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07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二小姐?二小姐?哎哟,这可怎么是好,浑身滚烫呢。"一个焦灼的声音响起,而后忽然又惊慌的叫起来,"夫人!"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掉到池塘里去!你们几个也太不当心了!"一个严厉却有些柔弱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越发的近了。

李晓婉只觉得浑身发热,脑袋还晕乎乎的,不对啊,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真切的感觉?

手指好像也能动,只是浑身软绵绵的,她幽幽睁开眼,想支撑着坐起,可是脑袋昏昏沉沉,"哎呀,二小姐醒啦。"

李晓婉这才清明了视线,周围一切都那样熟悉,这里明明是她的闺房,搀扶着她的正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小茜,娘亲焦急的站在床边看着她。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相信,原来自己没有死,而是重生回到了五年前!她才十五岁的时候!

真是天不不负红颜。过了那么多年,物是人非,她不敢相信,却也不得不信。

五年前,李晓婉的爷爷还是朝廷忠臣,威风凛凛的骠骑大将军,她爹是长房长子,她自然也是备受宠爱的嫡女。

只是一年后,爷爷就因病过世了,她爹承袭将军位,跟着上了战场,却传闻死在战场上,尸骨无存。

从此以后李晓婉这一支的日子便大不如从前。直到两年后,她爹……

"大夫人,老夫人遣老奴过来请二小姐过去。"李晓婉还陷在回忆里,耳畔突想起一道阴冷的女音。

"这……"守在李晓婉床边的李家长房大夫人阮笙见到来人,顿变得为难起来,"罗妈妈,婉儿她跌落鱼塘,这会子还在发着烧,您看……"

"大夫人,今天乃是老夫人检查各位小姐课业的日子,各房的小姐皆到了,就等着二小姐呢。若不是二小姐课业又未完成,故意找大夫人来打幌子?"都不等阮笙话说完,来人声音陡然拔高,夹杂着咄咄逼人的气势。

房间里的动静闹的李晓婉缓过来,她抬起眼皮望过去,朝着阮笙努了努唇:"娘,女儿没事。"

听到李晓婉的声音,阮笙反而怔了怔,人也僵在原地。倒是罗妈妈先回过神,朝李晓婉走来,"既然二小姐没事,那就请二小姐随老奴前去,莫让老夫人等急了。"

李晓婉抬了下手,示意小茜将自己扶起来,向罗妈妈颔了颔首,"有劳罗妈妈走这一趟,请罗妈妈先回去回了奶奶,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我换件衣裳就过去。"

"也好,那老奴就告退了。"斜睨李晓婉一眼,罗妈妈神色不卑不亢,总算退出李晓婉的房里。

送走罗妈妈,阮笙才是反应过来,扑到李晓婉跟前,将她搂入怀中,"婉儿,你刚刚喊我什么?"话尚未说完,她却已红了眼眶。

见阮笙如此,李晓婉心如刀割。

"娘!"李晓婉忍下心酸,看着阮笙挤出一缕浅笑。

阮笙出身寒微,只是边城的一个教书先生之女,却阴差阳错救下因打仗受伤的李承暄。两人生了情愫,李承暄向阮家求娶阮笙,还将阮笙带回京城李家。

可李家高门大户,一直瞧不起阮笙的出身。李家老夫人更是,一开始就不同意阮笙入门,无奈李承暄非阮笙不娶。

因此阮笙入门后,李老夫人从未给过她好脸色。特别是在她生下幼子李墨轩后,老夫人将李墨轩从娘胎里带来的隐疾全怪罪在阮笙身上,越发的不待见她。

而前世的李晓婉为了讨好老夫人,在李柒月等人的教唆下,根本不把她当娘,甚至在她生前都没喊过她"娘"。

"婉儿!"阮笙再也忍不住,上来搂着李晓婉落下泪水。

她一直都知道,老夫人不待见她,生怕老夫人也不待见李晓婉,在老夫人提出将李晓婉养在跟前时,她不敢去抗争。所以李晓婉不跟她亲,她即便心疼,也从来不怨。

"娘,是女儿不孝。"前世的种种,还在李晓婉脑海中挥之不去。特别是清风阁的那场大火,阮笙为救她葬身火海,更让她悔了一生。

她爹李承暄乃是荀国骠骑大将军李彧与原配夫人蒋氏的长子,她是李承暄的嫡长女,自然备受宠爱。

李老夫人蒋氏素来不喜欢阮笙,所以在李晓婉幼时就抱到膝下养着,因此李晓婉跟阮笙并不亲。

加上李柒月等人的挑唆,还有李墨轩生下来就有隐疾,阮笙忙着为李墨轩续命,且有老夫人阻挠,阮笙难免对李晓婉少了照顾。让李晓婉误以为,阮笙偏心弟弟,不要她了。

直到清风阁大火,阮笙为救她,葬身火海。她才醒悟过来,却已为时已晚。

想起这些,李晓婉漆黑的眸底划过寒芒,心里已然在一笔一划的勾勒出李柒月的名字,"李柒月。"

没错,清风阁的大火,就是李柒月放的。

"婉儿?"阮笙端凝着李晓婉脸上风云变幻的神色,微微蹙眉,轻唤她一声。

李晓婉回过神,将满心的仇恨压下,换成浅浅的笑容,"娘,我记得您曾临摹过墨大家的一副《西施浣纱图》,可否借我一用?"

旁的事情,她还能晚些跟阮笙说,如今她得下应对眼下的事情。

李老夫人虽然待李晓婉不差,却也是极其严格的,她请了京城最好的夫子,来教导李家各房嫡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并且每个月她都会亲自布下课业,让各房嫡女完成,然后下个月初八,她亲自检查。

而今天正好是初八,上个月老夫人布下的课业,就是画一幅仕女图。

前世,李晓婉被李柒月哄着,并不专心学习,琴棋书画无一精通。常常装病躲避老夫人的检查,但装的多了,老夫人也瞧出端倪。

就在昨日,她正为课业的事情急的焦头烂额,李柒月给她出法子,让她跳入鱼塘让自己真病。她居然傻傻的,果真跳入鱼塘中。

她记得,老夫人没有因她病就逃过课业,而是减低难度,让她拿出平日所做的字画。结果,从她房里搜出来的字画皆是不堪入目,也让她从此失去老夫人欢心。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