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老爷,求求您入赘苏家,和我孙女结婚吧,她就在门外等着了。"

"我苏家伺候了您两百年,如今家族衰败,倘若您不肯答应,苏家好几代积累下来的心血,不出五年就会彻底没落。"

"我知道以您的身份和我家孙女结婚,入赘确实是十分屈尊,但我已经没有办法,苏家那些后辈,全部都是酒肉饭囊,除了您之外,难以重振苏家。"

"我就剩下,这最后两个月的命了。"

一名杵着拐杖的白发老人,身体虚弱不堪,患有严重的病症,浑浊的眼睛充斥着乞求,开口说话的同时,极其不合常理的,跪在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面前。

"小钧,钱财身外物,死了才好,我想死都死不了呢,你知不知道活了五千年,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青年面貌清秀,年纪轻轻,神态却十分不同,透露出浓浓的沧桑感。

老人全名苏万钧,赫然是东陵一带,二流家族的家主。

在整个东陵市,苏万钧那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出了名的铁骨铮铮,偏偏一反常态跪在青年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

"老爷,您青春永驻,从古代活到了现代,用过数不清的身份,碰到过不知多少事情,我这心态哪里能比得过您,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苏家将来彻底倒塌。"苏万钧流泪满面,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苏万钧每隔七天,都会单独上山,数十年来风雨无阻,只为了侍奉眼前的这名青年,陈风!

没有人比苏万钧更清楚陈风的来历,这可是活了整整五千岁的人!

苏家先祖,早年间就是机缘巧合下,碰见陈风并且常年侍奉,才得到了陈风的眷顾,成为了曾经盛极一时的大世家。

只是后来由于时代变迁,苏家如今也面临衰败的危机,从数十年前的江省三大世家之一,逐渐龟缩到东陵市,成了个二流家族。

之所以不断衰败,就是因为陈风在七十年前,突然厌倦,跑到山上来隐居了。

七十年的岁月,当年认识陈风的那些苏家亲戚,一个个早就死光了,现在唯独就剩下苏万钧一个,而且只剩下两个月的命。

为了重振苏家昔日的辉煌,苏万钧扛着一身重病,拼了老命的爬到山上来,还亲自将他的孙女苏筱静一块带来,请求陈风入赘苏家,施展援手。

"算来,我已经将近有七十年没有下山了,虽然外面的世界,偶尔从你的嘴里也能了解一些,但是你应该很清楚,苏家作为第九个侍奉我的仆人家族,没有任何财富权力是可以永远延续下去的,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陈风掐指一算,却是摇头拒绝。

"江省天家,这些年对我们苏家各种打击,现在都沦落到二流家族这个份上了,天家还不愿意放过我们,如果老爷不亲自出山,我这条命就算是死了,也不甘心啊,况且苏家世世代代伺候老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老爷出山,以苏家女婿的名义,接手苏家。"苏万钧老眼湿润,直接弯腰磕头。

"小钧,自从你父亲死后,你就一直伺候着我,几十年来准时上山,确实也是劳苦功高,既然你这么诚心的求我,那么看在情分上,我就勉为其难的,下山帮你一次吧,毕竟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后辈。"陈风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对亲近的人做不到铁石心肠。

五千年了,时间让陈风明白,财富和权力毫无意义,只有真情才是最为可贵。

长生不死,在别人看来是梦寐以求。

但对于经历过这些的陈风来说,却是一种痛苦煎熬的无底洞。

在这漫长的时光里,陈风算不清他用过多少身份,结果不管用什么方式,他都死不了,足迹更是踏遍了大江南北,想要解开长生不死的秘密,最后却始终没有得到答案,才隐居在深山老林里。

前几次苏万钧上山,说到现在的社会变化很大,科技非常发达,指不定能够通过医学手段,找到他长生不死的原因,所以才动了下山的心。

"谢谢老爷,我这就带您见我孙女去,不过由于您的身份问题,待会见面之后,难免要委屈老爷,还请老爷体谅。"苏万钧喜形于色,马上又笑得跟个孩子似的,连忙擦干净眼泪和鼻涕,捡起拐杖,嬉皮笑脸的起身。

门外。

苏筱静整个人都愣了,视线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周围全是荒草遍布的山林,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深夜可能有虎狼出没。

而眼前的这间深山破房,坐落在山腰上,门前的石头还有着斑斑血迹,以及几根残余的骨头,令人匪夷所思。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住这种地方,爷爷每隔七天,就是来这里?"苏筱静穿着整洁的职业装,脑子都有点发懵。

旁边苏筱静的父母,苏国栋和高玉兰,更是满脸嫌弃的样子。

"老爷子来这里之前,明明跟我们说过,是给你安排个对象,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少爷呢,结果带我们来这荒山野岭上?"苏国栋嘴角抽搐,连带着左脸的大黑痣,也紧跟着颤动,严重怀疑老爷子是不是痴呆犯浑。

