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02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我没事!"

夏青艰难的抓着扶手,心有余悸的说道,她也没有想到这个车子会忽然那么剧烈的漂移,幸好抓着扶手,她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不过夏青看向了陈枫的时候,才发现陈枫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似乎正在看着自己的胸前。

夏青疑惑的低头,看了一眼之后,她的脸色立刻通红了起来,双手连忙遮挡住了胸口。

因为她发现自己胸前的领口衣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脱落了。

"我什么都没看到,"陈枫说着便是下了车,转身向着之前翻车的那边走了过去。

显然,这些车辆的行动是有人安排好的,陈枫想要找个活口问一下,到底是谁指使的这次行动,毕竟苏擎苍也说了,现在盯着苏亦菲的人,非常多,不光是国内的一些势力,甚至国外的势力都会盯着苏亦菲。

一辆底朝天的黑色轿车,车门一阵晃动,一个头破血流的男子艰难的从车里爬了出来。

他要跟老板汇报任务,可是他刚爬出去不远,便是看到一双脚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是谁指使你来的?"陈枫查看了一圈,所有人都因为翻车死掉了,只有这边有动静,他才走了过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正常开车而已,"男子咬牙看着陈枫说道。

陈枫眉头一挑,阴测测的笑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你很嘴硬,是吗?"

说着陈枫蹲下了身子,看着这个男子说道:"你要是现在不说的话,你一会会很痛苦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男子咬牙看着陈枫说道,他可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招供。

"好,当年我跟韩非子一同创建法家,也曾对一些嘴硬拒不招供的人施展过刑法,不知道你能忍受何种程度的刑法呢?"陈枫淡淡的笑着说道。

男子听到了陈枫的话,立刻愣了一下,这个小子是个脑残吧,韩非子可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人,他怎么可能在那个时候对人用刑?

"看你想要对我保护的人出手,对你施断椎之刑吧!"

陈枫话音落下,手掌猛然一掌打在了男子的后背第三第四脊椎之间。

咔嚓!

脊椎断裂的声音响起,地上的男子只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从后背传来。

"说,说,我说!"

男子眼看着陈枫的第二掌要落下,连忙喊着,他可是真的不想再承受更加痛苦的感受了。

"说!"陈枫淡淡的说道。

"是阳……"

砰!

就在男子想要说出背后指使的人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直接贯穿了这个男子的脑袋。

男子应声倒下,眼中的生机缓缓流逝,彻底死掉了。

陈枫见状,立刻转头,向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不远处一颗高大的树木顶端,一个男子手持狙击枪,透过瞄准镜,看到了陈枫竟然转头看向了自己这边,那双眼睛好像直接看到了自己一般。

不可能,这可是一千五百米的距离,而且还是这么黑的深夜,不可能看到自己。

"去死吧!"

狙击手立刻拉枪上膛,瞄准陈枫的脑袋再次开出一枪,就在狙击手以为这一枪一定可以准确无误的击中陈枫的脑袋的时候,陈枫脑袋一侧,直接躲过了这一枪。

"这绝对不可能?"

狙击手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有人能躲过狙击枪的子弹,而且还那么随意。

"一定是碰巧了,碰巧了!"

狙击手的额头流淌出了一点冷汗,调整姿态,没有丝毫的犹豫,又是一枪向着陈枫的脑袋打了过去。

这次陈枫没有躲避这颗子弹,而是直接伸手抓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子弹被陈枫稳稳的抓在了手心之中,陈枫摊开手掌,一枚被捏扁的子弹静静的躺在手心之中。

这一幕,直接吓得狙击手魂不附体,整个人好像见鬼了一般瞪大了眼睛。

"他……他不是人,不是人!"

因为受到过度惊吓,狙击手一个不稳,直接从树上摔了下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无聊!"

陈枫懒得跑那么远去找狙击手,转身回到了车上。

"你没事吧?我刚才听到了枪响!"

夏青手掌捂着胸口的衣领,关切的看着陈枫问道。

"没事,对方枪法太差,根本没打倒我,"陈枫无所谓的说着。

"也对,天这么黑,"夏青微微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陈枫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司机这才开车离开了这里,向着苏亦菲的家中开了过去。

"陈先生,你怎么车技那么高超啊?"夏青想起之前那般惊险的车技,还是心有余悸。

"这个啊,因为我是最早开上车的那批人。"

"有多早啊?"

"从汽车刚诞生的时候,我就开上车了,"陈枫淡淡的说道。

刚诞生?

夏青也是高材生,自然知道汽车刚刚诞生的时候,那时候还是1886年,第一台内燃机汽车诞生。

"啊?那这样说来,你岂不是一百多岁了?"夏青惊讶的看着陈枫说道。

"你觉得呢?"陈枫笑道。

"你又在逗我开心了,"夏青知道陈枫经常开玩笑,所以这个她也当做陈枫是在开玩笑了。

不过陈枫真的没有开玩笑,当初西方工业革命引起了陈枫的注意,所以他就去往了西方,自然参与了当时最先进的汽车制造工作。

只是陈枫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所以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身份而已。

很快车子就回到了苏亦菲家的院子里,苏擎苍等人已经等在了这里。

"陈先生,您总算回来了,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就要派遣安保人员去找您了,"苏擎苍看到陈枫回来了,连忙说道。

"你觉得如果这样我就出事了,那我还有保护你孙女的资格了吗?"陈枫说道。

"陈先生教训的是,"苏擎苍连忙说着。

确实是这样,陈枫这样的人,见过的大风大浪肯定多了去的,这种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

"夏青,你衣服怎么了?他在车上对你做什么了?"

夏青跟着陈枫进来之后,苏亦菲一下子注意到了夏青衣服好像被撕开了,扣子都崩飞了。

立刻苏亦菲就把愤怒的目光看向了陈枫。

"你别乱说啊,我可什么都没做,"陈枫说道。

"胡说,你要是什么都没做,难道她衣服的扣子是自己崩开的吗?"苏亦菲冷声说道。

"苏总,就是车子太急了,所以我这个扣子才被甩开了,"夏青有点尴尬的对着苏亦菲说道,小脸通红。

苏亦菲这才知道错怪了陈枫了,不过她还是对陈枫没有什么好感,狠狠的用眼睛剜了陈枫几眼。

"苏小妞,我今天可是救了你,你不应该好好报答我一下吗?"陈枫说道。

"报你个大头鬼!"

苏亦菲说着便是拉住了夏青的手,说道:"回屋,我给你把扣子缝上。"

陈枫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是真的救了苏亦菲,之前他摸苏亦菲的屁股,就是为了把苏亦菲赶下车,让她做不会发生危险的车,可惜苏亦菲不可能理解陈枫的良苦用心的。

苏亦菲给夏青交代了一些工作,便是安排司机送夏青回去了,毕竟夏青的家比较远,所以有个司机送才会放心一些。

忙碌了一天的苏亦菲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正当苏亦菲准备换衣服洗漱的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妞,现在还这么早,就准备睡了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