吓尿,薛神医指的另一种方式,就是用命来偿!

"不知薛神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薛神医见谅!"

在医学界中,更是把薛神医奉做神明,老教授带着几个医护人员纷纷向薛神医弯腰。

"罢了,我不讲究这个!"

薛神医摆了摆手,冲着病床上的林父扫了一眼,有些遗憾道,"不过还是有些晚了,就算我尽了全力,也只能让他变成植物人。"

话虽然这么说,但却并不影响旁人对薛神医的崇拜,让一个已经断气的人变成植物人,这已经是神话了!

听见自己的父亲成了植物人,林婉晴的眼眶再次红了起来。

不过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至少人还活着!

"请薛神医借银针一用!"

这个时候,病房里突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

只见杨辰缓步走到林父旁边,用手搭了搭脉门,沉吟道,"穴位没有完全封闭,还有救。"

"放肆!"

老教授怒斥一声,"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在此口出狂言,赶紧离开,休要冲撞了薛神医!"

说着,就要上前推搡杨辰。

薛神医却摆了摆手,眯眼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

"没,你医术已经很高超了,刚才施针的几处穴位非常巧妙,但就是还有些瑕疵,病人的情况虽然很糟糕,但还没到无可回天的地步。"

此言一出,病房里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这人脑子有病吧,居然在薛神医面前谈论医术?"

"嗯,我看他才真应该跪下来求薛神医给他扎两针,治治脑子,这人病得不轻啊!"

薛神医见到自己医术被一名愣头青质疑,眼里不由闪过一抹愠怒,但很快又转瞬即逝,"既然你这样说,那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就赌……"

"别废话了,再拖下去就真没救了!"

杨辰心里有些着急,要换做是异界,这点小事手到擒来,可现在在地球,他的修为可还没达到神鬼莫测的境界。

"好,既然如此,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

薛神医被杨辰一而再再而三的冲撞,言语中终于透出一股怒气。

"杨辰,快别闹了!"

最着急的自然是林婉晴,她对杨辰十分了解,他哪儿会什么医术。

"薛神医,对不起,他刚才是开玩笑的,说话冲撞了您,还请您别往心里去!"

林婉晴连忙替杨辰说话。

薛神医则冷哼一声,"打赌这件事,没人能在我面前开玩笑!"

"可是……"

林婉晴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杨辰摆手道,"都别废话了,全都出去!"

薛神医也抬手示意老教授把人全都带出去,林婉晴心急如焚,可有一点办法也没有。

病房里除了昏迷的林父外,只剩下杨辰和薛神医二人。

"我倒要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手段!"薛神医不屑的冷哼一声,将银针递了过去。

杨辰接过银针,面色显得有些严肃,对着昏迷的林父端详片刻后,手指轻轻一捻,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便出现在指缝间,随即单手一点……

"哈哈哈!"

一旁的薛神医见到这一幕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手段呢,哪儿有这样扎针的,处处都是死穴,毫无章法,照你这么个扎法,这老头恐怕连植物人都做不成……"

杨辰也不理会,继续以一种极其怪异的手法,不断在林父身上施针。

直到最后一根针扎完,只听滴滴两声,屏幕上的心电图再次变成了一条直线。

"把人扎死,也算一种本事,哈哈,小子,认输吧,我的赌注不多……"

薛神医话还没说完,却看见杨辰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并将一根针递给薛神医,道,"最后的游池穴,晚辈没有十足的把握,还请薛神医替晚辈施针。"

薛神医一愣,你也知道游池穴?

这个穴位难度的确非常大,并且是不断游离的,稍有偏差都不易捕捉。

普通人根本连这个穴位的存在都不知道。

可是,现在人已经死了,扎这个穴位有什么用?

不过看见对方轻松的表情,薛神医还是接过针,以极其娴熟的手法,精确的将银针送入比头发丝还要细小游池穴中。

就在银针入穴的一瞬间,薛神医面色大骇,猛然抬头看着杨辰,竟然连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

此时病房外,众人并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

林婉晴急得脸色发白。

几人兴致勃勃的议论着。

"刚才那人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敢在薛神医面前班门弄斧!"

"哈哈,你们说说看,这次打赌输了,薛神医会让他干什么?"

"看那穷小子也没几个钱,不会把他命拿走吧!"

"没准儿,薛神医虽然医术高超,但杀起人来也从不眨眼,就上次……"

"都给我闭嘴!"

林婉晴听见众人的议论,心里边烦躁不已,突然大声道,"你们怎么就能确定杨辰一定会输!"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哄然大笑。

"哈哈,那你的意思是,他还能赢了薛神医啰?要不,咱们也来打个赌,要是他能赢,我就跪下来给你磕三百个响头……"

"不过你要是输了嘛……嘿嘿……"

几人一脸坏笑的扫着林婉晴那曼妙的身姿,眼里皆是一种不言而喻的神采。

林婉晴此时根本没心思和这些人生气,他只是为杨辰感到担心,刚才的话也是愤怒下的一时之快,她根本没想过杨辰会赢。

此时病房外的这些人,包括老教授和那几名医护人员,没人在乎杨辰怎么样了,全都用一种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林婉晴。

老教授清了清嗓子,对几个医护人员朗声道,"等会都放机灵点儿,可不是谁都有机会和薛神医接触的,抓住机会,只要能讨到薛神医欢心,要是让他指点两手,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几名医护人员个个摩拳擦掌。

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杨辰一脸平静的从里边走了出来。

"杨辰!"

林婉晴第一个上前拉着杨辰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老教授立刻大手一挥,"快拦着他,别让他跑了!"

几名医护人员立刻上前将杨辰拦住。

老教授怒视着杨辰,"年轻人,愿赌服输,可别动什么歪心思,老实在这儿呆着!"

这个时候,薛神医也从后边跟了出来,同样是一脸平静。

老教授连忙谄媚道,"薛神医,这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您,人已经被我控制住了,刚才你俩是什么赌注,你尽管说,让我来帮你讨要!"

"一千万。"薛神医缓缓吐出三个字。

旁人一听,立刻炸开了锅,这可是一千万啊,看来这小子今天非得完蛋,拿不出钱,就得把命交代了。

林婉晴更是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现在别说一千万,就算十万块她也凑不出来。

"年轻人,愿赌服输,赶紧拿钱!"老教授字正腔圆,做出一副愿意为薛神医效犬马之劳的姿态。

薛神医缓缓朝着杨辰走了过去。

"薛神医,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林婉晴用力拽着杨辰的胳膊,往前迈了半步,想要把杨辰护在身后。

然而,薛神医却突然站定,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支票,唰唰写了几笔后,双手递了过去,恭敬道,"我输了,这是一千万!"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