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回到房内,顾见深拉着李泽鱼在一侧坐下,吩咐陈妈去把给李泽鱼炖的补品端来。

李泽鱼拉着顾见深的手,不是很放心的看着门外:"那位孙小姐真的没事吧......我感觉她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可她说是我的闺蜜,所以我和她......"

不等李泽鱼说完,顾见深就沉着脸打断了她的话:"她曾经确实是你的闺蜜,但她对你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后来你知道她一直是在利用你之后就不再和她来往了。她今天过来也不是为了什么公事,泽鱼,不要相信那个女人,也不要再去接触那个女人!"

顾见深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李泽鱼自打醒来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到顾见深这样,这严肃的表象下似乎还掩藏了什么她看不清的情绪。

见李泽鱼愣在那里,顾见深以为是自己吓到她了,连忙换上温和的笑容:"吓到你了?泽鱼,我是为你好,你要相信我,所有人都会伤害你,背叛你,可我不会。"

说完,更是一把拉过李泽鱼,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那力气仿佛想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让李泽鱼莫名心慌窒息。

直到陈妈将炖好的养生汤端来,顾见深才松开李泽鱼,转而接过碗,用勺子搅了搅,舀了一勺热汤,放在唇边吹了吹,递到李泽鱼唇边:"趁热,把汤喝了。"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顾见深这样事无巨细的周到照顾李泽鱼感动之余会从心底产生慌乱的感觉,她连忙接过碗勺:"我自己喝就行了。"

顾见深眸色一暗:看来李泽鱼就算失忆了,也依然在潜意识里对他存在着排斥。想到这里顾见深心中的烦躁就像是一团火,慢慢燃烧炙烤着他:他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眼前这个女人从身到心完全属于自己?

"见深,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们虽然有婚约,但毕竟还没结婚,我这样一直住在你这总不是个事。而且,我也想我爸妈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顾见深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并没有听到李泽鱼再说什么,李泽鱼不得不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见深!"

蓦地回神,顾见深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手,一把抓住:"抱歉,刚刚晃神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回家,我想我的爸妈了。出事之后我还没见过他们,尽管我想不起他们的样子,但我......"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安排你们见面的。"顾见深强压下心中的慌乱,努力表现的与平时无异,不让李泽鱼察觉出端倪。

"不用那么麻烦的,你送我回家就好了。你工作也忙,我住在这里会打扰到你......"

"不麻烦,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我不怕你打扰。"顾见深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喝完汤就好好休息。另外,婚礼我已经吩咐人开始筹备了,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想自己怎么做个漂亮的新娘就好。"

顾见深离开后李泽鱼有些郁闷的看着那碗未喝完的汤,总觉得顾见深刚才有些怪怪的,具体是哪里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想要深想便会引得一阵头疼。

另一头,顾见深去到书房后就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我之前让你准备的人都准备好了么?"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顾见深一直锁着的眉头终于见到一丝舒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