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苏阳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医院,林欣怡跟在苏阳的身后,一时间那颗浮萍一样的心有一种找到了依靠的感觉。

苏阳望着林欣怡,眼神坚定地说道:"我说过,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可是,那刀哥可不是好惹的。。"

林欣怡有些感动,但是瞬间脸上又浮现出了深深的担忧:"毕竟洪爷是南天王,杀人不眨眼。我怕你..."

"洪爷。他要真的敢来,我就让南天王从此在海岚城消失。"苏阳一本正经地说道,但是林欣怡却是叹了一口气。

自己心中暗自猜想苏阳之所以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或许是苏阳学了些功夫。

但是现在的时代毕竟不是武侠时代,光靠拳脚功夫能挡住子弹?

两人上了车后,林欣怡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

看完之后,那一张俏脸上瞬间浮现出一片阴云。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苏阳转头问道。

林欣怡犹豫片刻,还是叹了一口气道:"是秦天赐,现在为了逼迫我嫁给他,秦氏集团已经将公司的玉石原料商全都拉走了。看来用不了多久,林氏珠宝公司就要倒闭。"

"不就是宝石原料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放心。以后你的珠宝公司会有更好的原料。"

苏阳很是平静地说道,自己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在海岚城北部的云顶山中,有一股强烈的灵气。

而这种灵气很可能就是云顶山脉中有上等的玉石所致。

林欣怡听着苏阳云淡风轻地话,不由地苦笑一声:"安慰我的话就不必说了,你以为你是秦天赐吗?有这个实力能收买那些玉石供应商?"

苏阳没有反驳,自己心中明白,在欣怡的心中,自己只是一个穷小子。

以前是,现在当然也是。

......

而此刻在海岚城的大海阳会所中。

秦天赐这时候穿着一身的阿玛尼白色西装,头发梳地铮亮,坐在一个豪华的包厢之中。

手中拿着一杯卡布奇诺。

悠闲自得地喝着咖啡。

"秦少,我刚才打探到,林世天已经直接当着所有林家人的面宣布,要举办一场宴会,宣布你和林大小姐订婚的事。"一个年过五十的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男子是秦家的管家,名叫刘正道。

秦天赐很是享受地喝了一口咖啡,兴奋地道:"林世天这个老东西,给点甜头就上钩了。哈哈哈,林欣怡,你装什么高冷?终有一天你会成为我胯下的女人。"

"只不过秦少,那林大小姐好像...坚决不从。"刘正道脸色一沉,叹了一口气道。

啪!的一声。

秦天赐手中的卡布奇诺直接掉在地上,洒的到处都是。

"你说林欣怡那个贱货不从?还要跟着那个废物?我堂堂的秦家大少爷,未来秦家的掌舵人,竟然比不过那废物?"

秦天赐这时候眼睛瞬间有些发红地大吼道。

"只不过秦少,那个废物好像惹上大事。"那刘正道抬起头来,一脸喜色地道:"今天在医院里,那废物竟然将刀哥给打了。"

"你说什么?那个废物竟然能打了刀哥?洪爷的手下?"秦天赐这时候满脸的不相信。

刘正道点头应道:"此时千真万确,不过据林家的人说,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练了点武术,有了些身手。"

"哈哈,那个瘾君子能有什么身手?就算他有点身手?但是洪爷是谁?手下好几百的兄弟,弄死他不跟玩儿一样。"秦天赐这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神色。

"秦少说的对,洪爷做事向来护短,又怎会放过苏阳那小子?"刘正道这时候附和道。

秦天赐一把拉住身边站着的一个妖艳女子,一脸淫笑:"这样也好。这个废物省的本少亲自动手。既然惹来洪爷,自然是要在海岚城永远地消失。到时候,我不信林欣怡那个贱人会守一辈子活寡。"

……

回去之后,林欣怡便跟苏阳搬到了海边的一栋别墅里。

这是林欣怡的母亲留下的一栋房产。

毕竟,再和林世天生活在一起,林欣怡感觉有些别扭。

这房子离海边更近,只不过比之以前的哪栋别墅显得小了些。

收拾完自己的房间之后,苏阳便走出了家门。

.....

