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捏泥"在中国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最早的捏泥可以追溯到女娲造人时期。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天地间鸟兽虫鱼具有,女娲行走天地,感到非常孤独,行累而坐,前有泥坑,随手和泥,扔于地,便有了人。

传闻新石器时代浙江河姆渡文明遗址,出土的血纹陶猪栩栩如生,每至黑夜表面血纹闪烁,诡妙莫测。

捏泥一直流传下来,发展到秦始皇时期到达鼎峰。

那时候的捏泥匠其中佼佼者又被称作俑匠,最顶尖的一批俑匠负责秦陵兵马俑的修造。

捏泥全国各地都有,分系众多,但俑匠技艺自秦朝灭亡便已失传,其支系最诡异莫测的魔俑却传了下来。

魔俑在古时候又称为诡俑,王侯陵墓,陪俑墓兽皆是诡俑,有些诡俑是用人的血肉为泥捏造而成,形貌如真,更甚至者,活而噬人,食其血肉,诡异莫测。

用血肉为泥的手法,因过于血腥残忍,更多的称其魔俑。

我叫张扬,是魔俑的第二百四十九代传人。

从小学魔俑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过我:三更泥,五更土,死人桩,活人坟。

意思是三更的泥,五更的土,不能用,不然死人立桩而起,活人入坟不倚。

家里从我太爷爷开始魔俑的技艺就已经华而不实,高祖父之上一直都是皇家陵墓陵兽的修造者,吃的是皇粮,随着清朝灭亡,自然是不会有人再修皇陵,于是到太爷爷时便失业了,太爷爷不忍此艺失传,传给了爷爷,就这样一代代传到了我手上。

传到我爹的时候差点失传,因为到我爷爷时就已经穷的快要揭不开锅,更是用棺材本给我爹讨了个媳妇,不然我爹光棍一辈子就没我了。

我从小对于魔俑就非常抵触,别的小朋友在玩溜溜蛋,圆牌的时候,我被老爹逼着捏泥人,为此别的小朋友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泥巴娃"

都说穷不过三代,我家愣是打破这个诅咒,到我已经是穷四代了。

这不我才二十出头,我爹就催我结婚,老爹结婚的晚,四十多才讨到老婆,我这年纪的父母都正值壮年,我爹早已白了头,整天想着抱孙子。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趁我年轻赶紧哄个女人过门,等到年纪大了,还穷,哄都哄不来,老张家就要绝后。

我整天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不耐烦的嗯了一声,我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酸样拿什么娶媳妇,而且心里一直对我老爹有着一股怨气,如果不是他从小让我学魔俑,以我的成绩加上奖学金未尝不能上大学,哪像现在这样在三流大专混了几年,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守着一个破店混吃等死。

这天,我在店里趴在桌子上抽着散花,心里寻思着把这店给盘出去,每月收点房租补贴家用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店门前,车上下来一个老者,右手边有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扶着,身后跟着两个穿黑西服的大汉保镖。

老者头发虽然花白,但仍给人一种精神头很足的感觉,女人扶着老者坐在小板凳上后便恭敬的站在身侧,老者冲我笑了笑说:"小友,你是张扬张师傅不。"

光这派头就知道非富即贵。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机,站起来说:"老先生,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您老光临本店,不知有什么需求。"

老者拍了拍手,女人拿出一个瓷罐恭敬的放在老者手上,老者轻轻拍着瓷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张师傅,前段时间你是不是给一个叫王逍的年轻人捏了一个小泽玛利的人俑?"

说起王逍我自然是知道,我店里的常客,在这条老街上开了个小书屋,专门卖那些见不得人的小人书,三天两头来我店里蹭WIFI,对我捏的动漫泥人动手动脚的,上个月突然心血来潮,开出三千的高价,让我给他订做一个小泽玛利的人俑。

我倒也不含糊,一口就答应了,毕竟是笔生意,于是背着我老爹,偷偷给王逍订做了一个小泽玛利的人俑,为此没少参考小泽玛利老师的作品。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传到老者耳中把他招来的,但这明显是个大生意上门,这派头一定是有钱有势的大佬。

老者扫视了一圈店里的成品赞赏道:"小友,你这一手人俑的老手艺会的人不多,作品神态栩栩如生,气势如虹,如果不是王逍那个小伙子,我还真不知道现在还有小友这样的高手。"

我咳嗽了一声,直奔主题道:"您老特地过来,是找我捏泥人吧,这个虽然很多业余的都可以,但人俑这样的传统手艺会的人不多,我从三岁开始接触人俑,不敢说是大家但也算是个老师傅了,您老给个图,或者说个名,我都可以给您做。"

老者给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对两个保镖说:"你们两个去门口守着。"

老者貌似是不想让人知道人俑的样子,大佬都有大佬的风格,反正我这店里一天天的也没什么人,也就没有在意,难得有大生意,直接领着老者进了店里面的工作室。

老者将瓷罐放在桌子上,推到我面前。

我有些懵不知道老者什么意思,当我拿起瓷罐看了一会儿后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特么是骨灰坛,一侧还贴着一张一寸大小的黑白照片!

死者是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看照片还挺漂亮,打开骨灰坛看着里面的半坛骨灰,动作僵硬的合上。

"老先生,您这是?"

"很简单,小友按照照片捏个人俑。"老者咳嗽了一下补充道:"根据骨灰的比例捏,不能够漏掉一点。"

"老先生,您这不是开玩笑呢吗。"我讪讪的笑了。

用骨灰捏人俑,这不是扯淡吗?

捏人俑这里面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泥人,泥人其中泥是至关重要的,一般选用的都是一些粘性又细腻的土,经过捶,打,摔,揉,还要往里面添加棉絮,蜂蜜,纸等。

骨灰毫无任何粘性,就算用一些材料辅助,但骨灰捏人俑,这是多大的仇?

老者见我迟迟不说话,带着翡翠指环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桌子,身后的女人打开包,拿出两捆钞票放在了桌子上。

"小友这是定金,成品我满意的话,还有三万的尾款。"

盯着桌子上的钱,眼都直了,我做过最大的一单生意就是王逍的小泽玛利,平日里,也就隔壁的小学生过来帮衬下生意,两万的定金,这钱可是比我干一年挣的还多。

可这老者摆明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两万都可以在名家手里订个人俑还送证书,而且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笃定我不会拒绝,这么大的生意我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

想明白了这些,心里更加的疑惑,老者废这么大心思绝不只是骨灰人俑这么简单,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事就算再晦气,也有大把的捏泥匠抢着干。

"小友,你捏的那尊小泽玛丽,你猜我把它捏碎,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吗?蕾丝边碎片,我说怎么看着带着一股子的媚劲,是从那个坟坑子里刨出来的吧。"老者把玩着食指上的翡翠指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脸色一变,老者果然是冲着魔俑来的。

魔俑,魔俑之所以带着魔字,就是因为邪性诡异,就比如那尊小泽玛丽,往泥里面掺的蕾丝边也是有讲究的,必须是死去小姐穿过的,小泽玛丽毕竟是个女优,浑身带着一股媚劲,经过特殊手段处理过的蕾丝掺杂进入泥土,就可以让泥人无形中带着一股媚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