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陈明,我怀孕了。"

大学餐厅里,正吃着馒头就咸菜的陈明,听到这话差点噎到了,他赶紧喝了两口白开水顺了顺,然后抬头。

眼前的短裙女生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也是陈明的学姐李梦茹,她只是站在那里,便引来了无数目光。

"学姐,你这玩笑开的有些大啊。"陈明虽然在笑着,可后背已经发凉起来了。

李梦茹十分生气地看着陈明,将一张化验单拍在桌上,说:"你自己看。"

看完化验单,上面的"早孕"两个字,让陈明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大概上个月的晚上,学生会的外联部聚会,陈明喝多了,醒来和李梦茹躺在宾馆的床上,床上还有落红,当时李梦茹跟陈明说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可如今,学姐竟然怀孕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解决这件事吗?"李梦茹涨红着脸问道。

陈明赶紧站了起来,跟着李梦茹走出人来人往的餐厅。

跟在李梦茹身后,看着那一双雪白长腿,陈明还是想不起来那天晚上的细节。

到了餐厅外面的一棵大树下,李梦茹说:"陈明,我要打掉这个孩子,需要一万块。"

"啥?你说多少?"陈明的双腿都要发软了。

"手术需要三千,其余的七千是营养费。要不是你说你真心喜欢我,不会对我做任何事,我会跟你一起离开吗?"李梦茹说着眼睛都要红起来了,"你是爽完就不想负责了吗?"

"我也没有爽到啊……"陈明十分委屈。

"你说什么!"李梦茹猛地瞪大了眼睛,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说:"你是真的不想要负责了吗?"

"不是,学姐,我是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陈明心中涌起无限的苦涩。

陈明为什么会吃馒头咸菜?实在是因为太穷了。

陈明是家里独子,父亲在他小时候失踪后,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

为了赚够陈明的生活费,母亲一直辛苦加班。就在上个月,母亲劳累过度在工厂摔倒,砸伤了脑袋,现在每天都需要不少医药费。

原本,陈明以为亲戚多少会帮点忙,结果陈明都快给他们跪下了,连一分钱都没有借到不说,还被冷嘲热讽了一顿。

这一个月,陈明在学校外面没日没夜打工,攒的小两千全部寄回家里去了。现在要他拿出一万块,这根本就是要他的命。

"我知道你没钱,可你胸前不是有一个金佛吗?拿去卖掉,肯定都不止一万了。"李梦茹看向陈明脖子上的那一根红线。

陈明下意识地握紧了胸口,那一个金佛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物件,过去的这些年,因为父亲失踪,陈明没少受欺负吃苦,但,即便他心中再怎么恨父亲,也一直在期待着有天能够和父亲再见面。

李梦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手机,晃着手机后说:"我男朋友找我了,他是学生会的副部长,这件事他还不知道,你要是不帮我处理好,被他知道你拿走了我的第一次,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听到"男朋友"三个字,陈明内心一阵酸楚,他暗中紧握起拳头说:"既然你都知道我对你好,而且我们又发生了关系,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一个机会,还要答应别人……"

李梦茹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轻蔑地笑了笑说:"他是学生会副部长,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说,现在还能够帮我争取到学校的各种资源奖项,你能为我做什么?呵呵,带着我吃馒头和咸菜吗?"

这一声"呵呵"狠狠地刺痛了陈明,陈明无比地想要反驳,可这些却偏偏是残忍的现实,他无力反驳。

"为了我,连金佛都不愿意卖,你还有脸让我给你机会!陈明,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明天见不到钱,你就等着完蛋吧!"李梦茹说完,转身就走了。

看着李梦茹的婀娜背影,陈明的心一阵难受,喜欢她近一年了,鞍前马后,随叫随到,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学生会在学校的影响有多大,陈明再清楚不过了,随随便便搞一下,陈明都得身败名裂,甚至有被退学的风险,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就为了培养他,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想起上个月母亲在电话里哭着说她没本事,陈明的鼻子就有些泛酸了。

到了这一步,陈明唯一的依靠就是那五个室友了,过去的一年,他们对陈明关怀备至,每一次出去吃饭都不忘打包东西回来给陈明吃。

着急地往宿舍过去,到了宿舍门口,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陈明听到寝室里的王南说:"我们每次都把吃剩的东西打包回来给陈明吃,会不会太缺德了啊?"

