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啊!"

李泽鱼猛地坐起,薄汗浸湿了睡衣,她有些茫然的环顾了四周,随后只手抚上额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自从一年前车祸醒来后,她频频会做着几乎一样的梦,梦里的情节历历在目,但梦里的人是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明明梦里的感觉是那么清晰,可每次醒来后回忆,都只剩下模糊的身影和一片让心心悸的血色。

她也为此询问过医生,医生告诉她那是车祸失忆后留下的后遗症。而且不止一个医生这么说,她询问的医生,无一例外,都是给出这样的答案。

不再去纠结的李泽鱼起身下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披了条毯子来到花园,坐在秋千上开始翻看一本诗集。

夕阳的余晖洒在女人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女人安静的翻动着手中的书页,可人明显处于放空状态,神思也不知飘向了何方。

从公司回到别墅的顾见深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他三两步的走了过去,抽走了李泽鱼手中的书籍,将他揽入怀中:"你身体刚刚恢复,坐在这里小心着凉。"

李泽鱼抬头看向顾见深,淡淡微笑:"我披着毯子的,你不用担心,而且再坐一会儿我也打算回去了。"

顾见深是李泽鱼车祸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她忘记了所有,包括顾见深。那个时候的她惊惶、不安、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顾见深告诉她,他是她的未婚夫,他们是有婚约的,他们因为一些小误会吵了嘴,她负气离开后不小心出了车祸。

她对于顾见深最初是排斥和抵触的,但顾见深并不介意,相反对她充满了耐心,事事都在包容着她,更是小心周到的照顾着她的一切,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

李泽鱼不是冷血的石头,顾见深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她知道那种将一个人放在心尖上的感觉是做不了假的,所以渐渐接受了他。

顾见深揽着李泽鱼往屋里走,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兴匆匆的捧来了一个鱼缸,献宝似得放到了李泽鱼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喜不喜欢?"

圆形的玻璃鱼缸里两尾罕见的蓝色金鱼欢快的游动着,并且时不时啄吻着鱼缸的玻璃壁。

"送给我的?"李泽鱼的眼中瞬间有了欣喜的色彩,"真漂亮啊!"

顾见深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你喜欢就好。"

李泽鱼噩梦过后一直恹恹的脸上终于展露出笑容,欢喜的用手指在鱼缸上点着,逗弄着两尾金鱼。顾见深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打扰眼前这个小女人难得的好心情,自行去书房处理公事。

"少爷。"

刚上楼,顾见深便遇上了日常安排照顾李泽鱼的陈妈,并且被对方叫住了。

"什么事?"

陈妈看了一眼楼下,见李泽鱼还在自顾自的逗弄着金鱼,放心开口:"小姐下午好像又做噩梦了,我听见她的惊叫......小姐一直这样,我担心......"

顾见深眼中的寒芒一闪而过:"没什么好担心的,管好你们自己的嘴就行!"

就在顾见深与陈妈对话的空档,顾家别墅的门铃被人摁响,顾见深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自从李泽鱼出院回来休养,他便禁止了任何探视,这个时间会是谁过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