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20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

听闻韩少的话,九哥愣了。自己好歹也是一方人物,在江城也是有头有面的,让自己跟一个毛头小子求饶,事情传出去他还要不要在临江市混了?

"还是算了吧。"这时,沈慈轻轻地揪着吴磊的衣服说道。九哥可不是一个善茬,就算今天他吃亏了,后面也会还回来的。

"他欺负谁都可以,唯独你不行!"吴磊双眼阵阵寒意。除了沈慈,现在他没有别的亲人了。谁想欺负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小磊,你……"沈慈绝美的脸颊上,不禁鼻头一酸。这个弟弟变了,变得有些不认识了。

"磊哥,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韩平拍着胸脯保证道。

"嗯。"吴磊点点头。既然韩平替他出手,那就给他一个机会。

"你们也都是他的人吧?"说着,韩平冷冷地环视着众人。

众人瑟瑟发抖,在韩少爷面前,早就吓得说不上来话了。他们怎么想得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吴磊,后面竟然背靠着韩家大少。看起来,韩少爷对吴磊可是相当地忠诚。

这就是他的底气么?

"趁我发火之前,赶紧磕头道歉!"韩平低吼道。

"噗通,噗通!"

众人哪里还敢怠慢,顿时哗地跪倒一片。那场面,真是壮观。

"不是给我磕头,是给我磊哥,还有嫂子磕头!"韩平怒骂着,一人给了一脚。

什么?给这小子磕头?

众人心里有一丝犹豫,可看着韩平冰冷的眼神,立马就怂了。

于是,他们忙连滚带爬,跑到沈慈跟前,磕头认错不止。

"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还请原谅啊!"

要是今天不被原谅,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沈慈有些不知所措,他们这些人,都是这里的贵宾,平时谁人敢惹。此刻在自己面前跪倒一片,还真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扑通!"九哥一惊,也立刻跪在地上,忙求饶不止:"对不起,磊哥,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你的家人。我要是知道,借我一千个胆我也不敢啊。"

连韩少爷都要恭敬有加的人,那是他怎么也惹不起的。

"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姐受的侮辱,怎么算?"吴磊冷笑一声。

"我……我……"

九哥顿时如泄气的皮球,话都说不利索了。

"磊哥都发话了,还愣着干啥?"

这时,韩平上前一步,在吴磊身边,请示道:"要不,我来替你动手?"

"让他自己来。"吴磊面无表情地丢下一句,转身就坐到了九哥刚才的那把主座位上。

"啪,啪,啪!"

只听响亮的耳光声,接连响起。众人惊讶地发现,不可一世的九哥,竟然自己扇自己的耳光。

连嘴角都打出了血,这可真是下得去手。

看得众人心头都是一股惧意。

"好了,停手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磊才开口喊停。教训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算是为沈慈出了一口恶气了。

跪在地上的九哥,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此时,他得脸已经肿成了馒头,在众人的围观下,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再打我姐的主意,你知道什么后果。"吴磊警告道。

"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九哥点头如捣蒜。

"我们走吧。"吴磊看了看时间,对沈慈说道。

"磊哥去哪,我送你吧。"韩平追了出来,指着路边的一辆劳斯莱斯说道。

应该说,就算吴磊点名要这辆车,他也得毫不含糊地送给他。

"不用了。"吴磊摆了摆手,突然想起什么,"你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吧?"

"我爷爷说想见你,请问你......"韩平这才吞吞吐吐说明了来意。

虽然他心里对吴磊还是有些怀疑,可是连爷爷都把他奉为上宾,特意叮嘱出狱后要第一时间通报,想来也绝非等闲之辈。

"我还有别的事情先处理,有时间了我再通知你。"吴磊沉声道。

"好吧。磊哥慢走。"韩平也只好照办。

他有些汗湿的手心里,捏着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千万的现金,是他给磊哥的见面礼。不过看样子今天是送不出去了。

吴磊送沈慈回家,两个人走在人行道上,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沈慈的心中波涛起伏,今天的事,实在是大快人心又神秘无比。

她至今都没有搞清楚,这是她的弟弟么?怎么完全和之前判若两人。

在这座城市里威名赫赫,风头无两的韩家大少,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小跟班。实在是太违和了。那吴磊究竟是什么身份?

