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陈平不急不缓的给乔富贵打了个电话:"老乔,帮我查查江婉在必康药业最近合作的项目,有没有一百万订单的,查一下对方是什么公司,什么人负责。"

电话那头,传来乔富贵恭敬的声音,道:"少爷,必康药业是家族投资的企业,我让必康的黄董亲自拜访您。"

额?

必康药业居然是家族投资的企业。

厉害了,我的爸。

陈平突然有点后悔没早点继承家族产业了。

"不用了,你赶紧查一查,让对方一路开绿灯,不要为难江婉。"陈平淡淡道。

"少爷,其实我建议您直接把对方公司买下来,您不缺钱的。"乔富贵建议道。

我靠!

买下来?

老乔啊,你现在口气这么大了吗?

"低调懂不懂?要是我想买,用得着等现在?"陈平没好气的回道。

"好的少爷,给我十分钟。"乔富贵讪讪道。

电话一挂,乔富贵立马让秘书通知必康药业的黄鹤董事长。

黄鹤在接到乔富贵秘书电话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激动了,"乔董,您找我有事?"

这可是上江市的首富啊!

多少人想着能和他吃个饭。

"黄董,不是我找你有事,是我家少爷找你有事。"乔富贵电话里头道,淡淡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少……少爷?"

黄鹤此刻坐在必康大厦董事长办公室,整个人都愣住了,浑身冒冷汗。

乔董的少爷!

上江市首富上面居然还有少爷!

恐怖如斯。

"那尊少找我有什么事?"黄鹤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乔富贵。

"贵公司有个叫江婉的,她最近接触的客户是谁?"乔富贵那头问道。

黄鹤知道江婉,市场部的副总经理,女强人,自己也觊觎她很久了。

只不过,她结婚了。

但是没关系,结了婚的更好玩。

马上,黄鹤就满头大汗,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市场部。

"江副总呢?"黄鹤问道。

"江副总出去谈生意了。"一名员工回道。

"哪家的生意?"黄鹤再问。

"力胜药业的王大海王总。"那名员工回道。

黄鹤直接拿起电话,转身恭敬的回道:"乔董,是力胜药业的王大海。"

"好,我知道了。"乔富贵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接下来,乔富贵动用自己的力量,直接给了力胜药业一个警告。

乔富贵做了这么多年管家,自然会揣摩少爷的心思。

这力胜药业的王大海,怕是得罪了少爷啊。

六分钟后,回医院的陈平接到了乔富贵的电话:"少爷,事情办好了。"

"嗯,这件事别告诉江婉,还有,让其他人也闭嘴,我不想听到任何风吹草动。"陈平道。

"明白少爷,低调。"乔富贵笑道。

挂了电话,陈平望了眼眼前的医院大楼,苦笑了声。

江婉啊江婉,你一直说自己不能帮我。

现在,我就告诉你,帮你,不过是一句话的意思。

要是你哪天知道,是我帮了你,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目光回到希尔顿六楼西餐厅。

王大海此刻喝得很高,手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江副总,你这光吃菜不喝酒,是看不起我吗?"王大海板着脸,语气森然。

江婉忙的陪笑解释道:"王总,您误会了,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这个死胖子,一直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真是烦人。

"哼!江副总,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王大海冷哼了声,威胁道:"江副总,你要知道,不光是你必康一家要和我们合作,很多人都求着和我见面呢。"

这句话一出口,江婉秀眉一簇,犹豫的看着桌上的红酒。

"那好,我陪王总喝一杯。"

说着,江婉拿起红酒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王大海笑眯眯的看着江婉这个女人,在灯光的照射下,真的很迷人,浑身都熟透了一样,鲜嫩欲滴。

江婉一口干掉,"王总,这样行了吧?您看,我们的合作……"

"江副总,这个不要着急嘛,要不我们去楼上慢慢谈?"王大海彻底露出了他今晚的目的。

话音刚落,王大海的手就不老实的摸在了江婉肩上,还想更进一步!