"呵呵,缺啥德啊缺?这叫节约,再说了,他一个穷狗,要是没有我们给他打包,还不是天天吃馒头咸菜的。"这是刘衡的声音。

"对嘛,而且只要我们不说,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又怎么能够知道?况且,没有这些吃的,他能乖乖帮我们去打热水,帮我们跑腿去买东西吗?"吴龙十分开心地笑着。

"王南,你可不许当叛徒,还有三年的时间,要是被陈明发现了,以后你给我们当仆人,像搞卫生晒被子这一些,你都得包了!"

"王南,你别过意不去,只需要记得,陈明这样的穷狗,没有我们赏骨头给他吃,他可能营养都跟不上就行了。"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会不会有些过分了,不过,我喜欢!"吴龙的大笑声传了出来。

宿舍里的声音每多一句,陈明的心就仿佛多被刀给扎了一次!

过去的一年,陈明帮室友打水搞卫生甚至洗被子,完全是出于那一份情谊,可没想到,他们把他当做了一条狗!

愤怒和憋屈在胸口聚集,陈明的颤抖的手几次都想要推开门,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推开门,撕破脸皮,换来的只会是更多的嘲讽。

转身离开了宿舍,陈明走出了学校,他独自一个人在校门口呆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搭着公交车去到了周小福的珠宝店门前,他们这里有回收金物。

之所以选择周小福,是因为它是全国最大的珠宝商,到这里卖金佛能够得到最公正的价格。

进门后,大概是穿的比较寒酸,女服务员有些嫌弃地扫视了陈明一眼,问道:"你需要什么?"

"我是来卖金的。"陈明应道。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中年妇女进店来了,她听到了陈明的话,马上道:"小丽啊,我说你们周小福不会专门收一些痞子的废铜烂铁,然后卖给我们的吧?"

"误会,误会,郑夫人,您这话说的,我们周小福怎么会做出那种事!保安,保安!"叫小丽的女服务员大声喊了起来,他可不想因为一个穷酸小子得罪郑夫人这样一个大客户,公司利益先不说,她的抽成一年都会少好几万了。

很快,门外面的保安就朝陈明过去了,一脸凶相地要把陈明赶出去。

"她是顾客,我也是,凭什么赶我走?"陈明愤怒地看向小丽,就因为穿的劣质了点,就因为是来卖金的,所以活该没地位吗?

"你能拿出什么样的金物来,就是有,冲你这一身穿的,只怕也是哪里偷来的吧?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销赃。"小丽一脸的高傲。

这话直接激起了陈明的怒火,老子是穷,可老子也不是你们能冤枉的!陈明怒气冲冲地说:"我要见你们经理。"

这一句话,让其他人都笑了起来,这笑声让陈明更加地愤怒,他也不管那么多了,扫视了一眼,直接冲向了二楼,后面小丽即刻喊了起来,保安也追了上去。

但,他们的速度都没有陈明的快。陈明到二楼后,看到经理的办公室,不管一切地冲了过去。

打开门后,却是撞见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男经理,他的大腿上坐着一个制服女秘书,那女秘书吓的脸都红了,经理气的拍桌子指着陈明骂了起来。

陈明没管那么多,直接扯下来脖子上的红线,将金佛拍在了经理的桌上说:"你就是这间店的经理吧?我今天还就要请你验一验了,这金佛到底是不是赃物!"

"你哪里来的神经病?"经理气的都要跳脚了。

后面小丽他们跟过来了,看到经理的模样,连忙点头弯腰说:"经理,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小子自己闯进来的,保安。"

那个保安也是一脸的恐慌,马上冲了过去,拉住了陈明,赔笑地对经理说:"经理,我这就将他带出去,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你们这么大的店就这么欺负人的吗?放开我!"陈明试图用力甩开那个保安。

"等一下!"突然间,经理开口了。

那个经理在看到金佛后,就没有再看过其他人一眼,他的脸色也慢慢变了,先前是恼怒,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兴奋和激动。

随后,经理抬头看向所有人说:"放开这位小兄弟,其他人马上出去!"

小丽和保安以为听错了,在经理又瞪了她们一眼后,他们马上老老实实和女秘书退了出去。

"陈明少爷,我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啊!"经理看向陈明,无比的恭敬,就差给陈明跪下了。

第一次被人叫"少爷",吓的陈明连读后退了两步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您的大名我当然知道了,您可是大人物啊……要不这样,您先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可能您一时之间会承受不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