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咳咳……咳咳……"

在华夏一绵长的深山老林之中,一处茅草屋内,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躺在破旧的木床上,不断的咳嗽着。

而在床前,二十岁左右,穿着蓝白休闲衣裤的少年陈玄静静站着,旁边跟着一个年近五十、一身定制名牌西服的中年。

"咳咳……"

老者,艰难侧过头看向陈玄,枯朽的眸中有着无比的尊敬:"师父,徒儿不能给您尽孝了……只是,江南叶家我那好友……我……我……"

话还没说完,老者断了最后一口气,手也垂了下来,一封未拆开的信从他手中掉落。

陈玄把床边的那顶蓑衣拿了起来,规规矩矩的给老者盖上,一边盖一边叹道:"小蔡,你这辈子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体会过,现在九十高寿,也算是安乐死了。至于江南叶家,为师替你走一趟吧。"

紧接着,陈玄对中年道,"小白,给你师兄行个礼吧。"

西服中年行过礼后,陈玄捡起了那封信,俩人走出了茅草屋,关上了门。

"师父,你在那女人家已经两年了,要不要在新的地方,换个身份?"西服中年微微弓着身子问道。

谁能想象,川蜀省首富白天纵,会对一个少年如此尊敬。

五千年前,陈玄醒来,除了自己的名字陈玄以外,其他什么也记不得了。

不过陈玄与生俱来,就拥不老不死的能力,在华夏五千年历史中,皆有他的足迹。

他曾与蚩尤九败黄帝、与项羽对酒当歌、与曹操青梅煮酒、与马可波罗探讨文明、与朱重八沿街乞讨……

一代一代的更替,转眼已过去五千年。

为了不被外人怀疑,陈玄每过一段时间,就不得不更换新的身份。

"不用,第一次尝试这样的身份,我还挺喜欢的。"

陈玄淡淡一笑,朝前走去,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对了,我老丈人家房子的事情,你去帮我处理一下。"

望着陈玄离去的背影,身后的白天纵愣了愣:挺喜欢的?

师父这是有,被虐倾向?

……

江南市,叶家别墅。

面色苍白、枯瘦如柴的叶振天坐在沙发上,眼球深陷,一副将死之人模样。

"霜儿,看来我这次,是逃不过一劫了。"

叶振天精神一下子萎靡了下来,穿在他身上的军装,也格外的悲凉。

叶凝霜的眸子一瞬间就红了,筛糠般的摇头,"不会的爷爷,凭借蔡老的医术,肯定能治好您的病的!"

"是啊叶老,您写的信我们已经发出去了,说不定蔡老已经收到信了,正在赶来的路上呢。"旁边管家也道。

一个月前,叶振天的病情突然加重,为了治好他的病,叶家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寻找二十年前就已经消失的风云人物,蔡天傲,这个无所不治的当世神医。虽然蔡天傲有外号"见死不救",可是叶振天年轻时和他是至交好友,凭借这层关系,蔡天傲肯定会出手相助的。

叶振天一副生死看破般,自嘲笑道:"他要是想藏起来,别说是整个叶家,就是四大家族的人,都找不到他。再说,那老家伙还在不在都难说,说不定,已经先我而去咯。"

"爷爷,别说这种话,要是真找不到蔡老,那我就去找苏家……"

"住口!我是如何也不可能答应他们的,你要是答应他,我现在就去死……咳咳咳……"

叶振天气得浑身颤抖,猛地咳嗽了起来。

"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爷爷……"叶凝霜眼角已然湿润,见爷爷这般受罪,心如刀绞。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军装的警卫匆匆走了进来。

"叶老,小姐,有蔡老的消息了!"

叶振天顿时精神一振,"什么?有他消息了?他人在哪里?"

警卫激动道:"没有见着他的人,不过外面有个叫陈玄的,自称是蔡老的师父。"

"蔡老的师父?"

叶振天脸上闪过疑惑,自己和蔡天傲交往多年,何曾听他说过,他有个师父了?

而且,就算是他有师父,他自己都年近九十,他师父不应该早已入土了?

"快请他进来!"

陈玄在警卫的带领下,进入了叶家别墅。

看到一身休闲运动装,年轻俊秀的陈玄,叶振天眉头皱得更紧。

"小兄弟,请问蔡老的师父呢?"

陈玄淡道:"我就是。"

"什么?!"

叶振天皱着的眉,陡然填满滔天怒火,"小兄弟,这种玩笑可不好笑,再在这里闹事,我就让警卫把你轰出去了!"

也不怪叶振天发飙,要是个鹤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者这么自称,都有几分可信度,可一个二十岁左右少年,突然跳出来说是当世医仙的师父,开什么国际玩笑?

对此,陈玄心头没有任何波澜,摊了摊手,道:"我可没那兴趣,我只是替我徒弟完成他的遗愿罢了,你们信不信与我何干。"

"什么?你说蔡天傲死了?!"

叶振天震惊无比!

陈玄拿出了蔡天傲留下的信,看到信封上的字迹,叶振天整个的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浑然没有了精气神。

他自己的字迹,还能不认得?

这封信,就是自己亲笔,那老家伙要是收到了这封信,不可能不来江南市的。而现在书信到了,他的人却是不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天意,天意啊!天要亡我叶振天啊!"

叶振天声线凄凉,叶凝霜心若刀绞,挽着叶振天的胳膊,哭红了眸:"爷爷,您别这样,我们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霜儿,爷爷不是怕死,爷爷只是,舍不得你啊!"

"爷爷……"

其实爷孙俩都知道,除了寄予希望的蔡老,目前这世上能够救叶振天的,只有苏家。

至于陈玄,俩人根本就没相信他说的话。

然而对于苏家的野心,以及他们所要的条件,叶振天就算是死,也不可能答应。

爷孙俩抱成一团,泣不成声。

陈玄瞧着这爷孙俩,清了清嗓子,道:"我说老家伙,再过几天你就满八十五岁,活得算久的了,你还嫌不够?"

众人,皆是色变!

叶振天也是皱紧了眉头!

叶振天是谁?

华夏川蜀军区名将,饶是退役了资料也极为保密,就连年龄都只有家里人知道,他是如何得知?

然而真正让他们色变的,是那句"还嫌不够"!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已经该死了!

叶凝霜玉面寒霜,娇声呵斥:"警卫,把这个人给我轰出去!"

瞬间,四个荷枪实弹的军装警卫,迅速冲了进来,将陈玄赶着往外走!

"真要赶我走?不要我救你爷爷了?"陈玄问道。

"滚!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叶凝霜怒不可遏,爷爷是她最尊敬的人,哪能容得别人羞辱?

陈玄起了几分玩笑之心,盯着叶凝霜,努努嘴道:"我这一走,就算是你以身相许,那我也不一定救你爷爷了。"

"滚!!!"

陈玄无辜的摇了摇头,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小蔡啊,不是为师的不帮你,人家不要为师给他治病,可怜了你的一片好心。"

转眼,陈玄已经在警卫的驱赶下,到了门外。

"寒窜骨,冰入血,寒毒攻心,老家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祝你好运!"

陈玄的声音,已然渐行渐远。

然而别墅内的叶振天几人听到之后,身体皆是一震!

如果说年龄是巧合的话,这病症,他又是如何得知?

莫非,他真的懂医?!

叶振天深陷的瞳孔,像是注入了光芒一般,猛然间焕发生机,"管家,快,快把人给我请回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