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傅靳城却没再多说。

这时,傅靳城的助理徐程过来,手上拿着秦溪的包包。

秦溪看向男人,下意识地道谢,可想到他再三冤枉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

她很快拨通父亲的电话,但接电话的是秦涛的律师。

现在他正在给秦涛办理保释手续,晚上秦涛就可以离开。

挂了电话,秦溪看向傅靳城,"我要回家。"

"不准。"傅靳城冷冰冰地回绝。

秦溪只能求助小宝,可他没法说话,秦溪也不得不放弃。

最后视线落在了阮皓身上,不过他也是傅靳城的人……

"老傅,你打算怎么处置秦溪?"晚上,八卦的阮皓按捺不住来问傅靳城。

"小宝现在很喜欢她,你觉得我能处置她?"傅靳城淡声道。

阮皓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是耶,小宝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女人,怎么现在这么黏秦溪那个女人!她肯定对小宝做了什么……"

这时,窗外传来一些声音,阮皓立刻跑过去,却见秦溪竟然从阳台跳了下去,而且下面还有小宝在接应着她。

"老傅,你女人……呸!秦溪要逃跑了!"

闻言,傅靳城一贯的淡漠,似是早就猜到,并没有阻止。

眼看着越来越靠近大门,秦溪停下脚步,蹲下来看着小宝,"小宝,阿姨要走了,谢谢你一直帮阿姨,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了……"

此刻秦溪竟是很不舍,可明明和这个孩子相处了也就一天时间。

小宝眨巴着眼睛,本是一直拽着秦溪的袖子,最后还是放手了。

可见秦溪真的要走了,他咬着唇又再次追上来。

秦溪被小宝再次拽着,他踮起脚尖,"吧咂"一声亲在了秦溪的脸颊。

秦溪愣了愣,旋即露出笑容,"小宝,阿姨真的要走了,不然你爸爸那个坏人要发现我了。"

小宝用力地点点头,秦溪的身影在他的视线里越来越小。

一转身,傅靳城和阮皓早就下来了。

"老傅……你不追?"阮皓一脸疑惑,怎么这家伙这么淡定的。

"我不放的人,又怎么会跑得掉。"傅靳城意味不明地道。

抱着小宝回去,他倒是乖乖的,一回到房间竟然立刻就找出字帖学写字。

阮皓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小宝,你转性了?"

这字帖都放了一年了小宝可是死活都不肯练的,现在小宝竟是练得专心致志。

阮皓看着这不正常的父子,一肚子疑惑。

秦家。

秦溪急急忙忙地跑进来,从进门回来都没见到一个人,她有些慌乱。

"爸--"

别墅空荡荡的一片,秦溪立刻跑上楼,书房里终于见到了父亲的身影。

书房里一片狼藉,秦涛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年,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见到秦溪,眼底才有了焦距。

"溪溪啊。"秦涛叹了口气。

秦溪咬着唇,眼眶通红,跑到父亲身边,"爸,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你阿姨和珂珂已经暂时到国外避风头了,等会爸也要离开了。"

秦溪脸色白下来,她虽然名义上还是秦家的女儿,可其实早就和秦家没有关系。

若不是自己和小宝被绑架了,恐怕一直都不会知道秦家出事了,这个家,一直都没有她的地位。

终究是养大自己的亲人,秦溪关切地问,"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氏一夕之间破产,林岩早前一直以我的名义非法转移公司的资金,现在爸爸可能要坐牢。"秦涛重重地叹气,眼底露出绝望的神色。

"就在今天他竟然还敢给林氏借了一亿的债务,这简直就是把林氏往死里推,现在林岩不肯承认……"

原来傅靳城今天给林氏的那一亿,根本不是融资,是把林氏彻底推向破产的债务。

两个小时后,秦溪送父亲过来机场。

她抓着父亲的手臂,劝诫道,"爸,既然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会没事的。"

"不,林岩诡计多端,我就怕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这段时间,爸必须先避避风头。"

秦溪皱眉,只能失落地看着父亲离开,而她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不远处,一大一小远远地看着秦溪,身后阮皓也偷偷地跟来了。

"老傅,外面有警察!"

不到一分钟,秦涛被逮捕了。

秦溪想要追上去,却完全被挡住。

"爸--"

她撒腿就追,可是父亲很快就被带上警车,他对秦溪道,"溪溪,不要管爸爸了。"

秦溪眼底的泪水顷刻间落下,当年她决绝地要离开秦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亲。

警鸣声越来越远,秦溪狼狈地跌倒在地上,这时,视线里闯入一双小小的海绵宝宝球鞋。

她抬起头,先是看见了一脸担心的小宝。

脆弱的时候总会希望有个依靠,秦溪忽地抱住了小宝,虽然努力控制住情绪,却还是低低地哭了出来。

小宝也跟着有些哭腔,不过一直控制着情绪,抬起手安抚地拍拍秦溪的肩膀,又蹭蹭她的脸蛋。

好半晌,秦溪回过神来……小宝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宝在这里,那傅靳城……

果然,一抬头,小宝身边是一身黑衣黑裤的傅靳城,此刻也正看着她。

秦溪一阵窘迫,立刻就要站起来。

"你们怎么……"

"你这女人,小宝今晚一直不睡觉就要来找你,我和老傅都被缠死了。"阮皓俊朗的脸忽地伸过来,吓了秦溪一跳。

她讪讪地低下头看着小宝,他一脸期盼地看着秦溪,主动伸出手。

秦溪不由地把手藏了起来,她既然逃出来了,就没想过要回去。

而且现在父亲被逮捕了,她必须查清楚林氏的事情。

"小宝,找阿姨什么事?"秦溪吸了吸鼻子,温柔地问。

小宝看了眼爸爸,从他的包里拿出iPad,然后点开画图软件。

秦溪看着小宝的手指在屏幕上画着,没多久,竟然是画了一张床,而上面竟然是一个神似她的女人和小宝。

所以是……她和小宝?

"小宝的意思是要我陪他睡觉?"秦溪脱口而出。

小宝重重地点头。

"不行,阿姨又不是你妈咪,小宝你应该让你妈咪陪你睡觉。"

闻言,小宝忽地就变了脸,用力摔了手上的iPad,就连傅靳城和阮皓也都变了脸色。

疑惑间,小宝竟是一转身撒腿就跑。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