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家玉器店里,这家玉器店看起来很是高档,名为'宝玉轩'。

'宝玉轩'里,依旧是人来人往。

排队的人很多,苏阳便坐在门口的休息区等待着。

宝玉轩做的很大,里面有真皮沙发,还有免费的茶点,正是客人等候的最佳场所。

苏阳此刻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很快,这宝玉轩等候区的人越来越多,热闹非凡。

一阵幽香传到了过来,让苏阳有些心旷神怡。

微微睁开眼,一个打扮的很是清纯的少女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女孩身后还跟着一个老者。

苏阳抬眼看了过去,这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只有十七八岁。

只不过,这样的一个少女,一看打扮就像是富家千金。

那少女一坐下来,看了看身边的苏阳,有些皱了皱眉。

苏阳喜欢穿宽松一点的衣服,身上的衣服就是路边摊买的便宜货,毫无档次可言。

身边一个老者,看起来精神矍铄,然后站在女子的身旁。

很快,一名宝玉轩服务生沏上了一杯茶。

"看来这宝玉轩也是以貌取人。"苏阳感受到了世间的冷暖,有些自嘲道。

然而看了那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之后,苏阳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怎么?你也想喝?"那女子望着苏阳,有些冷冷说道。

"这是上好的龙井,既然想喝,我这一杯可以给你。"

施舍给我?

当我是乞丐?

也太是小瞧人了。

苏阳前世可是仙尊,这样的龙井怎能跟仙界的仙茗相比?

然而从这女子的神态中,苏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少女对自己的嘲讽与同情。

想想也是,自己这一身的打扮,任谁看都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青年。

来这宝玉轩,根本就买不起任何东西,只是来这蹭地方休息地。

只不过,苏阳却是看出了这一杯龙井有问题。

"一杯被人下了毒的龙井,还是留着给自己喝吧。"苏阳轻声一笑,那神情同样的不屑一顾。

"你说什么?这龙井有毒?开什么玩笑?"

那少女顿时来了精神,原本冷冰冰的脸上这时候如同蒙了一层冰霜,让人不禁感觉到了冷冽。

而那美妙女子身边的老者,这时候也望着苏阳,有些怒目而视。

苏阳看了那老者一眼,那老者虽然身材瘦削,但是太阳穴高高隆起,一看就是武道中人。

这武道不同于仙道。

武道讲究内劲,仙道讲究灵力。

苏阳现在虽然重生后只有九转狂战诀二重天的功力,但是就算是这样,自己在华夏武道也绝对是武道宗师的存在。

"我只是好意提醒,至于你信不信,在于你。"苏阳这时候摇了摇头。

"我看你是包藏祸心,你这种愤青我看的多了,自诩为清高,实则是吃不到葡萄倒说葡萄酸。"

那少女一看就是一直高高在上惯了,对于苏阳这般的针锋对麦芒自然是心劲气不过。

"无双小姐,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身份特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直站在女子身旁的老者,此刻神情有些严肃地望着那一杯依旧冒着热气的龙井,眉头紧紧地皱道。

那少女本想反驳,但是看起来对这老者很是尊重,于是便强忍住了。

那老者看起来神情严肃,拿起了那一杯龙井,放在自己的面前轻轻地嗅了嗅。

"何必如此麻烦?"苏阳这时候站了起来,将这大厅中一个少女雕像上的银籫拿了下来,直接插进了那杯龙井里面。

简单。

粗暴。

很快,那银饰表面出现了一层黑色。

触目惊心。

望着眼前的那一幕,叶无双和那老者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现在可以肯定,这一杯龙井有毒,而且还是要人命的剧毒。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