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秦溪立刻背过身,身后很快又传来傅靳城的声音,"你只有半个小时,要是我见不到你过来,我和小宝亲自去找你。"

秦溪:……

她撒腿就跑回去自己的房间,可洗完澡才发现这房间里的睡衣,一件比一件透明!

这都是哪个女人留下来的,秦溪气得跺脚,翻了整个衣柜才找到一件还算是正常的,可也是吊带的蕾丝睡裙,怎么看怎么诱惑。

她拉开门询问佣人,"请问这里还有其他的衣服吗?"

"秦小姐,女装的衣服都在这个房间里了。"

"这里是给傅靳城提供特殊服务的吗?"秦溪忽地想道。

闻言,佣人脸色变了变,语气沉下来,"这里是未来傅太太的房间!"

秦溪窘,所以她现在穿的是未来傅太太的衣服?

"秦小姐,你要是觉得衣服不适合,也只能等明天再安排把新款送过来。"

"不用不用!没事了。"秦溪立刻摆摆手。

时间过去了刚刚好三十分钟,秦溪才走进主卧。

kingsize的大床上,傅锦城坐在床头,而小宝躺在他的大腿上,两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很是养眼。

而且小宝也换上了和傅靳城的同款迷你版睡袍,是藏蓝色的。

秦溪刚好挑的睡裙,也是藏蓝色。

听到开门声,小宝眼底一亮,便是要下床跑过来,傅靳城眼疾手快地拽住他。

"过来。"傅靳城一贯的命令的语气。

对上小宝期盼的眼神,秦溪倒是没那么紧张了,反正小宝睡中间,她和傅靳城是河水不犯井水的。

"小宝,阿姨过来陪你睡觉了。"秦溪躺在另一边,小宝立刻抱住她的细腰。

秦溪笑笑,宠溺地揉揉他的脑袋。

傅靳城很快也躺下,关了灯,秦溪抱着小宝,可却始终无法忽略傅靳城的气息。

不远不近,忽重忽轻。

他也睡不着吗?

秦溪眨眨眼,下巴靠着小宝的脑袋,强迫自己一定要睡了。

这时,一条手臂忽地搭过来,秦溪颤了颤,立刻就睁开了眼。

黑夜里,傅靳城黑曜石般的眸子依旧夺目。

他本是要搂着小宝的,可手长,也就把秦溪也抱住了。

见秦溪要挣扎,傅靳城冷声道,"别动。"

"傅先生……"秦溪皱着小脸,好别扭。

傅靳城没有再说话,渐渐地,连他也睡着了。

秦溪看着这对父子,她这是欠了他们吗……

翌日,柔和的光线投洒进来,秦溪睁开眼睛,小宝此时正趴在床上,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他抓着秦溪的手掌,在她的手心写字。

是一个"早"字。

"小宝,早安!"秦溪露出笑容。

这时,她才发现傅靳城已经不在房间了,佣人进来给小宝洗漱,他的视线却还是一直看着秦溪,仿佛她下一秒就要离开。

秦溪一阵无奈,她和小宝,始终也会有分别的一天的。

陪小宝吃完了早餐,秦溪始终没看见傅靳城,却看见了早早就来窜门的阮皓。

她从佣人口中知道阮皓是和傅靳城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好兄弟,他就住对面的别墅,平时都会过来陪小宝玩。

不过现在小宝粘着秦溪,倒是一个正眼都没看阮皓,气得阮皓过来抓着他就打屁股。

小宝气得鼓起了包子脸,躲在了秦溪后面,却又朝阮皓得意地做鬼脸。

"傅宝睿,你给爷出来!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小家伙……"

看着一大一小在客厅里追逐,秦溪笑意更深,小宝频频拉她当挡箭牌,没多久就变成了麻鹰捉小鸡的游戏。

只是,傅靳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阮皓推开了秦溪想抓住小宝,秦溪一踉跄,眼看着就要跌倒,一条手臂稳稳地抱住了她。

傅靳城微眯着眼,扶着秦溪站稳,手一直贴着她纤细的腰肢。

秦溪一窘,下意识就要推开他。

傅靳城英俊的脸顿时沉下来,禁锢着秦溪,她一时动弹不得。

而此时,小宝和阮皓早就停下来,一眨不眨地看着正亲密搂抱的两人。

小宝要跑过去,阮皓立刻识趣地拉着他。

老傅竟然和女人这么亲近,简直就是南城一大奇闻!

这都多少年了,傅靳城可是不近女色的,搞得阮皓莫名其妙背着一个掰弯傅靳城的锅。

啧啧,这一幕还真想拍下来,以证明傅靳城根本不弯!

"傅靳城,我有事和你说。"秦溪低下头,语气有些不自然。

"嗯。"傅靳城皱了皱眉,让阮皓先带着小宝。

阮皓使劲地点头,"老傅,去吧,我不会让小宝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的。"

小宝却板下脸,颇有些不嗨森,黑白分明的眸子貌似警告地看着爹地:不准欺负溪溪!

秦溪一脸黑线,没好气地瞪了眼阮皓。

来到书房,门关上,秦溪站定在傅靳城面前。

"我想知道我爸的情况。"

刚才他已经联络过律师了,只是现在连律师都见不到父亲。

"证据显示,秦涛在半个月前就开始非法转移林氏的财产,数额高达五亿。"

"我爸不会做这样的事……"秦溪脸色白下来,父亲跟她说过他是被陷害的。

"我爸是被陷害的,傅靳城,都是林岩做的!"秦溪怒道。

"林岩今天早上自杀了。"

秦溪讶异地抬起头,什么……

"秦涛要承担所有责任。"傅靳城面无表情地道。

秦溪却早就吓得跌在了沙发上,好半晌,才倔强地抬起头。

"我要见我爸。"

"现在谁都不能见他。"

"傅靳城……你有办法的是不是。"秦溪走过去,仰望着眼前的男人,眼底带着乞求。

傅靳城眯起眼,修长的指尖捏住秦溪的下巴,黑眸溢出些冷漠的笑意。

"我有办法,但是秦溪,你是谁?值得我为你这样做。"

秦溪死死地咬着唇,是啊,她谁都不是……

她甚至现在还被傅靳城认为是林岩的同伙。

"你现在还不相信我吗?林岩要害死我爸,我又怎么会是他的同伙。"秦溪眼眶通红。

傅靳城皱了皱眉,掌心往上,秦溪的泪水烫到了他的指尖。

"我相信。"半晌,他沉沉地开口。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