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罗嬷嬷领着婢女们,在闵夫人及老太太跟前,展开李晓婉的画作。

"这,这是《西施浣纱图》?"闵夫人仿佛惊呆了,惊呼出声。

李晓婉顺势走到堂前,朝着闵夫人跟李老夫人,轻身作揖,"回夫人话,正是《西施浣纱图》。小女不才,临摹了墨少千墨大家的名作,还请夫人莫要见笑。"

《西施浣纱图》乃是书画界泰斗墨少千的成名作,据说墨少千做出此画时才十三岁,是根据他梦中光景所作。此画以细匀的淡墨线绘成,画面清雅秀润,画里的西施纤弱文静。远处有山水做托,近处有溪水倒映。可谓是将山水丹青跟仕女图,合二为一。

没有极高的造诣,是根本画不出来的。

"不不不,孩子,你画的太好了。我幼年是曾见过墨大家的真迹,你这幅《西施浣纱图》,足以以假乱真了。"不等李晓婉话说完,闵夫人张口打断她。

"夫人过奖了。"李晓婉慌忙低下头,不敢去应闵夫人的夸奖。

李老夫人在旁边看的真真的,满是岁月痕迹的面容,也蹙了些许笑意。从闵夫人的神色里头,她看的出来,闵夫人是真的欣赏李晓婉这画。

看到大家都在夸赞李晓婉,李婉雪可是不干了。平日里,都是由李晓婉给她垫底。今日,李晓婉居然占了鳌头,还是在南宫夜这样的人物跟前。

李婉雪哪里能服气,当即喊出声:"祖母,李晓婉这画定然不是她自己画的。平日里,她便是画只小猫小狗也不像,何况是这《西施浣纱图》。她肯定是找人代画,然后蒙骗祖母跟夫人的。"

李老夫人的脸色骤然冷下来,斜睨李婉雪后,看向李晓婉,"晓婉,婉雪所言可是真的?"

而旁边的闵夫人在听到李婉雪的话后,也是满脸的震惊跟可惜。

"祖母,孙女没有,这画当真是孙女画的。"李晓婉"噗通"一下跪在李老夫人跟前,露出满脸的委屈,红了眼眶。

"哼,李晓婉你休想狡辩,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你有多大本事我们还能不知。这墨大家的画作只怕你见都没见过,又是从何临摹的?"李婉雪自不能容李晓婉辩解,步步紧逼。

蒋清霜瞅紧机会,也上前来火上加油,"晓婉呀,三婶明白你的心思,你是想得到祖母的夸奖。可是孩子,你这般弄虚作假是不对的。祖母特地请来夫子教导你们姊妹,最要紧的是你们的性情,你如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岂不是伤祖母的心。"

别看蒋清霜这话是在安慰李晓婉,实则是将李晓婉定了罪。

李晓婉自然知晓蒋清霜的用心,吸了吸鼻子,咬唇轻声道:"我没有,这画当真是我画的,还请祖母信我。我娘素来敬佩墨大家,爹爹为了娘寻来墨大家的《西施浣纱图》。"

"那又如何,那也不能证明这就是自己画的。"不等李晓婉说完,李婉雪打断她。

看着场面热闹起来,李柒月缓缓踱步出来,走到李晓婉身边,将她扶起来,"我相信二妹妹,不如,就请二妹妹当场作画一幅。如此一来,不就能一辩真假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