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24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男子最终还是同意让陆雪瑶拔箭,这箭在他的身体中呆的越久的确越不利。

陆雪瑶取出一条长条形的白布蒙在了男子的眼睛上,突然出现的手术刀已经让他怀疑了,不能再让他看见其他的东西了,而理由就是为了防止紧张。

陆雪瑶也意外男子没有拒绝,让她顺利的给他蒙上了白布。

陆雪瑶在男子看不见的地方取出麻醉散,针管,酒精,白色纱布,胶带一一摆放在草地上,先把多余的箭矢连根去掉,这才局部麻醉了男子的胸口,替他把烂肉挖掉,挖出箭矢,消毒消炎之后用纱布包住伤口。

等她摘下男子眼上的白布之后,男子低头看向自己已经被清理好的伤口之后,脸上的神情难得露出了一丝惊讶,"这就完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能你的痛感比较迟钝吧。"陆雪瑶说出这句话差点都咬掉自己的舌头,看着男子明显怀疑她的眼神,她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已经尽力不惹人注目了。

"你近三个月最好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卧床静养,尽量不要移动身体,也不要思虑过多,否则对你的伤势没有好处,懂吗?"陆雪瑶下意识拿出了自己以前看病的态度说话,却不想这幅样子落在男子的眼中是多么的奇怪。

明明是一个小孩子,却非要以一副大人的样子来说话,装什么成熟稳重?

天色已经大亮,展宇终于带着一队人马和一个白胡子老头赶到,看见自己主子胸前已经医治好的伤目瞪口呆,陆雪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看着陆雪瑶离去的背影,带着面具的男子揭开了脸上的面具,整个人都因为这张脸而变得丰神俊朗,"展宇,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展宇跪在男子身边,"这个女子的确不是一般人,主人,需要我去查吗?"

"不必,"男子重新覆上面具,轻笑道,"若是那人派来的,她迟早还会出现在我面前的。"

陆雪瑶自然是不知道身后之人对她依旧没有放下戒备之心,等她赶回家时,时间已经到了晌午,村庄的街道上到处飘散着饭香味。

她刚刚到院子里,一个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妹妹放下了手里的木马,蹬蹬蹬的扑向她的怀里,仰着头说道:"姐姐,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娘亲她有多担心你,昨天一整晚她都没有睡着呢。"

陆雪瑶低头看向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脸上怔忪,泪水忽然留了下来,记忆像洪水被打开的闸门倾泻而下。

自己的妹妹因为父母的逼迫,压力非常大,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跳楼自杀了,这不仅是陆雪瑶父母一辈子的心病,也是陆雪瑶心里一辈子都抹不去的愧疚,如果上天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放下当初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去陪自己唯一的妹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而今,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妹妹竟还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姐姐,你怎么了?你要哭啊,你哭了,我也想哭了。"陆雪依看着自己的姐姐突然掉下眼泪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起来。

"傻妹妹,姐姐是见到你高兴,你哭个什么劲儿?"陆雪瑶弹了弹陆雪依的鼻尖,泪珠依旧挂在眼角,只是嘴角露出了失而复得的笑容。

"姐姐不哭,我就不哭了。"陆雪瑶抽噎着说。

"瑶儿,你回来了?"一道惊喜的声音从破旧的茅屋前传来,一个身穿粗布麻衣却拥有着曼妙身姿的妇人站在屋前捂着嘴巴泣不成声道。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