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苏家大院。

一群苏家亲戚,围绕在长桌四周,表情极为古怪。

"这是真的?"

"老爷子从山上带回来了一个野人?"

"这野人要入赘苏家,和苏筱静结婚?"

伴随着亲戚之间的议论,整个家族会议上,顿时哄堂大笑。

苏筱静轻咬朱唇,整个人如坐针毡,纤细的双手在桌底下,死死的揪着衣角,根本不敢直视其他人的目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高玉兰气得脸都成了猪肝色,忍不住拍桌而起,骂道:"你们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待会老爷子来了,我肯定全力推掉。"

"没错,筱静怎么能嫁给这种人,老爷子这是糊涂了。"苏国栋紧跟着起身,要不是有高玉兰带头,他是不敢先开口的。

"弟妹,我看这桩婚事不错,老爷子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可能犯糊涂呢,况且老爷子的病,你们又不是不清楚,你们该不会在这时候,还要气他吧?那是不孝!"苏国财皮笑肉不笑的起身,心头一阵暗爽。

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带了个生面孔回家,扬言这将是苏家的入赘女婿!

遗嘱的事情,还没有正式公开呢,老爷子过世之后,遗产肯定是要有人来继承的。

照现在这阵势来看,老爷子毫无疑问是在偏袒他苏国财,在这个节骨眼上,变相的在逼苏国栋一家三口,脱离苏家!

到时候这整个苏家,还不是全到了他手里?

"大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不就是想逼我们离开苏家吗?你想都别想。"高玉兰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不离开苏家的话,就只能顺从老爷子的安排,让苏筱静跟那个人结婚,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待会老爷子带人过来,我当面给他说说,毕竟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筱静的大伯,她的终身大事,我也相当紧张呢。"苏国财装腔作势的开口。

"对对对,我爸说得对,待会我顺便就让对方,下个聘礼什么的。"苏明运讥笑道。

父子二人,一唱一和。

周围的苏家亲戚,更是笑得前仰后翻。

高玉兰气得肺都快炸了,没法反驳半句,只好忍气吞声的坐下,没好气的瞪了苏国栋一眼,低声骂道:"姓苏的,你看看你在苏家,一点地位都没有,连个帮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我看老爷子这次就是纯心想赶我们走。"

"可咱们也不能走,不然以后怎么办?我看只能委曲求全,听老爷子的安排。"苏国栋拉耸着脑袋。

"一说到那个野人我就来气,筱静那么好的底子,在外面这么多的人在追她,嫁给那个野人真是亏大了,我真不明白老爷子是怎么想的。"高玉兰瘪了瘪嘴的埋怨道。

苏筱静低着头,精致细腻的面孔,透露着浓浓的委屈,眼眸逐渐湿润起来。

如果说老爷子的安排,是个正常人的话,就算她没有办法拒绝,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先慢慢相处。

但现在这压根就不是个正常人,是真的野人一个!

就在这时。

苏万钧从外面进来。

亲戚们的桌上议论,立即全部闭嘴停住,齐齐起身迎接。

而在苏万钧的身后,果然跟着一个头发打结的野人!

一看到这野人的外表特征,苏国财父子不由相视一眼,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得意,只觉得将来的苏家财产,必然要落到他们父子手里。

"哎呀,原来这就是国栋的女婿。"苏国财故作欢喜。

"虽然头发长了点,衣服破旧了些,但人长得还是相当不错的嘛,算是一表人才了。"苏明运附和道。

苏国栋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高玉兰有种想掀桌的冲动,但是在老爷子面前,她没有这个胆量。

这些年来,由于苏国栋没本事,不断的遭受排挤,整个苏家里面,苏国财父子是最得势的,连累到苏筱静在苏家公司,都根本不受重用,但好在生活还算安稳,哪怕没什么存款。

尤其是在这种关头,敢在老爷子面前耍泼,那就是真的不孝,会被苏国财父子抓住把柄的,到时候就别想着能有甜头吃!

苏国栋再窝囊再没用,那也是苏家的人,遗嘱上怎么也应该,能分点财产吧?

高玉兰想了想,大不了先委屈委屈苏筱静,等老家伙死了之后,再跟这个野人离婚!

很快的。

苏万钧坐在了桌上主位,特意安排陈风在旁边坐着,脸上喜色依旧。

陈风扫视四周环境一圈,不禁摇了摇头。

七十年前,他还没有上山隐居的时候,苏家富甲一方,盛极一时。

没想到转眼之间,苏家竟然落魄到这种程度,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古董都看不见,倒是有不少的赝品假货,用来充当门面。

察觉到陈风摇头的动作,苏万钧顿觉得自惭形秽。

苏家以前确实是极为风光,但由于陈风隐居之后,得罪了江省天家,经过长年的打压针对,过得是一日不如一日。

苏万钧也是个要脸的人,之前一直瞒着陈风没说,直到近期去医院检查身体,查出肝癌扩散到了晚期,只剩下最后两个月左右的命,为了保全苏家,才不得不请陈风出山。

不过陈风既然到了这里,就说明苏家有救了,苏万钧还是相当高兴的。

虽然陈风早就看淡了财富权力,但不代表陈风没有本事,没有财富了!

