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住宾馆有总统套房,普通标间之分,坐飞机也有头等舱和经济舱的差别。人有高低贵贱,更分三六九等。赵定书,难道你真的相信人人平等这样的鬼话?"

"人一出生开始就是注定不平等的,有人打娘胎里出来就能穿金戴银,开豪车,戴名表,初入上流场所。而你这样的,就算拼尽了所有的努力,你也只能挣扎在社会最底层,如同烂泥一般,根本连别人的背影都追不上。"

"赵定书,难道你真的要我说的更直白,你才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唐城国际,唐城最著名的餐厅,出入者非富即贵。

位于大厅边缘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赵定书费尽心思布置好了一切,只是此刻单膝跪地的他却脸色惨白,在女友凌潇潇语重心长的话音中狼狈的像条野狗。

他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礼盒。

其中放着的是赵定书整整两月不眠不休,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才攒下八千元买下的钻石项链,但此刻,那闪烁着瑰丽荧光的珠宝却如同是舞台上供人取乐的小丑,发出尖酸刻薄的嘲笑。

"潇潇,你不是说只要我买来这条钻石项链,你就愿意和我继续下去,直到结婚吗?"

赵定书深吸了一口气,涩声道。

他抬眼看着眼前这个倨傲的高抬着眉眼的女孩,似乎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个他曾信誓旦旦引以为能够执手一声的女孩会如此的绝情。

"结婚?赵定书,你别天真了。"

凌潇潇嗤笑一声,随手将手中的坤包放在桌面上。

赵定书眼中那原本熟悉的俏脸,却写满无比陌生的感觉。

"难道你真以为我凌潇潇会因为一串廉价的钻石项链就和你在一起?还是说你觉得你真的能配得上我?赵定书,莫非你一定要我说的如此直白你才甘心?"

"我和你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八千块的钻石,连我一个包的价格都比不上。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和朋友打的一个赌罢了。"

凌潇潇鄙夷的说着。

她涂抹着精致指甲油的手指放在桌面上的坤包上,上头DIOR的字样闪闪刺目。

这是今年上市的DIOR最新款坤包。

据凌潇潇说,单单这一件价值就超过六万。

……

"哈哈哈,太搞笑了,赵定书还真以为自己能抱得美人归呢,简直是痴心妄想啊。"

"要是我,就立马找一块豆腐去装死算了。一个八千块的破钻石项链也想追求潇潇,门当户对懂不懂。谁不知道凌潇潇已经是咱们陈哥的女人,只有赵定书现在还是这么天真。"

"谁说不是?我看呐,他就是一辈子打工的命,他拼命打工了两个月,还抵不上陈哥从手指缝里露出来的三瓜俩枣。"

阵阵哄笑从不远处的角落里传来。

几个和赵定书模样相仿的青年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

赵定书艰涩的转过头,却让对方爆发出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来。

他们都是凌潇潇的同学好友,也正是他们热情的要帮赵定书布置,想要看到的就是这以赵定书情感为赌注的闹剧,自然无比畅快。

那些嘲笑如同是利剑一般轻易的刺穿了赵定书所有的防备跟骄傲。

他仰着头,看着身前如同女王一般高高在上,肆意玩弄感情的女友,赵定书心中仿若撕裂一般疼痛。他是第一次付出情感,却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

"钱,真的那么重要?"

赵定书扁了扁嘴唇,他直视着凌潇潇的俏脸,眼瞳中的意味难明。

"当然重要!你一个癞蛤蟆怎么知道钱的妙处?"

一声清脆的响指。

随后,一个身高一米八,穿着一身得体阿玛尼西装的英俊青年走了过来。

他大手肆无忌惮的揽在凌潇潇的腰间上,这青年美美的在凌潇潇的俏脸上吸允了一口,鼻孔高抬,写满颐指气使的味道。

"赵定书,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潇潇会看上你这个癞蛤蟆不成?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调查过你,你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出身不好,靠着救济金才勉强考入了唐城大学。不得不说,你成绩还算优秀,但大学可不是高中,成绩不是第一位的。什么知识能改变命运的鬼话,就是在放屁。"

"你知道我这身衣服多少钱吗?你知道LV的包包,DIOR的香水有多贵吗?就你这样的还想追潇潇,你凭什么跟我比?别做梦了。"

陈志辉指着身上动辄数万的阿玛尼西装,如同上帝在愚弄一个卑微的小丑。

赵定书吸了吸鼻子,他沉默的站起身来扭头走进卫生间。

"赵定书,你别急着走啊。"

一个好事者哈哈大笑,一把就要拉住赵定书的肩膀。

"我只是想去洗洗脸,顺便想想我的努力是否抵不过金钱的妙处。"

好事者一怔,旋即大笑,如同看到乞丐落荒而逃。

耳后传来放肆的讥笑。

"我……"

"还真是愚蠢的可笑啊。"

赵定书将冷水扑在自己脸上,任凭透凉的冰水刺激着皮肤的感官。他直视着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平静的脸上竟渐渐的浮现起一抹病态的潮红来。

他天真的以为付出真心就能得到回报。

他天真的以为这社会凭努力就能有所收获。

他认为爱情不该建立在金钱至上。

他认为大学无比美好,而不是一个只知道炫耀财富的名利场。

但赵定书错了。

错的离谱,错的可笑。

大学是社会的缩影,所谓的象牙塔不过是最低劣的试炼。

赵定书早就该明白低调入学的他如何能够一眼就被已然成为系花的凌潇潇青睐?他更清楚,自己再努力也无法达到他曾经拥有过的高度。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还真是恰如其分呐。

半晌,赵定书才感慨了自己的天真。

他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老掉牙的山寨职能手机,自水果机兴起,水果产品层出不穷,早已没有人使用这样老掉牙的型号手机。

但赵定书却咧了咧嘴,随手拨出了一个不存于通讯录中的11位号码。

"我错了!错的离谱!"

一声轻叹。

"知错就好。付出不一定得到真心,也可能唤来绿茶。体验生活,没什么坏处。我赵万里的儿子,岂是普通人能配得上,你迟早要继承老子的金融帝国。"

随后,话筒中清晰的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大吃一惊。

赵万里。

华国第一首富,常年雄霸福布斯财富榜第一位。

身价,万亿!

赵定书听着老爹的训斥,默不作声。

待挂断了电话。

'叮,权限开通,华夏银行卡,卡号……可用金额,1000000000元。透支额度:无上限。'

一声短信应声而来。

赵定书沉默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提示,苦涩的嘴角弯起。

谁又能想到,一个为了唤回女友回心转意,不惜24个小时打工连轴转的土鳖穷酸会是当今华夏第一首富的唯一继承人。

当初,他赵定书,整个华夏顶尖的超级富二代会隐姓埋名,在父亲赵万里苦口婆心的,断绝了一切经济来源,只想好好的享受美好大学生活。

但攀比的名利场,给予了赵定书狠狠一记重拳,让他彻底认清了现实。

"我当初信誓旦旦的在父亲面前保证,用努力一样会过的很好,没想到不过三年,我还是灰头土脸,只能认怂继承父亲的万亿家产。"

"有点幼稚啊。"

随即。

赵定书拳头紧握,再抬头,眸光如电。

大步踏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