她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沈慈可没有开口问,她清楚吴磊的性格,他不想说的,没人能让他说。该她知道的事情,总会有一天知道的。

"回去了你先洗个澡,看你这一身脏兮兮的。"沈慈眼神温柔了不少,轻轻弹去了吴磊肩膀上的一枚树叶。

"好。"吴磊点头道。面对着自己唯一的亲人,他心中百感交集。

"明天我请一天假,带你去看你爸妈,还有......你的哥哥。"说到这,沈慈有些哽咽,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

一提起父母兄长,吴磊的心顿时疼了一下。是啊,在狱中呆了三年了,还从来没有去看过。连他们葬在哪里都不知道。

"对了,小莹知道你回来了没有?"沈慈想起什么,赶紧转移话题道。

小磊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又没有亲人了,那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嫂子,自然要替他操心一下终身大事了。

"嗯。"吴磊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淡淡地回答道。

"好了,咱回去吧,姐给你做最爱吃的红烧肉。"沈慈没有察觉到吴磊的表情,说道。

吴磊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慈。从现在开始,这个家该由自己来负责了,也算是替哥哥完成心愿。

"爸妈,哥,你们放心,我会好好过的!"吴磊心里默念道。

"到了。"不一会儿,两个人走到一条巷子口,看起来特别的脏乱破。

"姐,你……你就住在这里?"吴磊看着眼前破烂的街道,感觉不可思议。沈慈家不是明明有房子吗?

"那里住着不好,闹市里太吵,所以卖了。"沈慈眼神掠过一丝慌张,忙找了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好了,快进来吧。"

沈慈打开了房门,让吴磊进去。然后自己转身走进了洗手间。今天在酒吧里被弄得全身脏兮兮的,她得赶紧洗一下。

吴磊坐在沙发上,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家。虽然很简陋,倒是打理得整洁无比。看来,沈慈确实时一个不可多得的贤惠女人。只可惜,哥哥没有这个福气。

也不知道,沈慈这么多年一个人都是怎么过来的。

就在他放飞思绪时,洗浴间的门打开了。沈慈裹着浴巾出来了,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露出精致的锁骨。

这还是吴磊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沈慈这么私密的一幕。

那皮肤白得耀眼,顿时让吴磊有些意乱神迷。压抑了三年的某种感觉,也在蠢蠢欲动。

可是,吴磊很快就清醒过来,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她可是你的嫂子啊,你哥哥未过门的妻子,你想怎么样?他脸色顿时变得通红,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

"你怎么了?"沈慈穿上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擦着头发疑惑地问道。

吴磊刚想说话,只听吱呀一声,有转动锁孔的声音。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爸,你回来了。"

沈慈赶紧迎了上去。

"沈伯父好。"吴磊也起身打招呼。这便是沈慈的父亲了。

"小磊,是你?你回来了!"沈庆山疲惫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是,沈伯父,我回来了。让你记挂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沈庆山有些激动道。当年吴磊兄弟俩,个个他都喜欢。只可惜,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两个人正准备好好地叙叙旧,这时,突然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急促地响了起来。接着,门便轰然被人一脚踹开。

"老不死的,今天要是不还钱,我拆了你这狗窝!"一阵大骂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沈庆山顿时浮现出惊恐的神色。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冲进来的一个人瞬间踢倒。

看来他们是在附近蹲守已久,沈庆山前脚回来,他们后脚就跟上来了。

沈慈顿时也是脸色大变。

吴磊抬头看去,只见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挥舞着棍棒,口里污言秽语不断。

"哟,没想到沈大美女也在家啊。欠我们的钱,该还了吧。"一个染着黄毛的男子,嘴里叼着一根烟,笑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