于是,苏万钧压了压手,抑制住四周的吵杂,说道:"这位就是陈风,是我一位老朋友的孙子,将来他也是我们苏家的一员,我希望你们能把他,当成自己家人一样来对待。"

这个身份,是刚才进来之前,苏万钧和陈风商量好的。

连着新的身份证,苏万钧都早已经通过花钱走关系,帮陈风准备妥当了。

"既然是老爷子的安排,那我想这里面肯定有您的深意,刚才弟妹都说了,同意这件婚事,我这边也表示全力支持啊。"苏国财装模作样的笑道。

苏筱静缓缓抬头,看了眼陈风的外表,神色更加委屈,指甲陷进了手心。

陈风对视过去,冲苏筱静笑了笑。

苏筱静屈辱的撇过头去,心想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那么从现在开始,咱都是自己人了,明人不说暗话,结婚也得按照规矩来办,不知道陈风你打算给什么聘礼?多少彩礼?"苏明运阴阳怪气的开口,内心一顿幸灾乐祸。

听到聘礼彩礼,高玉兰后槽牙都快要碎了,嫌弃到了极点。

一个山上来的野人,能有个什么钱?就跟个乡巴佬似的。

我家漂亮女儿,本应该是嫁入豪门才对的!

苏国栋面色铁青,还是讲不出半句话来,寻思着摊上这么个女婿,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没错,规矩还是要照办的,聘金彩礼一样都不能少。"

"最起码...市区一套房子吧?"

"再配上一台五十万的车,勉勉强强。"

看着高玉兰一家的表情,苏国财死憋着没笑出来,内心暗叫痛快过瘾,说道:"老爷子,筱静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们苏家年轻后辈里面最漂亮的,这陈风打算出多少?"

"你们弄错了,陈风是入赘到我们苏家,所以是不需要出聘金彩礼的。"苏万钧忽然语出惊人,还格外认真的强调起来。

听了这话,苏明运忍俊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笑?"苏万钧把眼一瞪。

"老爷子,我这是替筱静开心呢,哎呀,筱静总算要嫁出去了。"苏明运真想找个地方,痛快的大笑出来,但在老爷子面前,不能太放肆。

"这件事情,我双手双脚赞成。"苏国财满脸得意,已经认定了老爷子是打算把财产都交给他,否则怎么会这样做?

高玉兰被气得手发抖。

苏国栋更是面如土色,一点面子都没有。

"我..."苏筱静彻底绝望了。

"不,虽然是入赘,但还是要意思意思的,该给的还是要给。"陈风突然扬起手来。

"陈风你这..."苏万钧哪敢接受,陈风愿意亲自下山入赘帮他,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结果苏万钧话没讲完,就被苏国财直接插断:"你说得没错,意思意思应该的,不知道陈风你打算,怎么个意思法?不过你就算掏不出钱来,我们也不会为难你的,你年轻人也别太逞强。"

只见陈风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条玉牌吊坠,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说道:"就拿这个当聘礼吧。"

"让我看看。"苏国财不懂装懂,急忙拿过来看,见上面纹龙画虎的,虽然认不出年代来历,但还是故意嘲讽的开口:"哎呀,这玉牌吊坠,我一看就是个宝贝,估计能在市区里面,买十套房呢!"

"何止十套,起码二十套,这就是古董啊。"苏明运添油加醋的说道。

四周的苏家亲戚,忍着笑意,憋得脸色通红。

一个野人,哪来的什么古董?纯粹是苏国财父子,故意这么一说的而已。

"苏国财,你不要太过分了。"高玉兰血压都上来了。

"我过分什么了我?你怎么能不知好歹呢,这可是价值千金的古董,人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了,我倒想问问你们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忤逆老爷子?"苏国财义愤填膺的反驳道。

苏筱静见状,恨不得立刻逃离现场。

唯独苏万钧,眼睛直盯着那玉牌吊坠,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赫然是陈风随身携带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子玉牌!!!

是皇帝的东西啊!

这个天子玉牌,拿到古董市场去鉴定,别说是二十套市区房子,估计有钱都买不到,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当然,这只是陈风的冰山一角罢了。

苏家亲戚一直在私底下怀疑,他苏万钧藏有金库,这个猜测的的确确没错,确实是有金库,但那不是他的金库,而是陈风的金库,他没有任何权利去擅自使用,也不敢。

能跟陈风比拼财力的,在这个世界上,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可即使这只是冰山一角,也同样贵重得无法想象,陈风说送就送,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苏万钧实在是受宠若惊。

苏万钧侧头看了看陈风,整个人惊疑不定。

陈风没有吭声,只是笑着淡淡点头,白得一个老婆,应该的,而且仅仅是聘礼罢了。

"筱静,完事把陈风接到你们家里去,以后他就跟你们一起住了。"苏万钧欣喜道。

"他怎么可以跟我们一起住?这不还没结婚吗?"高玉兰一时间难以接受,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万万不想家里多个野人住着,邻居都得笑话死。

苏筱静欲言又止,这会儿没她说话的份。

"聘礼都下了,还不让人家进门,弟妹你可真有意思,你耳朵是没听清楚老爷子的话吗?或者你当老爷子是透明的?"苏国财故作不悦,将玉石吊坠从桌上推到了高玉兰面前,暗道苏国栋是个废物,现在这个陈风估计也是个废物,一个没见识的野人,能有什么本事?

"原来你们没一起住,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带我去你们家瞧瞧。"陈风站起了身,一副不以为意的淡定样子。

高玉兰快气疯了,暗骂陈风没皮没脸,养了二十多年的漂亮女儿,现在算是白瞎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