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华夏。

海岚城。

在郊外的一家戒毒所中,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正在不停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给我。快给我。"少年喉咙中不停地发出一声低吼,望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那女子一张俏脸变得有些苍白,一双明亮的眸子变得异常失望。

"欣怡。算了吧。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你伤心。"一直站在林欣怡身后冷笑的男子这时候走上前来,不屑地望着那浑身不停发抖的少年。

屋外开始电闪雷鸣,看来马上又是一场暴风雨。

"咔嚓"

一道闪电划过。

一时间,原本有些昏暗的戒毒所内变得明亮起来,有些睁不开眼。

谁都未曾看到,刚才那道闪电竟然直接进入了那少年的体内,消失不见。

此刻,原本浑身发抖的少年打了一个寒颤。

五百年前!

我重生了!

少年此刻望着窗外,心中却是波涛汹涌。

五百年前自己被人从三十层高的高楼抛下,没想到九死一生之际,被天界大陆的昊阳仙尊所救。

之后昊阳仙尊将自己带离地球,返回天界大陆。五百年后,自己成为天界大陆的最强者,被封为无上仙尊。

可就是这样无敌的存在,终究被自己的爱徒红瑶仙子和好兄弟紫渊仙尊联合起来暗算。

不仅自己的仙体被毁,还差一点形神俱灭。

好在自己修炼的九转狂战诀在最后时刻护住了自己的魂魄,这才在五百年后得以重生。

苏阳依旧忘不了,当年红瑶仙子和紫渊仙尊得手之后的那声狂笑。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只不过这一世,自己既然重生,那绝对会让红瑶仙子和紫渊仙尊付出代价。

这一世,定然不会重蹈前一世的覆辙。

这一世,自己会保护好身边的人,不再留一丝遗憾。

"紫渊仙尊,红瑶仙子,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日我会重返天界大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苏阳此刻望着那漆黑的星空,不由得脸色变得冷峻。

抬起头来,望着眼前揉着眼睛的那个女子,正是跟自己定下婚约的林家大小姐,林欣怡。

没想到五百年不见,终于再次见到了林欣怡。

这个被自己毁了一生的女人。

当年的一幕幕浮现眼前,前世的自己最终让这个女人心灰意冷,去峨眉山削发为尼。

终究是自己害了林欣怡的一生。

要不是养育自己的爷爷对林家当年有恩,林家也不会让自己这么一个穷小子进入林家,成为上门女婿。

"林世天。你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才让你的女儿跟我定下婚约。"

"可是我到了林家,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将我当成了一条狗。"

"我意志消沉,整日借酒消愁,最终被你林世天解除婚约,像死狗一般地扔出了林家。让爷爷气血不顺,暗疾发作。最后瘫痪在床,一生孤老无依。"

"这一世既然我苏阳重生,定然不会再让人随意践踏。"

想起前世的一切,苏阳这时候眼神中多了一道寒芒。

抬头望着眼前那个满脸失望的女人,苏阳苦笑一声。

两人虽然有婚约,但是苏阳知道,打心里林欣怡就从来没有看的起自己。

只不过这个女人心底善良,是林家唯一一个不凌辱自己的人。

然而自己被人抛下高楼,林欣怡却是没有再嫁,削发为尼,伴随长灯古佛一生。

"欣怡,谢谢你。"

"你?说什么?"一刹那间,林欣怡有些惊诧不已。

苏阳自从到了林家,整日昏昏沉沉,两人虽然已有婚约,但是却是形同陌路。

本以为这样一个浑浑噩噩的废物,根本就没有情感。

自私自利,心中只有自己。

没想到,今日竟然对自己说谢谢。

林欣怡怎么知道,苏阳这一声谢谢真的是发自肺腑。

终究是有这么一个人,在你最失意落魄的时候,还没有放手。这对于苏阳来说便足够了。

"今后你一定要将酒瘾戒掉了,不然,以你现在颓废的样子,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林欣怡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而苏阳却是心中有些苦涩,今后会发生什么,自己当然知道。

转眼间,林欣怡跟那个帅气的男子转身离开。

苏阳望着前方那个男子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

……

回到林家,苏阳便直接进入了浴室中,望着林家的一切,苏阳有些感慨万千。

林家在海岚城只是一个三流家族,做着珠宝生意。

林欣怡大学毕业,便担任了林氏集团旗下的珠宝设计公司总裁。

而且林欣怡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材玲珑曼妙,一头长发披肩,容貌更是不疏于那些一线明星。

这样的林欣怡,自然成了海岚城各大家族公子青睐的对象。

但是没都没有想到,林家居然选中了一个穷小子,这让海岚城的那些公子大少气得差点吐血。

这时,林家的别墅里,林世天等人还没有回来,一直和欣怡在一起的那个帅气男子开口了。

"欣怡。你真的打算跟这个一个人渣过一生。整天在学校花天酒地,现在更是被人举报进了戒毒所,一生面对这样一个人渣,你可甘心?"

