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姜州,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

甲壳虫车内,刘奕瑾面色泛白,有些无奈。

在她身旁,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男人,好看是好看,唯一可惜的是,男人目光呆滞,像一个……傻子。

看着傻乎乎的姜州,刘奕瑾一声叹息,眼眶泪水打转:"姜州,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回来了,我……终究逃不过命运,终究要嫁给李家的大少爷。"

刘奕瑾下车,打开副驾驶车门,把姜州扯了下来。

她心情有些沉重,哪怕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傻子,还是用心的为他整理衣服。

"姜州,以后,你要好好活下去啊……再也不见。"

刘奕瑾逃命似的上车,一脚油门踩下,将那个"傻子"丢在了旷野郊区。

姜州呆滞着,浑浑噩噩的向前走着,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他那空洞的双眸中骤然闪过一抹光亮,整个人顿时变得神采奕奕。

"长生千百载,一睡二十年,这世界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好快啊……"

姜州轻声呢喃,用两个月了解现在的世界,差不多够了。

他眸光闪烁,望着甲壳虫驶去的方向,不由得轻笑出来:"傻丫头,我姜州从不欠人恩情,你照顾我两个月,我就帮你一把吧。"

--

因为刚哭过一场,刘奕瑾显得格外的憔悴。

刘母张少芬见了,很是不悦,埋怨道:"你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当初我就不同意你跟那个傻子在一起,现在呢?怎么样?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我看你怎么跟李少爷交代。"

"知道了。"刘奕瑾无精打采,随意应付了一句,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

两个月前,她被坏人绑架,险些被侮辱。

关键时刻,是如英雄一般的姜州神人天降,打倒了坏人,成功的将她解救出来。

当时,她满心欢喜,不顾父母阻反对,拼死和姜州领了结婚证。

结果,没过两天,原本正常人一样的姜州变成了一个傻子,哪怕跑遍了整个青城所有的医院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无奈之下,她只好把姜州送走。

令人想不到的是,前面两次,哪怕她把姜州送到陌生的地方,他仍旧可以安然无事的走回来。

所以这一次,她下了狠心,把姜州送到了百公里以外的郊区。

"你不要回来了,我们之间,不过是有缘无分……愿你安好。"

刘奕瑾收敛情绪,恰好门铃声响起,她努力的笑着,跑过去开门。

"奕瑾,晚上好。"

门外是一个年轻人,背头透亮,帅气逼人,声音更是温柔体贴:"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李少快请进。"刘奕瑾抬手。

"奕瑾,我们认识好几年了,不要这么客气,叫我名字就好了。"

"好的,李杰少爷。"

"好的,奕瑾小姐。"

李杰轻轻拍了拍刘奕瑾的后背,迎向了张少芬:"阿姨好,这是我给您买的阿胶,您没事的时候可以尝尝,保证是好东西。"

张少芬笑的合不拢嘴:"哎呀,李少啊,您来就来呗,还带什么礼物呢,快坐,坐!奕瑾,你先招呼李少,妈再去做两个菜。"

过了一会,刘父刘敦打开了门。

李杰迎了上去,忙不迭的从包里掏出一个鸡缸杯,笑道:"叔叔好,您看看这个,是否称您心意。"

刘敦神情肃穆,带上老花镜,审视半天,哎呀一声,道:"李少,这……怕不是明代的古董吧?据传明代成化皇帝御用的酒杯啊……"

李杰深知刘敦喜好古董,并没有隐藏,直接道:"伯父,您玩笑了,这个呢,算是仿品,可却是清代的仿品哦。"

"嗯,不错。"

刘敦给出评价。

这也算是他试探李杰的一个环节。

世人皆知,真正的明代鸡缸杯可是拍卖出近三个亿,哪怕李家有钱,这种超级古董也不是李家能买得起的。

一时间,他对这个未来的女婿好感增进了不少。

至少,这个李少,还是挺实在的,并没有拿假货糊弄自己。

那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李杰,他也能稍稍放心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且陌生的声音响起:"小家伙,拿假货糊弄老人家,好意思吗?"

一瞬间,房间寂静如死。

蹬蹬。

正在厨房炒菜的张少芬冲了出来,看着站在门口处的姜州,两眼睁大,又是愤怒又不可置信。

这傻子……不是被送走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若是让李杰知道这个事,非得跟他们刘家翻脸不可。

当即,她冷声一喝,道:"哪里来的傻子,竟然敢私闯民宅,抓紧滚,要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刘奕瑾偷偷瞥了姜州一眼,装作没事人一样,给理李杰倒茶。

而刘敦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同样默不作声,却是恶狠狠的瞪了刘奕瑾一眼,很是不满。

李杰有些诧异,转过头来,笑呵呵的望向看起来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姜州,问道:"你叫谁小家伙呢?"

"我……"

姜州为之一顿,转移话题道:"我说你送的鸡缸杯是假的。"

李杰吓了一跳,这里面的猫腻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他故作镇定问道:"证据呢?"

"没有证据。"

"哈哈哈。"

李杰大笑,放松下来,原本他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本事,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既然鸡缸杯没有问题,他也就不怕了,冷笑着问道:"小子,你是哪里来了?竟然敢在此大放厥词。"

"我是她丈夫。"姜州指了指刘奕瑾,坐了下来。

嘶!

房间再次寂静,便是李杰也一脸懵逼的样子。

张少芬心下一惊,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冲了过去,用铲子指着姜州,十足的泼妇样子:"傻子,你不要乱说,抓紧给我滚出去,要不然一铲子敲死你。"

"阿姨,我不傻,不信您看。"

姜州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物件,摆放在茶几上,赫然是一本结婚证。

这一下,张少芬彻底老实了,面色变了又变,瘫坐在沙发之上。

李杰直勾勾的看着姜州,神色阴晴不定。

过了大概两分钟,张少芬像认命似的,解释道:"李少,这件事情,都是我家奕瑾不好,您也知道,她性子刚烈,前段时间竟然跟这小子领了结婚证,不过您放心,他们两个从未同房过。"

李杰笑着点头,道:"好了,阿姨,我知道了,您不用担心,我还是喜欢奕瑾的。"

"啊……"

张少芬瞬间由悲转喜,忙道:"能得到您的喜爱,那是奕瑾的福分。"

接着,她面色阴沉,看着姜州道:"小子,既然你不是傻子,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就你这幅穷鬼的样子,哪一点配得上我家奕瑾,还不快滚?"

"好的,阿姨,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要说一件事。"

姜州不急不慢,指着那鸡缸杯道:"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这个东西,就是假的。"

"为什么呢?"刘敦问了一嘴,他自然知道东西不是真的,可好歹也是清代的,价值不菲。

"就是,小子,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今天就休想走出这个门。"

李杰目光阴狠。

刘奕瑾和姜州假结婚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同样也知道这两个人并没有住在一起,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姜州说这鸡缸杯是假的,无异于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毕竟是第一次拜访刘家人,若是送了假货,刘敦会怎么想?

会不会觉得他李杰抠门狡猾?

这时,姜州叹了口气,摇头道:"很简单,因为这东西跟我见过的,不一样。"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