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没......没什么!"李泽鱼眼疾手快的拔下U盘,藏在身后。

这样无谓的挣扎在顾见深看来可笑极了,他强势的拉过李泽鱼背在身后的手,一把夺过了她攥着的U盘:"没什么?嗯?"

他冷笑着将U盘砸在了地上,俯身吻向了李泽鱼的唇,带着惩罚意味的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地。手更是探入了她的睡衣......

顾见深照顾她的这些日子一向是温文有礼,就算以未婚夫的名义照顾她,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也从未有过半点逾矩,眼前这样的顾见深让她陌生又害怕。

李泽鱼惊呼着、抵抗着,但这些对顾见深来说无异于蚍蜉撼树,反倒像是催化剂一般,更加激发了他深埋的欲望。

李泽鱼被顾见深打横抱回了卧室,丢在了大床中央,顾见深不想忍了,也忍不了了......

一夜缠绵,李泽鱼不清楚像是疯了一样的顾见深究竟要了自己几次。她将自己埋在被子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不明白,温和有礼的顾见深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更可怕的是,心里有个声音在隐隐提醒着她,这或许才是顾见深真实的样子......

墙上的指针指向了8点,阳光透过纱质的窗帘洒进了屋内,刚好铺在了李泽鱼的床前,暖暖的抚慰着李泽鱼酸涩的心。

她撑着疲惫酸软的身体坐了起来,转身去了浴室,然后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居家服下了楼。顾见深悠闲的坐在餐桌前翻看着最新的财经杂志,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而她的"父母"却在一旁忙碌的将早餐端上桌。

顾见深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一如往常的对她温柔微笑,悉心周到的替她拉开座椅,今天还附带了招呼她父母坐下。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温馨,如果没有发生昨天的事情,李泽鱼一定会这么觉得,可现在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些就像是有人演了一场笑话,那么的可笑。

所有人坐下后,餐桌的氛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谁都没有动筷子,谁也都没有开口。

最后,还是顾见深率先盛了一碗米粥,递到李泽鱼面前,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僵局。

"爸妈说过段时间要出国转转,所以我把咱们的婚期又提前了几天,好赶在他们出国之前。下午,设计师就会把婚纱送过来,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你只管说,我让他们改。"

李泽鱼搅动着米粥的手停了下来:"其实不用这么急的,可以等爸妈......"

话音未落,二老就打断了她的话:"见深对你这么好,你们早点结婚,有他照顾你我们也放心。"

"是啊是啊,见深是个好孩子,对你真的是没话说。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一个闺女,看着你幸福,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如果放在平时,这样的一番谈话李泽鱼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但可能因为昨晚的事,激发了李泽鱼的敏感,所以她今天格外注意,自然也就没有错过相互交换眼神的顾见深及她所谓的父母。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她的父母似乎很害怕顾见深,面对顾见深,他们的表现不像是长辈,更像是下属。

"可是我还不想......"

不等她把拒绝说出口,顾见深的手就抚上了她的后背,微笑着哄道:"结婚是大事,不可以闹小脾气。"

顾见深的声音和动作都很温柔,却让李泽鱼不寒而栗,尤其是在顾见深的手触及她后背时,她不自觉的想起了昨夜顾见深的疯狂,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既然都决定好了,我的意见还重要吗?"

这是李泽鱼恢复身体后第一次在顾见深面前甩脸色,说完她早餐也不吃了,放下勺子,起身回屋。

顾见深也没有阻拦,就这样目送着负气的李泽鱼上楼,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真的已经很久不见这样的李泽鱼了,久到顾见深都快忘了,她爱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娇弱的山茶,而是带刺的玫瑰。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