"秦天赐。你说话注意点分寸,不管他怎样?终究是我的未婚夫。"听着身边男子对苏阳的谩骂,林欣怡有些生气道。

"不过今天谢谢你帮忙。这就是我的命。命该如此,我林欣怡认了。"望着关闭的浴室,林欣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苏阳在浴室中,任由冰冷的水冲打着自己的全身。

这个秦天赐,同样是海岚城一个三流家族的大少,一直追求林欣怡。

只不过没有想到,这林欣怡最后竟然跟苏阳这样一个废物订了婚。

这让秦天赐对苏阳充满了仇恨。

所以暗中秦天赐让自己的一个表弟,在大学让苏阳染上了毒瘾。

秦天赐相信,到时候林世天绝对不能容忍这样一个废物在林家。

只不过是一纸婚约,到时候解除之后,便是秦天赐追求林欣怡的良机。

苏阳现在当然知道这家伙的阴暗想法,在浴室中冷冷一笑。

"欣怡,虽然你不爱听,但是我都是对你好。你说这个人渣将来能帮到你什么?只会让其成为海岚城的一个笑话。"这时候秦天赐还是有些不甘心。

林欣怡有些不耐烦,峨眉紧皱道:"秦天赐,请你闭嘴。"

秦天赐浑身一怔,眼睛中一丝的恨意一闪而逝。

"欣怡,我都是为了你好。这些你,你知道我的心意。你和这小子解除婚约,我们订婚,林家和秦家联手,我们便可以跻身海岚城的二流家族。到时候秦家和林家都是我们两个人的。"

林欣怡有些不耐烦道:"我累了。你走吧。"

说罢,林欣怡直接转身上了二楼。苏阳这时候已经穿好衣服,从浴室中走了出来。

秦天赐在林欣怡那碰了钉子,此刻望着苏阳,心中一股怒火。

望着苏阳,秦天赐忍不住脱口而出:"就是一个人渣,也好意思呆在林家?"

苏阳脸色有些一变,道:"请你嘴里干净一点?"

"哼。只不过是一个人渣,现在居然脸皮薄?你自己也不撒泼尿照照,你那副德行,哪一点能配上欣怡?"

"要是还有自知之明的话,就自己跟欣怡解除婚约,别像一条癞皮狗一样,黏在欣怡身边。"秦天赐这时候将怒火都发在了苏阳的身上。

现在欣怡已经上了二楼,林家除了佣人在这,没有别人,所以秦天赐也不再掩饰。

"欣怡既然跟我有婚约,那以后便是我苏阳的女人,今后我一定会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苏阳望着二楼那已经紧闭的房门,淡淡地说道。

五百年的修仙之路,苏阳见到了太多的人,经历了太多的事。

只有那个在困境中还没有将你放手的人,才是你值得珍惜的。

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要是换做别的女人,恐怕早就将自己一脚踢开。

然而前世的林欣怡自始至终都是没有放弃自己。

就算是自己被林世天赶出林家,林欣怡依旧未嫁,宣称自己是苏阳的未婚妻。

这让苏阳感觉对林欣怡有些愧疚。

终究是自己误了林欣怡的一生。

秦天赐这时候挺了苏阳的话,冷笑一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骨气,牛皮吹的倒是挺大,你看看你自己,有什么资本能让欣怡幸福?我告诉你,欣怡迟早是我秦天赐的女人。"

"我的资本,你也配知道?"

苏阳眼光一寒,自己前世是无上仙尊,九天大陆的巅峰存在。

自己只要稍微动动手指,什么一流家族,豪门世家也要俯首称臣,只不过碍于林欣怡在家,苏阳忍住没有动手。

不然的话,这家伙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哼。那我们就走着瞧。"秦天赐被气得浑身发抖,转身离开了别墅。

苏阳转过身去,发现林欣怡竟然从房间里走了下来。

刚才秦天赐的话,林欣怡自然是听到了。

只不过,以往的苏阳面对这些人的指责,都是低着头,就像是做错了事一样,不发一声。

但是刚才苏阳的话,却是让自己感觉惊讶。

让欣怡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虽然这话说的有点狂妄,有些不切实际。

但是欣怡还是莫名地心中悸动了一下。

不过就是在戒毒所呆了两天,但是自己发现,苏阳有些不一样了。

原本那迷离无光的眼神,变得有些坚毅起来。

只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林欣怡不相信,一个人会转变的那么快?

然而现在整个海岚城都知道自己跟苏阳订了婚,已经成了一个笑柄。

所以,林欣怡对苏阳心中也有一丝无奈。

要不是因为一封血书婚约,自己或许可以选择另一份人生。

正想着,林欣怡突然脚下踩空。

"啊!"

那曼妙的身影便从二楼楼梯口摔落下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