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20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沈慈,你男人死了也就算了,借那么多钱干什么。今天不把剩下的十万还上,我就拉你去夜总会里当公主!"

"哈哈哈。"旁边的人顿时哄堂大笑,不怀好意地在沈慈身上扫来扫去。沈慈花容失色,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说的什么钱?"吴磊走了上去,将沈慈拦在身后。

"你说什么钱……咦,这不是吴家老二吴磊么?你放出来啦?"那黄毛一愣,转而又笑道:"你那死去的哥哥,欠我们一百万,还没还清呢!"

"我哥哥怎么会欠你们钱?"吴磊完全不认识这几个人。

"那就去问他咯。大概是吃喝嫖赌吧。"黄毛不屑地一笑。

"吴磊,你别听他胡扯。"沈慈紧张地拉住他的手,"你哥哥当初是想借钱给你保出来,可是那笔钱,还没拿到就……"

听到沈慈这么一说,吴磊顿时明白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嫂子要是还不了,那弟弟来还。哎呀,不过看你们这样子,倒还真像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啧啧。"黄毛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吴磊瞬间听出了他言语里的猥亵。

这帮人,不禁侮辱他哥哥,现在还侮辱他嫂子。这口恶气,不能忍!

"我说什么?你哥哥是个废物,你也一样,比他更废!怎么样,不服?"黄毛男子放声大笑,面容狰狞无比。

而这时的吴磊,拳头已经捏得咯嘣直响。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找死!"

只听"砰"的一声,一条板凳狠狠地砸在了黄毛男子的头上,瞬间给他开了瓢。

"啊!"

黄毛男子没有料到吴磊出手这么迅猛,捂着脑袋惨叫了起来。其余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眼前人影一闪,便被吴磊一人一拳头轰倒在地上。

"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黄毛男子忍着痛大骂道。

"都给我滚!"吴磊怒目圆睁,眼中腾起一股寒气。

几人刚想反抗,抬头对上吴磊的眼神,心中一惊,都忘记了惨叫。那眼神,冰冷至极,每个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给我等着!"

黄毛男子吓得忘了头上还流着血,丢下一句狠话,便带着众人逃之夭夭。

"爸,你没事吧?"沈慈把沈庆山扶起来,将他扶到了床旁边。

"我没事。"沈庆山咳了一声,摆手摇头道。

"沈慈,别傻站着,客人来了,快去做饭吧。"沈庆山有些不好意思道,"家里简陋,招呼不周,见笑了。"

"没事,都不是外人。"吴磊笑了笑。

"真是个好孩子。哎。"沈庆山叹了一口气,"可惜……要是你哥哥还在,不知道多高兴。"

"沈伯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吴磊不解地问道。当初事发的时候,他在监狱里。所有的细节都不清楚。就连沈慈知道的也甚少。

"你哥哥听闻你入狱,想借钱把你给保出来。谁知,钱还没拿到,人却出了事。"

"沈伯伯,所以你们卖房子还债?"

"唉。"沈庆山摇头叹息一声。"钱的事小,只是我总觉得,你哥哥的死,并不是意外。"

"什么意思?"

吴磊心头顿时一紧。

"你哥哥当年正在人行道上,一辆车就突然冲了过来,然后就被撞飞了。那车都没有停,从你哥哥身上碾了过去,然后……然后……唉。"

"警察去了,明明都有监控,可不知道咋回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然后,要债的人拿着欠条上门逼债,不还钱就打人,还威胁沈慈。最后只能将房子给卖了,不过还是差一些没有还上。"

"没办法,小慈只能去那些地方工作。我这几年身体也不好,其实就你嫂子一个人在支撑着,唉。"沈庆山越说越觉得自己是废物。无力地摇了摇头。

听到沈伯伯的这番话,吴磊全身剧烈的颤抖着,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没想到,沈慈竟然为了自己家做了这么多,她大可不必的。

即便定亲了,可哥哥已去世,这亲自然就不在了。可……

要不是哥哥出事,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吴磊暗自捏紧了拳头。

自己不在的这三年,亏欠他们实在是太多了。

"沈伯伯,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吴磊拍拍胸脯道。

沈庆山满意地点点头,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爸你怎么了?"沈慈闻声而至。

"不好,快送医院!"看着沈庆山嘴里咳出的大团鲜血,吴磊皱着眉头赶紧说道。

两个人顿时手忙脚乱,赶紧把沈庆山搀扶起来,送往了医院。

临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两个人焦急地等在病房外面。

"怎么样了?"过了一会,见医生走出来,沈慈赶紧上前问道。

"病人肺部有隐疾,需要住院,做进一步的观察治疗。赶紧去办手续吧。"医生摘下口罩,抬眼看了一眼两人,说道。

"我去吧。姐,你在这休息会!"吴磊赶紧说道。

沈慈也只好点点头。困难时刻,能有个人帮自己,心里要好受多了。

说着,吴磊便穿过长长的走廊,准备去交费了。

缴费处,人满为患,吴磊也只好排在长长的队尾。好半天才排到自己。

"小磊,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有什么麻烦吗?"在病房等待已久的沈慈,好不容易见吴磊回来,赶紧上前问道。

"没事,人太多而已。喏,手续都办好了。"说着,吴磊把手里的资料单据递给了沈慈。

"谢谢你了,小磊。"沈慈发自内心地感激道。今天的事,要不是他出手帮忙,她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慈,我这里没事了,你先带小磊回去吃个饭吧。看这事闹的……"这时,沈庆山挣扎着要坐起来,一脸的歉意。

"沈伯伯,你快躺着。"吴磊赶紧上前制止道。

"听话,你们快回去吧。我有事会叫医生的。"沈庆山说道。

无奈,两个人只得点点头。忙完手头的事之后,只好先行回家。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到了小巷子门口。

这时候,吴磊注意到,路边的电线杆上,靠着一个男子。

看到这个人,沈慈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惶恐。她认出来,这就是一个经常尾随自己,想追求自己被拒绝的一个人。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叼着烟头,一脸的不屑。

"哟,沈慈,几日不见,又换男人了?"

那个人见两个人出现,不怀好意地一笑。

"你,你胡说什么,他是我的弟弟!"沈慈大声说道。

"弟弟?哈哈哈,我看,是你想小弟弟了吧。"男子顿时污言秽语起来。小弟们听到这话,顿时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你……"沈慈脸色涨得通红。她心里知道,把吴磊带回来,必然会有这样的麻烦。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吴磊看着那个男子,嘴里缓缓吐出一句。

"你说谁呢?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小心我抽你!"那男子没想到吴磊一副瘦弱的样子,竟然敢回怼,霍地一声就站了起来。

"你试试?"吴磊不动声色道。今天不给他一个下马威,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你特么找死!"那男子被激怒,挥着拳头就上来了。

吴磊冷笑一声,站在原地看着他。这不就是典型的以卵击石么。

沈慈紧张地拉了一下他:"他可不好惹,你不要跟他斗了。"虽然她很厌恶这个满嘴污言秽语的人,可是心里清楚他是这一代的地头蛇,没几个人敢惹。

"姐,你就放心吧。"

没想到吴磊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迎着那人的拳头,只是轻轻地一挡,那男子便感觉像打中了一堵水泥墙一样,捂着手大叫起来。

"妈的!"男子吃瘪,顿时愤怒不已,招呼着几个手下:"你们一起上!揍死他!"

几个人一听,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抽出了几根铁棒,拿在手里轻轻地敲着。

"吴磊,你快给他们道歉!"看到他们拿出足有胳膊粗的铁棒,沈慈吓得花容失色,紧张地拉住吴磊。这一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