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54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燕王府离皇城并不远,不过一柱香的功夫,马车便到了城门前。

按规矩,外臣命妇要在此处下马落轿,步行入内。青晏下了马车,自有人将车马引走照顾。拱卫城门的禁军效验了宫牌,便有候在一旁的司礼太监来领路。

越青晏前世不常入宫,穆峥生母襄嫔早逝,他幼时寄养在太后宫中,颇得宠爱,按说爱屋及乌太后应该对青晏另眼相待才是,可惜太后素来喜欢温婉大气的贵家女子,对青晏母亲的出身很是不待见,穆峥不喜欢她,太后自然也不可能对她满意,无事都不会召她入宫侍奉。穆峥自己倒常往宫里走动,但通常不会带着她,青晏厌烦天家规矩,穆峥不愿意带,她也不愿意去,刚好乐得清静,故而只有逢年过节宫里摆宴,才硬着头皮走上一遭,每次都匆匆而归。

一行人走在宫道上,耳边听着太监细细讲解朝见规矩,青晏想起前世的这一天,他们先去见了太后,得赐一副如意,随后拜见皇帝皇后,皇后那边会赐玉镯,那是她前世初次入宫,见宫门森森,高墙朱瓦,自然畏惧,因而一路上惴惴不安,只记得穆峥走得飞快,自己跟不上他,需得小跑才行,还不慎摔在地上引得穆峥厌恶。

而这一世……她抬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两人虽仍相差半步,可男人明显是顾忌着她,有意放缓了脚步。想来这不是他常做的事,故而自己也走得别别扭扭,脸上写满不耐烦,一张薄唇抿出冷硬的弧度。

差了这么多……越青晏心中感慨,要是前世他肯等一等她,那该多好,她是不是就不至于那般惶恐不安,以至于迷失了自我。前世,因为穆峥厌恶她,她只能拼命的去讨好他,然而她越努力的投其所好,穆峥便越是轻视她。等到她想明白的时候,自己已经陷得太深,投入了太多无法放手。以至于,怨愤难平。

这一世,她累了。不想再去讨好任何人,只想自己活得快活,可穆峥却肯正眼看她了,简直讽刺。

青晏想得入神,忘了看路,脚下不慎一颠,立刻便失了平衡,她忍不住想骂娘--不是吧!又来!!

结果这一次迎接她的不是冷硬的青石砖,而是男人温暖坚实的怀抱,穆峥一直分神留意着她,自然第一时间就伸手接住:"这么笨,平地也能摔,真给习武之人丢脸。"还不忘嘲讽她。

青晏撇撇嘴,会武功就不能摔跟头了么,你对习武之人是不是有什么歧视!再说要不是你这个罪魁祸首,我至于到现在还腿软脚软么!不过,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只能在心里疯狂吐槽。

紧接着,又听男人话音一沉:"吴管事,你可知罪?!"

太监莫名其妙,但王爷发话了,他连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息怒,奴才愚钝,不知犯了何错……"

穆峥一指点了点地面:"宫中仆役疏慢至此,宫道之上竟有凸石,今日是王妃不慎绊到,若他日惊了圣驾,你们该当何罪?!"

几人顺着他手指看去,果然在青晏绊倒的地方看到,一块青石砖因常年踩压侧陷而翻起浅浅的边。

只不过……这也太浅了,若不是青晏的鞋尖刚好顶到,怕是连踩上去都不会察觉……这样都能被穆峥说成是凸石,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脸也是忒大了!

青晏忍不住翻白眼,估计吴管事也想翻,但丫不敢。谁让穆峥是王爷呢,他说凸石那就是凸石。于是吴管事只能口称有罪,频频磕头求饶,很快额头上就渗了红。

青晏看了不忍,不由得劝:"反正我也没摔到,不如算了……"

穆峥像是就在等她这句话般,飞快接到:"今日看在王妃面上,饶你一次,下次再犯,本王定会禀明圣上,严惩不贷!"

