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丁南起初红光满面,没多久全身剧烈颤抖,双眼泛白,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卢大师,怎么回事,我爸这是怎么了!"丁胜急道。

卢大师自知闯了大祸,如果不及时纠正,一旦丁南死了,他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了。

他现在很后悔,丁胜竟然隐瞒去过宋家的事,否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上门治病的。

连燕京宋家都不看的病,他根本就不可能治好。

卢大师此刻骑虎难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颤抖着拔出第八根银针。

"大师,您又拔错了!"宋离提醒道。

卢大师那里还听的进去,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依次把所有的银针全部拔掉。

宋离看在眼里,心中不住的叹气。

这就是所谓的大师,中医界的泰斗,竟然连最基本的封穴拔针的手法都不会。

果不其然,银针一除,丁南抖的更厉害,眼角和鼻孔开始渗出血迹,场面十分骇人。

"卢大师,你到底行不行,我花钱是请你来治病的,不是让你把我爸治死的。"丁胜吼道。

卢大师慌了神,他搞不清楚原因,只能硬着头皮上。

忙的手心手背全是汗,丁南的状态却更差了,脸色发黑,口吐白沫,眼看着离死不远了。

"小伙子,要不,你来试试!"卢大师实在没办法,只能把目光投向宋离。

"卢大师,您可是燕京中医界的泰斗,连您都束手无策,我这个骗子肯定不行,我看,还是准备后事吧。"宋离笑道。

丁胜全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卢大师靠不住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宋离。

这人明知道宋家不肯医治,还敢上门治病,不是职业骗子,就是有真才实学的高人。

横竖都不行了,不如赌一把。

"宋先生,刚才得罪了,既然您是我弟弟请回来的,还请您不计前嫌,救我父亲一命。"

丁胜拉下面子,语气明显软化。

"是啊,宋离,别玩了,赶紧出手吧。"丁亮也急道。

宋离噢了一声,拿过一根银针,看都没看,以极快的手法对准丁南的天池穴扎了下去。

一针下去,丁南立即止血,状态也逐渐稳定下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卢大师看的目瞪口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不是没想过扎天池穴,但拿捏不准力道,一个不好,丁南就会提前去见阎王。

宋离搬过一张板凳,翘起二郎腿。

"大少爷,血止住了,我们来谈谈条件吧。"

"有点本事,是我看走眼了,只要你能治好我爸的病,你只管开个价。"丁胜回道。

"我不要钱,我就一个要求,把华西广场的项目交给丁亮负责,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丁胜很诧异,这个没用的废物弟弟,竟然想要华西广场项目的控制权。

他有些犹豫,但比起父亲的命,华西广场根本不算什么,况且都是自家兄弟,谁来负责都是一样的。

"好,不用考虑了,我答应你。"

"爽快!"

宋离不再拖延时间,向卢大师借了九根银针,同时扎向丁南胸前的九处大穴。

卢大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医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九针齐下的手法。

就算是燕京宋家,能做到九针齐下的也没几个。

这样一等一的人才,竟然只是个保安,实在是太屈才了。

其实宋离留了一手,想要彻底根治,必须扎十二针。

他故意只扎十针,一来是为了将来以此控制丁家,二来也是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卢大师,我没说错吧,八针不够,不过你也很厉害,开药的事就交给你了。"

卢大师颇为意外,宋离挺大度的,还给自己开药赚钱的机会。

"宋医生青年英才,医术高超,妙手回春,将来定是中医界的顶梁之柱,国之栋梁,佩服,佩服!"卢大师说道。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宋离很是受用,没白送人情给卢大师。

"好了,我还要回去上班,就不打扰各位了!"

宋离说走就走,丁亮连忙跟过去送他。

"宋离,你真绝了,什么狗屁大师,眼睛都看直了。"

丁亮哈哈大笑,神清气爽。

"这算什么,二少爷,你答应我的事,不会食言吧。"

"不会,你说吧,有什么要求!"丁亮回道。

"第一,华西广场的项目,建材方面交给智强建材的周沐雪来做,不许用第二家公司,第二,我手头有点紧,你看着给我卡里打点钱,第三,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我的事。"

"好,合作愉快!"

丁亮还以为什么要求,没想到这么简单,一口答应。

一小时后。

宋离骑着电动车,急匆匆的回到门卫室。

同事刘全一看到他,喊道:"宋离,你跑哪儿去了,周总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来查过三次了,怕是要开除你了。"

宋离哦了一声,不以为然。

比起他送周沐雪的大礼,开除这种小事不值一提。

不过周沐雪也未免太小题大做,就算自己翘班,也没必要三番两次的过来查岗。

"你是宋离吧,你真的在这里啊!"就在这时,一名面容清秀的女孩走进保卫室。

宋离认得这个女孩,正是昨天一起面试的姚娜。

"你是姚娜吧,怎么,来看我的笑话!"宋离回道。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听罗主管说你当了保安,所以过来看看,以你的才华,当保安太委屈了。"

"工作被你抢了,我来都来了,先干着吧。"宋离翘着二郎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周总会选我,要不,我请你吃饭吧,时间地点随便你挑。"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谁知不远处又走来一道人影,一脸严肃的神情。

来人正是周沐雪,这是她第四次查岗。

姚娜看到周沐雪过来,喊了一声周总,急匆匆的跑开。

倒是宋离不为所动,依然懒洋洋的。

"宋离,你总算来了,离岗也不请假,我们这里不养闲人,到我办公室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周沐雪说完就走,看上去很生气。

宋离不已为然,哼着小曲跟过去。

周沐雪回到坐位,很不满的看着宋离,一言不发。

宋离关上门,解释道:"老婆,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电动车有点问题,送去维修了。"

"谁问你电动车的事了,你和姚娜怎么回事,说什么呢,才见过几面,聊的挺开心的嘛!"

宋离愣住了,听这语气,怎么有点儿吃醋的意思。

"老婆,我能不能理解为,你看到我和别的女人聊天,吃醋了,我可先说好了,在加五百,我可以不和姚娜来往。"

"滚,少给自己脸上贴金,谁会吃你的醋。"

周沐雪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爷爷出院了,大伯说晚上在海天大酒店摆了酒席,热闹一下,扫一扫晦气,让我们千万不要迟到。"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到老爷子了。"

"这样吧,你下午别上班了,我转你二千,去准备个像样点的礼物,我们直接在海天大酒店碰头,你可以滚了。"

宋离噢了一声,乐呵呵的离开办公室。

周沐雪却是长叹一声,想着晚上免不了又要被家里亲戚嘲笑,心中不免有些烦躁。

晚上六点,海天大酒店。

周沐雪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到宋离过来,依然是骑着电动车,手里拎着保温罐一样的东西。

"宋离,这就是你准备的礼物?"周沐雪问道。

"是啊,花了我一下午的时间。"宋离应道。

看着廉价的保温罐,她就知道会这样,这家伙就没干过一件漂亮事。

不用想,二千肯定又被他私吞了。

现在去换礼物肯定来不及,只好先进去再说。

两人走进包厢,家里亲戚已经来了不少,一个个交头接耳,显得十分的热闹。

不少人对着周沐雪和宋离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在偷笑什么,很快就有一名身材肥硕的男人走了过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