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许乐这一问,所有人都看向了杜飞。

"哈哈哈,杜飞,一吨屎啊,你到底是吃不吃啊?"

"就是,牛逼吹爆了吧?一吨屎!飞哥你是打算把化粪池都喝干净么?"

"啧啧,想想都想吐,还吃一吨!"

一群同学你一句他一句的笑了起来。

杜飞此时的脸涨的像猪肝一样,羞臊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你相信是你错了吧?"

许乐接着看向了秦梦,摇了摇头,他不想过多的伤害秦梦,毕竟,这是他爱过的女人。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而秦梦此时已经懵逼了,价值十万的劳力士名表啊,说送就送了。

之前怎么没见他对自己这么大方呢?

还是说,这货发达了?

不可能啊,他要是真的发达了,怎么还能抱着被褥来蹭饭?

"刚才谁让我滚出去的,现在鉴定结果出来了,我是不是应该把这句话还给你?"

许乐没再看秦梦,而是看着崔立轩。

"你特么的!"

崔立轩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脸一冷,就要冲许乐发火。

"哼,许乐,你别嚣张,你什么货色大家还不知道么?"

"要说你能买得起十万块的手表,打死我杜飞都不信。"

"峰少,这块表的来源,绝对有问题,肯定是这孙子偷的,你要是带上它,指不定就会被人抓包,到时候替这孙子顶罪了!"

杜飞依然死鸭子嘴硬,冲着许乐喊道。

"对,肯定是这孙子偷的。"

崔立轩看到杜飞出头了,也跟着附和道。

所有人又都看向了许乐。

是啊,谁都知道许乐之前什么样子,他怎么可能有钱买得起这么贵的手表送人。

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途径弄来的。

"指不定,是别人买了,让他捡到的,就顺手当人情送给了峰少!"

"峰少,这手表绝对不能带,会出事的!"

陈聪在一旁胡乱揣测着说道。

这么一说,孙峰也愣住了。

是啊,许乐什么情况,他最了解了,怎么可能有钱买这么贵的手表呢?

"许乐,你跟我说,到底怎么来的,要真是捡的,咱得给人还回去,你这情,哥们领了,但是不能走歪路啊!"

孙峰低声凑到许乐的耳边说道。

"没事,我买的,你放心戴就是。"

许乐笑了笑,语气平淡的说道。

"呵,你买的,口气不小啊,你以为你是富二代啊,随手就能买得起十万块的手表送人。"

"快说,这手表哪来的,不然别怪我们不记同学情分,报警把你抓起来。"

"同学们,十万块的手表,那是贵重物品,丢了的失主,肯定会找的,到时候我们这一大群人,都要被抓起来问口供!咱们高三六班的人算是被这孙子丢光了!"

王明胜跳出来喊道。

刚才他想把礼盒拆开,让许乐彻底难堪一把,却没想到让许乐装了个大逼,恨得王明胜暗自骂娘。

这次逮到机会,自然要狠狠的把许乐扳倒,羞辱一番。

王明胜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害怕了。

除了孙峰之外,每个人都认同这块表是许乐捡来,或者偷来的说法。

所有人看许乐的眼神,又变得鄙夷起来。

这个社会最让人讨厌的是什么人?

是三只手!

是小偷!

是贼!

"肯定是他偷得,这小子在我家住了六年,好几次偷我的零花钱都被我抓住了,天生就是个贼皮子!"

陈婷婷突然也站了出来,颐指气使的说道。

陈婷婷的话,就好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把许乐的小偷形象坐实了。

"哈哈,连你表姐都发话了,许乐,看来你当贼的经验着实不少了啊!"

"你就是个小偷,还以为自己是富二代呢?"

崔立轩跟着笑了起来,骄傲的挺了挺胸膛。

富二代,是哥这样的!

许乐平淡的抬头:"我本来就是富二代啊!"

"我次奥……"

"次奥……"

"麻痹……"

一群正在看戏的吃瓜学生同时爆了粗口!

"麻痹,你要是富二代,老子就是马小云!"

"就是,你要是富二代,老子就能买下微软了。"

"呵呵,富二代,鬼才信了你是富二代。"

一群人都喊出了不同的嘲讽外加呕吐声,对许乐是满满的鄙夷不屑之情。

"好啊,那你怎么能证明这块手表不是你偷的,而是你买的?"

"只要你能证明这块手表是你买的,我就承认你是富二代。"

"如果你证明不了,我就打电话报警,让警察问问,你是真的富二代,还是真小偷!"

崔立轩冷笑一声,阴险的笑着。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有必要证明给你看么?"

许乐对崔立轩频频的发难也有些不爽了。

老子送个礼物,关你们屁事?

一个个光头上张虱子,显着你们了是咋滴?

"没有证明了?不行了吧?"

"光剩下嘴硬了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特么是个贼,还死鸭子嘴硬,在这充硬气!"

"一会警察来了,我看你还硬气不硬气!"

崔立轩掏出了手机,就要打电话报警。

"崔立轩!许乐是我兄弟,你今天要是敢报警,我跟你势不两立!"

孙峰一看崔立轩要把事情往大里闹,立刻不愿意了。

今天是他摆宴席,又是他过生日,在自己的酒席上来警察抓人,丢的是他孙峰的面子。

更何况,要抓的人,还是他兄弟,孙峰自然不愿意!

"孙峰,我们两家什么关系,你最清楚。"

"说起来,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能走得更近一些,但是你却跟这个土鳖穷逼当兄弟,那就别怪我觉得掉价了。"

"今天,我非要把这个穷逼的真实面目撕开,说白了,我就看不得穷逼一个,还在这装逼!"

崔立轩疯狂的喊了起来。

"崔立轩,今天这场子是我包下的,你这样闹,以后连说话的面都没了。"

孙峰抓着崔立轩的手机喊道。

"孙峰,行,我给你面子,只要这穷逼给我们大家跪下认个错,道个歉,说清楚手表的来源,就算是偷的,我也不报警,让他滚蛋就行,以后少在我们大家面前装逼,看不惯!"

崔立轩自以为抓住了许乐的脉门,越发嚣张的喊了起来。

"对,这逼肯定是小偷,让他说清楚手表的来源。"

"一定要说,必须说!"

杜飞和周聪都跟着嚷嚷起来。

其他人也都紧盯着许乐,其实谁都想知道,这手表到底是怎么来的。

每个人,都不愿意相信许乐说的话。

"好啊,我说!"

"如果我能证明这手表是我买的,你怎么办?"

许乐转过身,后背靠在了桌子边上,充满挑衅意味的对崔立轩说道。

"我……"

崔立轩迟疑了一下。

"我也不要你跪下给我道歉了。"

"只要我证明了,你把它俩干了就行。"

许乐说着,抬手把桌子上的两瓶52度的泸州老窖往桌子上一顿。

"这……"

崔立轩看着那两瓶白酒,吞了口唾沫。

52度的泸州老窖啊,两瓶,真要干了,还不直接喝躺了?

可是被许乐逼到了这个点上,崔立轩也是骑虎难下了。

"怎么,不敢赌?"

许乐眼中的鄙视意味,让崔立轩彻底暴走了。

"赌就赌,你要是证明不了,不单要跪下磕头,还得从老子裤裆里爬出去!"

崔立轩恶狠狠的说道。

"好!"

许乐很平淡的点头同意,弯腰,从脚边的纸箱中,拿出了两张卡片。

"这一张,是劳力士的铂金会员卡。"

"这一张,是劳力士客户经理的名片,叫李娟。"

许乐说着,掏出了自己的老人机,拨通了李娟的电话,同时按下了免提。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