吴管事连忙又给青晏磕了好几个头,弄得她非常尴尬--本是她不小心,如何能埋怨旁人。穆峥突然这般小题大做,她心里怪怪的,不明白男人究竟何意,而穆峥也不给她细想的时间,忽然一把将她抱起。

青晏惊骇:"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似你这般挪腾,何年何月才能走到。"男人不理她的挣扎,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苦了吴管事,连滚带爬的跟在后面,惴惴不安的劝着:"王爷……这恐怕,不合规矩啊……"

大胤颇重礼教,行卧举止皆有章法,似穆峥这般抱着王妃在宫内穿行的,可谓放浪,穆峥早上还教训她放肆无礼,现下自己却这般不守规矩,青晏越发觉得奇怪了。

男人给出的理由是:"莫非吴管事想让太后和皇兄皇嫂久等?"

这帽子太大了,吴管事可不敢接,只得闭上嘴。穆峥一路抱着青晏走来,宫人无不侧目,相信燕王穆峥宠爱王妃至极的消息,很快便会传遍整个皇宫。

直到还有百步就到慈宁宫了,穆峥才在青晏的奋力挣扎下,不情不愿的把人放了下来。青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整理好衣衫,摆出一副低眉顺目的小媳妇模样,跟在穆峥身后进了太后寝殿。

在她前世的记忆里,这一关非常简单,跪拜之后,太后训话赐礼,谢了恩就可以走了。可打从青晏进了屋,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太后的脸色也有点不对。青晏随穆峥一起叩了头,却迟迟不见太后发话,反而是吴管事被太后身边的姑姑招过去,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期间吴管事为难的看了眼跪在下首的青晏,青晏顿觉不妙。姑姑问完后,转身回到太后跟前,覆耳说了什么,太后的脸色便愈发不好了。她使了个眼神,姑姑便屏退了宫人,关上了门。紧接着就听太后怒斥道:"燕王妃!你可知罪!"

青晏一愣,这话……咋听着这么耳熟呢……这不就是片刻之前,穆峥训斥吴管事的话么!

真是风水轮流转,青晏只好有学有样的磕头:"太后息怒,嫔妾愚钝,不知所犯何罪?"

"你身为王妃,恃宠而骄,不知规劝夫君,致其行为失当,还说不知罪?!"

青晏心神剧震,侧头去看穆峥,果然见他眼中看到一丝不怀好意的戏谑。

尼玛!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她就说穆峥怎么可能好心!丫故意为难吴管事,还抱着她不守规矩的到处走,分明是想让太后误会她是个娇蛮无礼的女人,自古夫为妻天,丈夫行为不妥,必是妻子没尽到规劝之责。青晏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偏偏她还不能辩解,穆峥是皇家子孙,她只是皇家的媳妇,婆婆看儿媳本就挑三拣四,要是她辩解,这误会就更深了。

没办法,她只能口称有罪,把吴管家磕给她的头,如数还给了太后。

从慈宁宫出来,青晏的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来,这回不仅如意没得着,还被罚抄《女训》百遍,身后更多了个教习姑姑,是太后专门赐到王府教她规矩的……

诡计得逞的穆峥显然心情极好,装模作样的又要来抱她,青晏恨不得踹死他,可姑姑就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只得不情不愿的跪在地上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男人还故意拖拖拉拉,就为了多享受一下青晏跪他的感觉,恨得青晏牙痒痒。两人转头又到了承乾宫,胤帝穆萧显然已经得了信,正乐不可支的看着这对怨侣--他自然是了解这个弟弟的秉性,知道青晏八成是被欺负了,不过太后的懿旨他不好反驳,可这婚事又是他赐的,也不能由着弟弟欺负人,为显安抚,便赏了燕王夫妻共进午膳的荣宠,这又是青晏前世没经历过的。

席间,他们兄弟二人闲聊,话题很快转到治理寿元水患上,说得兴起,胤帝直接推开餐具,让太监拿来地图,就要跟穆峥讨论。皇后季氏见状无奈,国事为大,她只能带着青晏草草告退,说是去御花园赏花。

没想到,这一赏却赏到一幕大戏。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