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砰!

秦城东区,夜皇KTV包厢内!

"小子,就你一个入赘的废物,也敢非礼我刘彪的女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个纹着猎豹的男子,一脚踹在林云的身上道。

"我没有,是你的女人喝醉了,倒在我身上的!"

林云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道。

今天是他们后勤部门的聚会,中途一个人喝醉想吐,就陪着他去洗手间。

没想到在回去的时候,一个喝醉的女人过来,就倒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口,就变成了他非礼。

"还给我狡辩?要是你不动手,我的女人会说你非礼?现在让你老婆送一百万过来,否则砍断你的手!"刘彪面色一狠,一脚踩在林云的脑袋道。

"你们别太过分了!"

林云忍着疼痛,怒声道。

要不是他师父留在他体内的力量,还没有彻底打通武脉,不能随便动手,根本不可能被打在地上。

"过分?你还没有见过更过分的。等下你那个漂亮老婆过来,我给你来一场现场直播!"刘彪狞笑道。

旁边的混混听到这话,一个个大笑起来。

"彪哥,听说那苏若雪是个冰山美人,要给她下点猛烈的药,这样玩起来才舒服!"

"你们找死!"

林云双眼血红道。

此时整个人愤怒杀意,想要这种事情不发生,只能强行动用他师父给他的力量了。

然而这一强行动用,那力量突然一个颤动,向着武脉疯狂冲击而去。

下一秒,原本堵塞的武脉,瞬间被打通。

林云对于这一幕,整个人一惊,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打通了武脉。

这么一来,他就可以放心出手了。

还有以前的仇,他也有希望报了。

两年前,他大哥的车祸,绝对不是什么意外。

还有他被逐出燕京林家,都是被人给设计的。

不管是哪一个,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找死?呵呵,你有这个能耐吗?现在就先打断你一只手!"刘彪不屑一声,从旁边的混混手中接过一根铁棍。

呼!

然后面色一狠,向着林云的手臂,就是狠狠的挥打而出。

旁边的混混,嘴角狞笑,好像已经看到了林云断手惨叫的样子。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快速伸出,将那铁棍给牢牢抓在了那里。

见到这,脸上的笑容一僵。

"断我一只手?那我就断你一只脚!"

林云手一个用力,将那铁棍直接夺了过来。

然后不等刘彪有所反应,就一个狠狠的挥打而出。

咔嚓!

下一秒,一声脆响,响彻整个包厢。

刘彪感受到断腿的剧痛,整个人大声惨叫而出。

紧接着身形一个不稳,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彪哥!"

旁边的混混,看到刘彪倒下,连忙过去搀扶道。

"真当我是好惹的吗?"

林云从地上起来,将铁棍丢在一旁道。

"上,都给我上,我要将他变成残废!"

刘彪面目狰狞,整个人怒吼道。

一个废物,居然也敢打断他一只脚。

"就凭他们这些人,可还没有这个本事!"

林云淡淡的声音,充满十足霸气道。

"找死!"

那些混混见自己被林云轻视了,就一个个露出狠色,向着林云快速出拳。

虽然刚才的一幕,让他们有些心悸,但他们可是有五个人,不信还打不过他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这林云居然那么自大,将铁棍给丢了。

"想我死?你们还不配!"

林云不屑一声,就双手一个伸出,将最前面的两个拳头给抓在半空。

然后右脚一抬,狠狠踢在第三个混混的身上。

砰!

这一踢,整个人犹如人肉炮弹一般,重重的撞在身后墙壁之上。

一时间,整个包厢都震动了一下。

对于这一幕,剩下的两个混混,心中一个慌张,将自己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但这一停,林云又快速踢出。

下一秒,一个个混混,在刘彪双眼的注视下,从旁边倒飞而过,然后重重的撞在墙壁之上。

"现在就剩下你了!"

林云活动了一下脖子,对着刘彪说道。

"林云,我可是暴哥的人,你打了我们,今天别想安然离开这里!"刘彪面色狰狞,恶狠狠道。

"暴哥?我管你是谁的人,今天坑到我的头上来,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林云脚一抬,狠狠踹在刘彪的身上。

砰!

而那刘彪,跟那些混混一样,都倒飞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

然后一个滑落,整个人痛苦的躺在地上。

"我这个人有仇必报,你踢我一脚,我也踢你一脚。你踩我一脚,我也踩你一脚!"林云走过去,踩在刘彪的脑袋道。

之前非礼的事情,绝对是这刘彪指使的,无非是看他好欺负,想要来坑他的钱。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刘彪双眼血红,怒吼咆哮道。

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打了,更不用说被人踩在脚下。

"我等着你!"

林云霸气一声,向着包厢门口走去。

可他刚走出一步,被推了进来。

下一秒,一个黄毛青年出现在林云的视线之中。

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身材高挑,但神色冰冷的女子,正是他的老婆苏若雪。

另一个是高个帅气的青年。

林云看到苏若雪出现在这里,整个人一震,因为他可没有打电话让她过来送钱。

这么看来,应该是之前他陪去洗手间的那个人,给苏若雪打了电话。

至于那高个青年,他不认识,不是他们公司部门的人。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个富二代。

"快给我去叫暴哥!"

刘彪看到门口的黄毛青年,连忙大声喊叫道。

黄毛青年愣了一下,连忙转身快速离开。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在刘彪他们都躺在地上,要快点去告诉暴哥。

"林云,这是怎么回事?"

苏若雪对于这一幕,整个人疑惑道。

之前公司的人打电话给她,说林云非礼别人,被一个大哥抓去打了。

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

另外让她不解的是,什么林云这么厉害了?

"他见我好欺负,就找了人来诬陷我,然后想要我打电话给你,让你送一百万过来!"林云解释道。

"你确定你好欺负?不会是非礼别人,想要耍赖吧!"高个青年出声疑惑道。

苏若雪对于这一点,也疑惑的看着林云。

"我用了一点特殊手段,另外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云冷声道。

因为这个高个青年的话,有些咄咄逼人,而且想要苏若雪误会他。

"我没有什么意思,毕竟现在躺在地上的不是你,而是他们!另外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少阳,是若雪的高中同学。现在就是想要看看她的老公,是不是那种值得托付的人。"高个青年解释道。

说道这话,眼中一丝傲然,向着林云看去。

要不是之前去了国外,绝对不会让一个废物,得到苏若雪。

林云没有再说话,而是双眼跟这柳少阳对视了起来。

因为从这些话中,可以听得出来,这柳少阳喜欢苏若雪。

只是现在被他给得到了,心中不服气,想要找事。

苏若雪感觉林云没有这个胆子,不想事情闹大,就对着地上的刘彪道:"你们的医药费,我双倍给你们,这件事情能不能就这样算了?"

"动了我的女人,还打伤了我,想要这样算了,你在做梦!等下暴哥过来,我要将他打成一个残废!"刘彪狰狞怒吼道。

他这个人,也同样是有仇必报。

虽然这件事情是别人出钱让他这么做的,但现在,他被打断脚,还被踩在脚下,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