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陆雪瑶看着锋利的剑尖划破自己的脖颈,丝丝鲜血流了下来,以为刚刚那黑衣人去而复返找到他们了,懊恼自己不小心,又担心自己小命不保,没成想男子此时却对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她不是敌人。"

长剑噌的一声被收回剑鞘,一个身穿重甲的男人走到受伤的男子身旁,跪下行礼:"主子,属下来迟,请主子恕罪。"

"这次也是我们太大意了,不怪你。"男人一反跟陆雪瑶的说话态度,轻声道:"展宇,扶我起来。"

"是。"陆雪瑶看着那个名叫展宇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扶着男子坐了起来,说道:"主子,那些人已经被属下料理干净,属下这就替你拔箭。"

男子脸色苍白,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陆雪瑶在一旁听见展宇说料理干净的时候浑身一震,身子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打算趁着展宇拔箭时趁机离开,再待下去可能真的就小命不保了。

展宇手掌捏住了箭头,神态专注,却头也没回的说道:"主子还没说你可以走,你便不能离开。"

陆雪瑶第一反应就是想骂脏话,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筹码之前,不宜妄动,否则说不定也是一个被料理干净的下场。

展宇才刚刚抽动了一下箭矢,男子便不受控制的痛叫了起来,展宇连忙停下手,急声问道:"主子,你怎么了?"

男子额头上出了一层的冷汗,脸色想比之前又苍白了几分,他虚弱的躺在靠在树背上,咬牙说道:"不行,不能拔箭,箭尖有倒刺。"

"什么?!"展宇闻言震惊的说,"没想到那帮人竟如此狠毒。"

"这算什么?"男子自嘲了一句,眼神薄凉,"后面还有更阴狠的招数呢。"

"属下这就去给您找大夫来。"展宇看着插在男子胸口上的箭矢,转身就要离开,忽然间又顿住了脚步,看向了陆雪瑶。

陆雪瑶心中一凛,脸上戒备的神情一览无遗,"你要干什么。"

"为了防止你在我走后伤害主子,我要杀了你。"展宇把长剑再次抵在了陆雪瑶的身前。

"大哥,拜托,我连你们什么身份都不知道,我干嘛要害你们?"陆雪瑶听完展宇的这番言论,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

"谁是你大哥,我是孤儿,无父无母。你现在必须得死。"展宇说罢,上前来就要刺向陆雪瑶。

陆雪瑶在现代社会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幸亏她经常健身,身手还算可以,趁着剑尖还未到达她的身前,一个闪身就躲在了男子的身后,两个人竟一时玩起了可笑的转圈圈。

展宇顾及自己的主子,动作始终不敢太过放肆,而陆雪瑶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始终围绕在男子的身边。

"好了!"男子憋着一口气大声喊道。

展宇立刻停住了脚步,身板笔直的站立在一旁,陆雪瑶依旧以男子为中心站在展宇的对面。

"展宇,你去找人来接我,这个小姑娘你不用管。"

"可是万一她是……"

"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男子忽然咳嗽起来,一口鲜血喷在了草地上,触目惊心。

展宇不敢再说话惹怒男子,只得领命而去,身影不一会就消失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