啪!

江婉直接起身,愤怒的甩给了对方一个巴掌:"王总,请你适可而止!"

"你个婊子,居然敢打我?"王大海怒目而视,愤怒的起身,甩手就要一巴掌打来。

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他抓起桌上的手机,望着离开的江婉,咆哮道:"他妈谁啊?"

"王大海!你怎么跟我说话!"电话那头,同样是愤怒的咆哮声。

"李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几个推销的一直给我打电话,您找我什么事?"王大海立马怂的跟孙子似的。

这李董,可是力胜药业的董事长,自己的顶头上司!

他这会给自己打电话干吗?

虽然坏了自己的好事,但王大海也不敢说什么。

"你还问我什么事?你是不是在合作上故意卡了必康药业的江副总?"李董气急败坏的问道。

就在刚刚,他接到了上江市首富乔富贵乔董的电话。

言语之中满是敲打。

该死的王大海,居然敢得罪这种大人物!

不想活了吗?!

"李董,这事你怎么知道的?"王大海愣住了,难不成江婉告状了?

不应该啊,她一个小小的市场部副总,没资格和李董通话的啊。

"还他妈问我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不想混了!"李董那头真的是暴跳如雷,喝道:"我们和必康的合作,全部通过!还有,你赶紧给江副总道歉,亲自道歉,没得到她的原谅,你也不用回公司了,直接滚蛋!"

啪!

电话挂了,王大海傻眼了!

他听的出来,李董是真的生气了。

二话不说,王大海就跑了出去,追上了前面的江婉:"江副总,请留步!"

江婉转身,有些害怕的看着王大海:"王总,你想干什么?"

王大海现在就跟个孙子似的,点头哈腰的双手合十道歉:"江副总对不起,刚才是我糊涂了,我们的合作马上就签,还希望江副总原谅我一时的鬼迷心窍。"

江婉错愕了,不解的望着王大海,惊诧道:"王总,您说真的?"

这可是她努力了一个月的订单啊,一百万啊!

自己提成就有好几万!

米粒的治疗费也就有着落了。

短短十分钟,王大海就和江婉签订了合同。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江婉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

"王总,您是说,是你们董事长亲自给过的?"江婉不解的问道。

王大海这时候一直陪着笑脸,道:"是的江副总,您认识我李董早说啊,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江婉疑惑着点点头,她怎么可能认识力胜药业的李董。

那么,到底是谁帮了自己呢?

难道是曹军?

也就早上的时候,和他讲过这件事。

江婉这么一想,心中不自觉的就将陈平和曹军做了对比,自然更加厌恶陈平。

自己的老公,真是太废了!

翌日中午。

陈平在医院外上了一辆宾利车。

今天约好了,要和乔富贵一起去见过人。

陈平刚上车离开,后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女生狐疑的看着这边,嘀咕道:"那背影怎么有点像陈平……"

江铃今天来医院看望表姐的女儿。

她本来很不情愿过来的,只是自己老爸老妈说,江家的骨肉,不去看看没礼数。

这不,刚到医院门口,江铃就看到了陈平上车的一幕。

不过,她也不会认为自己那个废物表姐夫能坐上这种豪车。

这可是宾利呀!

所以,江铃也没放在心上,就进了医院住院部。

行驶的宾利车上,陈平懒散的问道:"老乔,今天见什么人啊,麻不麻烦?"

乔富贵恭敬的回道:"少爷,不麻烦,是国内一个收藏爱好大家,算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朋友我见了干吗?"陈平反问道。

好你个老乔,断背山吗?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玩这个?

乔富贵满脸笑容道:"少爷,这是一个十个亿的小生意,您得跟着学学,才能尽快的继承家族资产。"

十个亿的生意,是小生意?

他忍着吐槽的冲动,道:"老乔啊,你知道牛是怎么死的吗?"

不行了,老东西七年不见,越来越会装逼了。

自己堂堂豪门继承人,居然有种被吓到的错觉。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