"这里面住的,该不会是野人吧?怎么门前还有血迹和骨头,我们家筱静,长得这么漂亮,不知道多少人追求,老爷子在跟我们开什么玩笑。"高玉兰指了指,恨不得马上离开。

"老婆,我也不清楚啊。"苏国栋苦恼的摸了摸地中海。

"你个窝囊废,我嫁给你真是倒了大霉,你在苏家不得势也就算了,现在老爷子还这么偏心,给咱女儿随便乱安排婚事,这不是纯粹想赶我们离开苏家吗?"高玉兰双手抱胸,气得胸脯起伏。

苏国栋咽了口唾沫,不敢顶嘴,妥妥的妻管严。

"爷爷他不会真这么对我们吧?"苏筱静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

"怎么不可能?你爸什么能力,咱娘俩还不清楚吗?而且医院都说过了,老爷子只能撑最后两个月,本来身体就差得要命,现在还硬是要来这里,怎么拦都拦不住,我真想不通,这里难道还有黄金不成?我看除了一堆吃剩的骨头,什么都没有。"高玉兰一脸不满的说道。

"也许,爷爷有别的意思呢?"苏筱静抬眼看向的破房子,自从她懂事开始,就知道老爷子每隔七天,必然单独出门一趟,并且从来不让人跟着,几十年来风雨无阻。

苏家内部的亲戚,全部都在猜测,老爷子肯定藏着有金库!

毕竟苏家在以前,好歹也曾经富甲一方,是江省的三大世家之一,虽然现在没落成这样,但家族上上下下,还是认为老爷子藏有底蕴。

"有个屁的意思,我看老爷子就是糊涂了,我现在就怕遗嘱上面,没有咱们的名字。"高玉兰低声骂道,势利的神态像极了泼妇。

苏国栋在旁边站着,不敢反驳半句,甚至也赞同这个说法。

高玉兰还想再骂,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就闭上了嘴。

只见苏万钧笑容满面的杵着拐杖出来,连着气色都红润不少,说道:"筱静,爷爷都帮你安排妥了,明天你就跟陈风去领证,在两个月之内完婚。"

说完,陈风从后面紧跟着出来。

一头留到后腰,长到打结的黑发,再加上洗得发黄的外衣,看起来像是上世纪的,宛如土包子野人一般的打扮,看得高玉兰和苏国栋,顿时瞪大了眼睛。

"老爷子,您这是疯了吧,这算哪门子婚事?"高玉兰急眼道。

"就是啊,您这分明是给筱静,找了个野人,还是纯的那种,这头发都快长虱子了!"苏国栋差点闪了舌头。

苏筱静如遭雷击,一点都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问道:"爷爷,您该不会说真的吧?"

"就是说真的,陈风从今天开始,入赘我们苏家,有他在苏家,苏家以后肯定不会没落,说不定还能重回辉煌。"苏万钧欣喜若狂的样子。

落到高玉兰和苏国栋的眼里,立刻觉得这是真疯了!

"你让我跟他结婚?"苏筱静难以置信,神色委屈的说道。

"筱静,你千万不要小看,陈风那可是非常厉害的,你跟他结婚之后,肯定不会后悔。"苏万钧装作长辈的模样,拍了拍陈风的肩膀,其实整个人小心翼翼的,论年纪,苏家先祖都没有陈风大!

再加上苏万钧从小伺候,耳濡目染,是最了解陈风本事的人。

一个长生不死五千年,曾经帮秦始皇统一六国,替李世民夺得天下,甚至亲自当过开朝皇帝,积累过数之不尽的财富和巅峰的权力,这种人会没有能耐?

"老爷子,我不同意,这太荒唐了,传出去我们苏家,还怎么见人?"高玉兰忍不住反驳,这和她想象的富家女婿,压根是两个样子,如果让陈风来做女婿的话,那她的脸算是丢光了,一个野人能有什么本事,以后她在亲戚朋友面前,也别想抬得起头来。

"不同意也得同意。"苏万钧斩钉截铁的说道,在整个苏家上下,有着不容置否的地位。

高玉兰没胆子顶嘴,只能不甘心的咬了咬牙,一脸嫌弃的打量起陈风来,越看越窝火。

苏国栋一阵汗颜,他平时就是个没用的软蛋,高玉兰都不敢吭声了,他哪里还有胆子。

"这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吗?长得不错。"陈风赞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苏万钧的孙女,长得那么出众,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但也只是赞赏。

"现在的老婆?难道他还结过婚?"苏筱静动容的问道。

"咳咳咳,没有没有,筱静你就放心吧,爷爷的眼光肯定没错的。"苏万钧干咳几声强行掩饰尴尬,心想孙女你就知足吧,他当年亲自做皇帝的时候,那可是后宫佳丽三千,能跟陈风结婚,是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能被陈风称赞一句不错,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

"陈风,以后我这孙女就交给你了,有你在苏家,我就一切安心了。"苏万钧暗暗挤眉弄眼。

"谢谢老爷子,我一定好好待她。"陈风默契的配合了一下,寻思着在山上待了这么多年,也确实该出去走走了,看能否找到原因,再顺便完成答应苏家的事情。

苏筱静苦笑一声,她居然要嫁给一个野人,对于这种安排无能为力,纵然她再怎么样不甘心,有说不出来的排斥感,也不得不听苏万钧的安排。

长辈之命,媒妁之言。

这是苏家的规矩,年轻后辈没有拒绝的权力!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