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年轻人,你是怎么发现这一杯龙井有毒的?"那老者此刻望着苏阳,眼神中有些惊讶不已。

"无可奉告。"苏阳此刻已经坐回了原来的座椅之中,闭上了眼睛。

"无可奉告?哼,我看你这么笃定,说不定这龙井里的毒就是你提前下好的,故弄玄虚罢了。"叶无双这时候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直接脸上不悦地说道。

"福伯,你想,要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如此凑巧地坐在我们身边?而且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一杯龙井有毒,简直是不可思议。"叶无双这时候依旧是自以为是。

这么多的巧合,摆在自己的面前,除非这苏阳是神仙,不然怎么会看出那一杯龙井有毒?

"无双小姐,稍安勿躁。"福伯这时候劝阻道。

"年轻人,无双小姐说的没错,请你给我一个解释。"福伯此刻望着苏阳,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给你一个解释?凭什么?这世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太多。你难道都要弄个明白?"苏阳这时候有些不屑地说道。

今日自己只不过是无意提醒一句罢了,没想到还招致了别人的怀疑。

"福伯,你听听,这小子绝对是包藏祸心。根本没有理由解释。我看你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下,让他清醒一点。"一直有些不悦的叶无双,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地怒道。

要知道,自己叶家在海岚城乃至整个海东省可是排的上号的大家族。只不过,父母死于一场空难,这偌大的家族便落在了叶无双的肩上。

"随便。"苏阳也没兴趣跟两人争执,直接说道。

眼前的福伯,充其量只是一个暗劲高手。

武道一途,无论是明劲,暗劲,甚至是化劲宗师终究只是凡人的境界。

虽然自己现在重生,只是破凡境中期的实力。那也是超越凡人的存在。

福伯也早已经有些怒气,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是出现的有些蹊跷。

自己守护叶无双多年,绝对不能有失。

所以,不管这年轻人是何居心,自己都不能放过。

而且自己是海岚城号称托塔天王,身手在整个海岚城都是数一数二,现在被苏阳一句随便,自己还真是有种被人轻视的意思。

"臭小子,今日就算是给你一点教训。不管你是谁,都以后给我消失。"叶无双见到福伯已然有了怒意,这时候忍不住笑道。

这宝玉轩的弟子此刻已经觉察到了这不寻常的气氛,这时候想要上前阻止。然而却是一看到那叶无双身后的不远处的一众保镖,便不敢再走上前半步。

显然,这些人知道,这叶家在海岚城的势力。

绝对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

"那小子是谁?是不是不长眼?竟然惹到了叶家?"

"这么多年来,谁敢惹到叶家?我看着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宝玉轩围观的弟子望着苏阳一脸的叹息。

一时间,任凭谁都看出了这福伯的怒意,然而苏阳却是依旧是不以为然,就那样地懒洋洋躺在沙发之上,好像根本就不曾担心过。

这让福伯更是有些怒火中烧。

在这海岚城,自己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轻视过。

况且还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好好地教训一下你这口出狂言的小子。"

福伯终究是身形一动,提手就是一拳朝着苏阳胸口打了过去。

这一拳,虎虎生风。

有一种力拔千军的气势。

大厅之内,有些宾客竟然不忍心看。

任谁都可以想象到,这一拳打在苏阳身上,后者绝对会惨叫一声,然后便口吐鲜血。这种场面有些残忍。

此刻这一拳朝着苏阳的胸口打来,不过苏阳躲都没有躲下,更让人惊讶地时,李苏阳竟然连站都没有站起来。

就连叶无双此刻也不免有些摇了摇头,福伯的身手自己当然明白,这一拳打下去,恐怕这小子会直接昏死过去。

"完了,这一拳下去,估计这小子绝对没命了。"

"这小子是不是吓傻了,难道连躲都忘了吗?"

宝玉轩的弟子摇了摇头,对于苏阳这样一个少年感觉有些惋惜。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福伯的拳头就在离苏阳胸口不到十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去!不是眼花吧。

围观的人,使劲揉了揉眼睛,这一次终于确定。

苏阳那小子就是一动未动,依旧是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仿佛对于福伯那一拳丝毫的不在意。

而那一只虎虎生风的拳头,就像是被无形中挡住了一般,如此这般地停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福伯的脸上这时候浮现出诧异之色,就像是极度地惊恐,睁大了眼睛。

自己怎么也想象不到,横练几十年的功夫,已经踏入了暗劲初期的实力,竟然被眼前的小子直接无视了。

内劲化形,摘叶伤人。

这绝对是化劲宗师才能达到的地步。

"福伯,你这是干嘛?直接打下去,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叶无双以为福伯懂了恻隐之心,不忍打下去,此刻有些焦急地喊道。

但是自己这苦练几十年,也没有踏入化劲宗师的境界,这小子不过二十来岁?

怎么可能?

福伯咬了咬牙关,仍旧是有些不甘心。

这时候再次猛然用力,将全部的内劲灌注到自己的右拳之上。

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那一只拳头依然是停在原地,没有前进半分。

福伯这时候脸色煞白,此刻急忙后撤。

再不罢手,吃亏的可是自己。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这么多年的江湖,早已经知道了明哲保身。

福伯慌忙后撤两步,脸色惨白地站在叶无双的身旁。

自己在海岚城纵横多年,从未像是今日这般的狼狈过。

此刻抬头望着苏阳,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惊讶与不解。

然而苏阳并没有乘胜追击。

对于前世中没有出现的叶无双和这个叫福伯的老者,苏阳突然有了兴趣。

这一世,竟然出现了这种意外,还真是有些意思。

"多谢公子手下留情。"福伯这时候已经是心悦诚服,朝着苏阳感谢道。

"福伯,让他们一起上,我就不信了。"叶无双见福伯退了回来,一时间竟然有些面子挂不住,直接招手喊道。

特别自己看到苏阳那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便感觉有一股怒火。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