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丁亮做梦都渴望权力,但是有他大哥这座大山挡着,他这辈子都看不到希望。

今天宋离突然上门,还说能帮自己掌握权力,这和天上掉馅饼没什么区别。

他希望宋离没有说谎,但他更怕宋离是个骗子。

"上个月1号,你们兄弟带着你爸去找燕京宋家看病,吃了闭门羹,以他目前的状况,估计最多还能撑三个月。"

丁亮惊的说不出话来,眼中满是不解的神色。

关于老爸生病的事,外界暂时还不知道,尤其是去找燕京宋家的事,更是只有他和他哥两人知道。

"宋离,你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想不想知道,以你们丁家和宋家的交情,为什么还会吃闭门羹。"宋离笑道。

"你知道原因?"

"很简单,你爸病情极其特殊,需要十二银针刺穴的手法才行,很可惜,三年前,宋家就已经没人会了。"

"你是燕京宋家的人?"丁亮不敢相信的看着宋离。

"二少爷,翻身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你这辈子就只能躲在办公室和秘书卿卿我我了。"

丁亮起初还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宋离,但他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就算被骗,也没什么好失去的。

"好,成交!"

一小时后,洛城丁家。

丁亮急匆匆的带着宋离走进老爸卧室,却发现大哥丁胜竟然也在家,床前还坐着一名老中医。

丁南气色很差,眼睛半开半合,手上打着吊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老中医正在查看他的情况,眉头紧锁。

"丁亮,你不好好上班,带个保安跑回来干什么。"

一个是中医大师,一个是保安,丁亮又有点怕他哥,还真不敢开口说他也是带人来治病的。

"大少爷,这么巧,你也带人来治病了,我也是二少爷请回来替老爷看病的。"宋离主动喊道。

丁胜以为自己听错了,特意看了丁亮一眼,见他没有反驳,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请一个保安回来治病,这不是瞎胡闹嘛。

"丁亮,你也二十好几的人了,骗子的话也信,他要是懂治病,还当什么保安,赶紧出去,不要影响卢大师。"

丁胜很不满,要不是亲兄弟,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哥,他不是骗子,他也懂中医的,要不,让他试试。"丁亮小声辩解道。

"蠢货,你是猪嘛,中医是随便什么人都会的嘛,让你多读点书,你就是不听,脑子里整天不知道想什么。"

丁亮被骂的气势全无,低着头不敢回话。

"大少爷,你也太武断了,你不能因为我是保安,就认定我不懂中医,未免太小瞧人了。"宋离说道。

"就算懂又如何,难道你还能比燕京的卢大师厉害,他是中医界的领军人物,你连他都不认识,还学什么中医。"

丁胜很不客气,在他看来,宋离就是来骗钱的。

"大少爷,不如这样吧,我来都来了,万一卢大师治不好,不妨让我试一试呗。"

"哥,我也是想为爸出一点力,就让他多待一会吧,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治不好不收钱的。"

丁胜并不想留下宋离,但想到丁亮也是一片孝心,总算是勉强点了点头,默许宋离留下。

众人不再说话,把目光投向卢大师,只见他把丁南衣服解开,露出胸膛,又从包里拿出八根银针。

"少了,八根不够。"宋离叹道。

卢大师听到宋离的话,回头看了他一眼。

"小伙子,你懂什么,丁总身体阴虚,气血不畅,五行紊乱,八根已经是他能承受的极限。"

丁亮怕宋离乱说话,轻轻推了一下,小声道:"宋离,你到底懂不懂中医,我可全都靠你了。"

"信我,八根绝对不够,看着吧。"

卢大师冷哼了一声,左手在丁南胸膛摸了一圈。

按住其中一处穴道,右手银针扎了下去。

"重了!"宋离叹道。

卢大师眉头一皱,没有理会宋离,继续探查穴道,又是一根银针扎了下去。

"轻了!"宋离又道。

卢大师忍无可忍,回头道:"小伙子,我行医数十年,下手轻重难道还分不清,你一知半解,能不能安静点。"

这个宋离三番两次打断卢大师,分明就是捣乱。

丁胜也有些不耐烦,厉声道:"闭嘴,不要影响卢大师。"

"好,好,我不懂,卢大师,您继续吧。"

宋离很无奈,这种拙劣的手法,究竟是怎么混上大师的,只怕连宋家熬药的药童都不如。

卢大师继续发力,又连续找了四处穴道。

这几针倒是没什么问题,宋离也没有继续说话。

很快卢大师到了第七针,只见他按住左胸的一处穴位,又是猛的一针扎了下去。

"错了,不能扎这个穴道。"宋离又开口道。

"小伙子,你眼力不行,水平不够,又不清楚情况,能不能别打扰我,我几十年的临床经验,我怎么可能扎错针。"

话音落下,丁南突然剧烈的咳了几声,面色红润不少。

"爸有反应了,卢大师,还是你厉害,西医束手无策,您只用了七针,不愧是中医泰斗。"丁胜兴奋的喊道。

"这不算什么,在下一针,丁先生就能起床了,小伙子,你不是说我这一针扎错了,你倒是说说,错在那里。"

卢大师不无得意的说。

"对,对,是我才疏学浅,卢大师,您继续。"

丁亮此刻却慌了神。

宋离一顿乱说,没一句准头,这要是卢大师治好老爸,他不仅翻身无望,免不了被大哥一顿数落。

他有些埋怨的看着宋离,感觉自己被骗了。

"二少爷,别慌,这老头手法真不行,最后一针,必出大乱,到时候你就看我的吧。"

宋离小声安慰道。

片刻之后,卢大师认准最后一个穴位,拿出银针,对准谭中穴的位置扎进去。

"哎,又重了。"宋离说道。

"你给我闭嘴吧,故意捣乱,影响卢大师施针,丁亮,这就是你找来的所谓的中医,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丁胜怒火中烧,破口大骂。

丁亮吓的魂飞魄散,一句话也不敢说。

就在这时,病床上的丁南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红光面满,看样子似乎恢复正常。

"成了,丁总,你父亲已经没事了,只要继续服用我配制的中药,不出三个月就能痊愈,至于费用......"

"没问题,三十万,我下午就让人汇给您。"

卢大师很满意这个价格,他看了宋离一眼,冷笑道:"小伙子,中医是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坑蒙拐骗的,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多了,中医才越来越不被国人接受。"

"卢大师,你这三十万也太好赚了,你就这么自信,确认已经治好了丁总的病。"宋离反问道。

"小伙子,你还别不服,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是中医院的主任医师,而你只是个保安,学了一点皮毛,就敢出来招摇撞骗,像你这种人,就该送到公安局去。"

"卢大师,您误会了,我服气的很,您不愧是中医界的泰斗,像您这种把人往死里治的医术,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小伙子,你什么意思?"卢大师明显有些动气。

"卢大师,不知你和燕京宋家比起来如何?"宋离问道。

"你居然还懂燕京宋家,不错,那是一等一的中医世家,传承千年,我是自愧不如。"

卢大师还算诚实,没有吹牛。

"那你可知道,宋家曾经拒绝看病,把丁家赶走的事。"宋离笑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卢大师听的冷汗直流,一扫刚才的得意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