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的姑奶奶啊,小宝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阮皓慌乱地说着,便是立刻去追。

秦溪颤了颤,看着人群里小宝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也跟着阮皓追过去。

可刚迈起腿,领子就被傅靳城拽住。

"傅先生。"

"秦小姐,你刚才说什么。"傅靳城的嗓音冷得彻骨。

"我什么都没说……"秦溪皱着一张小脸。

她不就是提了一句小宝的妈咪,才想起在傅宅的时候根本一个女人都没看到,所以……小宝的妈咪呢?

"他没有妈咪,你为什么要刺激他?"傅靳城的嗓音更冷了。

秦溪委屈地低下脑袋,她要是知道小宝是单亲家庭,绝对不会这样说的。

"我不知道。"秦溪反驳。

这时,阮皓急匆匆地跑过来,"小宝在洗手间反锁了。"

秦溪立刻就过去,只是阮皓又道,"是男洗手间。"

秦溪顿时刹住了脚步,看着对面男洗手间的入口,又看看一脸冷漠的傅靳城。

虽然她也很担心小宝想进去带他出来,可始终是不方便。

傅靳城很快就进去了,只是很快又出来,皱眉看向阮皓,"他不出来。"

阮皓想了想,先是去买了平时小宝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再进去,可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出来。

半晌,傅靳城锐利的目光看向秦溪,现在洗手间早就没人了,他冷声道,"你惹的祸,自己收拾。"

秦溪懵,傅靳城什么意思?让她进去?

不过,她也不忍心让小宝一直躲在里面,刚才他的情绪太激动了,秦溪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咬咬牙,秦溪人生第一次走进男厕所,目不斜视地直奔唯一一个关着门的隔间,柔声哄道,"小宝,跟阿姨出来好不好?"

没有声音。

"小宝,你不理阿姨了?"

没有声音。

"小宝,你出来,阿姨今晚陪你睡觉。"秦溪一闭眼说道。

"啪"地一声,面前的门立刻打开,小宝坐在马桶上,翘着小腿,颇有些拽拽的。

这气场,莫名地有点像傅靳城。

不过人家本来就是父子。

不由地秦溪多想,她立刻牵住小宝的手。

见到秦溪真把小宝带出来了,阮皓再一次讶异地瞪大了眼,傅靳城倒是审视地眯起了眼。

"任务完成了,我可以走了吧。"她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一放开小宝的手,他却又抓上来,抬起头有些生气地看着秦溪。

秦溪心里一阵内疚。

答应小宝的事,她没法做到了。

可秦溪越走,小宝就越跟着。

而且身后两大一小跟着,秦溪根本就没法打到出租车回家。

她不得不转头,视线对上傅靳城淡冷的眼神,"傅先生,你也看到了我爸爸被逮捕了,我现在要去查清楚这件事,所以请你把小宝带回去,我真的没办法留下。"

傅靳城脸色不变,却是低头问小宝,"小宝,你说呢。"

小宝依旧是紧紧拽着秦溪的衣摆,怎么也不放手。

"小宝最大,他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秦溪:……

她不由地瞪了眼小宝,想把他推开,却又不忍心。

"我说你这个同伙,你的嫌疑还没洗清了,这件事正好让老傅帮你查查,要是你和你爸真的是被陷害的,自然会还你清白。"

秦溪愣了愣,傅靳城……会帮她查吗?

他可是陷害林氏的人呢。

秦溪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傅靳城,没有答应。

"既然秦小姐想以一己之力查清楚这件事,就让她自己去查,小宝,你阿姨不要你了,我们回家。"傅靳城板着脸,把小宝的手拽过来。

秦溪只觉得手里忽地空落落的,脑子里交织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现在秦家其他人早就出国了,她还能找谁去帮忙调查。

而傅靳城,他有足够的权势掌控着整个城市,能力通天。

最重要的是,她也很舍不得小宝。

"傅靳城。"秦溪追上来,站定在一大一小面前,"我可以留下来,但是我爸的事,你要帮我查清楚。"

"秦小姐以为自己可以谈条件?"傅靳城冷冽地眯起眼,气场慑人。

"小宝只听我的话,这个条件还不够吗?"秦溪忽地笑笑,刚才她意识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傅靳城和阮皓都无法劝服小宝,只有她。

"我和我爸都不会做违法的事情,傅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秦溪识趣地放软了语气。

再次来到这栋奢华瑰丽的傅宅,佣人很快就把客房收拾给了秦溪,显然是早就得了命令。

只是小宝一直牵着她,无奈之下秦溪只能先过去他的房间。

"小宝,你要休息了,早点睡吧。"秦溪安抚着小宝,看着他躺在床上,手却一直没松。

小宝乖乖地闭上眼,秦溪轻轻地拿开他的手,可下一秒小宝整个人都抱了过来。

秦溪不由地笑笑,虽然贪恋这份温暖,可她和小宝到底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该陪在小宝身边的,是傅靳城。

见小宝一直赖着她,秦溪干脆抱着他去找傅靳城。

佣人告诉了他主卧的位置,秦溪敲了敲门,门却没有关紧,她轻轻一推就开了。

印入眼帘的是一道颀长的身影,傅靳城显然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水珠一路往下勾勒着他俊美的五官,胸膛微微敞开,神秘地带欲隐欲现。

顿时,秦溪脸颊爆红,还是小宝把她的眼睛遮住了,秦溪才平静下来。

这男人怎么能……这么性感慵懒,好半晌秦溪的脑子里还是傅靳城的出浴图,好让她垂涎欲滴……

"秦溪。"傅靳城低冷的嗓音打断了秦溪的旖旎。

她挪开小宝的手,讪讪地道,"傅先生,小宝可能是一个人睡觉害怕,你能陪他睡觉吗?"

她觉得小宝一直依赖她,应该是太孤单了。

傅靳城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又能给小宝多少温暖?

闻言,傅靳城看了眼儿子,天不怕地不怕只会惹事的小宝也会害怕?

他淡漠地勾了勾薄唇,沉声道,"我可以陪他,不过,秦小姐也要留下。"

"为什么?"秦溪下意识地后退。

"你答应了小宝的事情,现在要出尔反尔?"傅靳城黑曜石般的眸子眯起来。

秦溪一惊,原来在洗手间里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不是,但我毕竟和小宝非亲非故……"

"睡多几次就亲了。"傅靳城打断了秦溪的话,接过小宝把他抱到床上,继而看向秦溪,"洗完澡就过来。"

秦溪懵,所以,她今晚不仅要和小宝睡,还要和傅靳城睡?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