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轰隆!"

晴空万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惊雷。

瞬息便乌云密布,然后大雨,犹如瓢泼一般下。

这条没有排水口的小巷,瞬时积攒了不少的雨水,变成了小溪,哗啦啦的向着地势稍矮的巷尾流去。

巷尾处,有一个衣着褴褛,脏兮兮的男人。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那被大雨淋得满是泥泞的墙。他的身边,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白酒瓶。

瓶上的标签,写着老白干。

"秦轩!秦轩!"

一个穿着橘黄色环卫工装,全身淋得湿透,头发已经花白的大叔,扶起了那个喝得烂醉的家伙。

他是秦轩的爹,秦国强。

"喝喝喝!一天就知道喝!"

秦国强习惯性的抱怨。

对于这个儿子,他已经死心了。

秦轩每天都喝酒,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

每一次见他这样,秦国强都想心一横,不再管他,让他醉死街头。

但是,他毕竟是秦轩的爹啊!

儿子再混账,那也是亲生的。

除了抱怨几句,骂他两声,释放一下内心里的愤怒与绝望,秦国强什么都做不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秦轩有点儿懵。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秦轩不是仙界的轩帝,正跟八大仙皇在九龙山大战吗?

自己好像中了诡计,被那八个臭不要脸的家伙,推下了无回深渊。

无回深渊,有去无回。

就算是秦轩这位在仙界屠尽万神,诛遍千仙的仙帝,落入无回深渊,也得死!

自己难道没死?

自己的帝魂,逃出了那无回深渊,附到了一个跟自己同名的凡人身上?

帝魂尚在,仙身可塑!

重塑了仙身,才能重回仙界,找那八个阴险的家伙报仇。

自己回不了仙界,但八大仙皇,他们是下得了凡届的。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帝魂尚存,必然会下到凡届来对自己斩草除根。

如今,只能暂且隐藏在这副凡人的躯壳之下,待用《九天玄卷》重塑了仙身,再做他图。

秦国强拖着东倒西歪,犹如死狗一般的秦轩回了老屋。

他儿子秦轩,已经醉死了,不然被打落仙界的轩帝的帝魂,也不会附到秦轩的身上。

此时,帝魂与秦轩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融合。

这一片是棚户区,是渝都的贫民窟。

秦家这三间不足五十平的小屋,就算在贫民窟里,也是最烂的。

刮风的时候,那稀牙露缝的墙壁,不管风从东南西北那边来,四面都能漏。

下雨的时候,从客厅到卧室,密密麻麻,一步一个接水的盆。

客厅里,有个穿着职业套裙,长得很好看的女人,端端的坐在腿上缠了好几层胶布的椅子上。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约莫三四岁大,穿着公主裙,犹如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小女孩。

那女人端着一个小碗,里面盛的是皮蛋瘦肉粥,她正用小勺,一口一口的喂那小女孩吃饭。

"哇……"

秦国强一拖着秦轩进门,那小女孩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然后赶紧往那女人的怀里钻。

"妈妈我怕。"

一看到秦轩,那女人的俏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冷若寒冰。

她紧紧的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对着秦轩嚷道。

"带他回来干什么?让他醉死在外面多好!每天都喝成这个样子,喝死了算了,免得回来耍酒疯,让可可害怕!"

"可可是谁?"秦轩问。

"呵!"

女人发出了一声冷笑,一脸鄙视的道。

"喝得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知道了,你怎么不喝死在外面啊?"

"你是我老婆?"

轩帝既然借用了这个秦轩的身体,自然得借着酒劲儿,搞清楚他家里的情况。

"我不是你老婆,我是宋惜!"

那女人冷若寒冰的瞪着秦轩,道。

"若不是因为可可,我不会踏入你们家半步。"

说完,那个叫宋惜的女人,一把抱起了可可。拿起鞋柜上的雨伞,就要往外走。

"外面这么大的雨。"

秦国强想要挽留。

"屋里的雨也不小。"宋惜的语气很冷。

"可可是我孙女啊!何况她爸还在,你这么把她抱走不好吧?"

"她爸?她没有爸!只有我这个妈!你还是先管好你这连人渣都不如的儿子吧!看看你们秦家,外面下雨哗啦啦,屋里下得稀拉拉。就这环境,适合可可居住吗?从今天开始,可可住我那儿。"

宋惜抱着可可,头也不回的就开往外走。

在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可可突然晕了过去,还流起了鼻血。

"可可!可可你别吓妈妈!"

宋惜的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她抱着可可,飞奔了出去。

"哎……"

秦国强长叹了一口气。

他还闭了一下眼,脸上满是绝望。

"快去叫车啊!"

秦国强丢下了秦轩,一瘸一拐的跑出了门。

这时秦轩才发现,自己这个身体的爹,腿是瘸的。

帝魂与秦轩的身体,融合得差不多了。

秦轩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动了,他自然也跟了出去。

可可现在是自己的女儿,她生病了,当爹的必须得跟去看看啊!那个叫宋惜的女人,肯定是自己老婆。

只不过,从她对自己那绝望的眼神来看,多半已经是前妻了。

这身体之前的主人,太废了。

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老婆,还有这么一个比洋娃娃还可爱的女儿,却成天去烂酒,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在秦轩正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之前那个秦轩的时候,秦国强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宋惜抱着可可坐进了后排,秦国强坐进了副驾驶。

秦轩赶紧小跑了过去,赶在宋惜关车门之前,挤了进去。

"滚下去!"

宋惜一脸嫌弃。

"他毕竟是可可的爹,万一可可,让他多陪她一会儿吧!"

秦国强红着眼睛,用哀求的语气说。

宋惜不再说话,只是一抽一抽的在那里抹眼泪。

"可可得的什么病?"秦轩问。

"什么病?你还配当爹吗?半年前医生建议骨髓移植,就只有你配型成功了。当时答应得好好的,不管付出再大的代价,你都要救可可。结果呢,为了不卖房子筹手术费,从那以后,你天天烂酒,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故意把自己的身体搞垮,就是为了不给可可做骨髓移植手术。"

宋惜越说越气,气得呜呜的在那里哭。

"要是可可做了手术,就不会这样了。你不配当爹,你连人渣都不如。"

以轩帝的脾气,就算是在仙界,都没有谁敢如此骂他。

连人渣都不如!

骂得够狠!

不过轩帝觉得,骂得没毛病,该骂!

这身体之前的主人,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为了不卖那破房子,连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都不顾,真是没人性,真是连人渣都不如!

秦轩不吭声,他越看宋惜,越觉得这女人长得好看。

她怀里抱着的可可,也是越看越可爱。

这么好看的前妻,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追回来?

这么可爱的女儿,可不能死了,必须得救回来。

需要骨髓移植,那是得的白血病。

这个病,用人类掌握的医疗技术,就算做了骨髓移植,也只能多活几年,并不能痊愈。

不过,现在的秦轩,可是轩帝!

轩帝随便弄颗仙丹,于凡人,都是能起死回生的。

最大的问题是,这不是在仙界,是在凡届。

现在的地球,因为人类的各种作,钢筋水泥,污水废物,还搞出了雾霾,已是千疮百痍。

这样的环境,很难找到炼丹需要的药材。

《九天玄卷》里的玄天针法,可以给可可续命。

只是,普通的银针,根本就承受不住。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