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小智,爸这辈子,可能出不去了……"

"被出生入死的兄弟在背后捅了刀子,爸认了,只怪我当初不识人……"

"以后随你妈姓杨吧,别让人家知道你叫方智,更别让人知道你是方家的孩子……唉,其实也用不着我说,你是个万分聪明的孩子,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如果不是家族资产要冻结起来接受盘查,爸真希望你和你妈能带着些钱找个地方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离我远远的……爸对不起你们……"

"爸……"

一个十岁的孩子站在窗外,本来装作满脸坚强不想让父亲担心,但是毕竟年纪太小,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杨智,你居然还在睡,还不赶紧滚起来!"

阳光明媚的早上,一声爆呵随着重重的推门声响起。

"呦,怎么还哭上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少跟老娘装可怜,赶紧滚起来去做早饭,不知道今天是墨兰爷爷的生日吗,要是迟到了看我不大嘴巴子抽死你!"

杨智缓缓的从地毯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面对丈母娘李秋霜的已经快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视而不见。

倒插门进这个家已经两年了,李秋霜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还经常打他,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看了看自己枕头上的泪痕,杨智又想起了梦中父亲的脸。

杨智叠着被,妻子昨天晚上看了电视之后没关,里面正在播报早间新闻,内容上显示,国际组织盘查华夏首富方家资产,由于金额太过巨大以及设计到的世界各国的产业太多,调查时常已达十三年,今天组织再次丁家家族庄园进行地毯式的重度证据搜索……

豪华的花园,琳琅满目的古董玉器……

看着电视上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杨智不禁长叹一口气,自从父亲遭人陷害之后,父子两个已经十三年没见过了。

杨智给李秋霜两口子简单做了一顿早餐,又被李秋霜没事儿找事儿骂了一顿,也不在乎。

他偷偷从卧室床底下的鞋盒子里拿出来前两天在工地上赚的五十块钱,骑自行车去菜市场买了几斤排骨给医院的母亲送了过去。

"少爷,您来了。"

病房内,一位年过花甲的白胡子碧眼老人接过杨智手中的塑料袋,一脸慈祥的说道:"我会照顾好太太的,您就不用老往医院跑了,省的回去又挨埋怨,唉,您这么尊贵的人天天受这种委屈,上帝啊,真是……造孽~"

老人说着,不禁老泪纵横。

杨智轻轻的拍了拍老人的肩膀,"丁伯。不碍事的,倒是您自己,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赶紧回自己的国家养老吧,反正我妈植物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有护士护理饮食起居就够了。"

没想到老人听完之后激动的浑身直哆嗦,连连摆手说道:"不,不,我不能走,我作为老爷的管家,命都是他救的,服侍太太是义无反顾的事情……而且,万一哪天太太睁眼了,您又正好不在,我再不在她身边,她会觉得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了,会伤心的。"

杨智没再说什么,而是深深的向老人鞠了一躬,这一躬已经是两人身份之间他能做到的最大的礼仪,再过老人会接受不了崩溃的,就算是这,老人还是吓得不轻,赶紧丢下拐杖过来把杨智扶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这时,一个甜美清脆又有些冷漠的声音响起。

"老婆,你来啦……"

面前这美丽的身影,长相倾国倾城的美女,正是杨智的老婆姜墨兰。

老丁看见姜墨兰来了,赶紧把杨智买来的排骨藏在身后。

姜墨兰假装没看见,把买来的水果放在一边的柜子上,转头对杨智说道:"一会儿在爷爷家,当着别人的面别这么叫我!时间不早了,走吧。"

杨智点了点头。

车上,两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就算平时在家,姜墨兰也很少和杨智说话。

"这老头儿到底是谁。"

姜墨兰突然说道。

"我家国外的远方亲戚,姓贾思丁,我都叫他丁伯……"

"这些话我已经听够了……他不是个哑巴吗?"

"对。"

"可我进病房之前,远远的好像听见里面说话了。"

"我自言自语的。"

姜墨兰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想说拉倒……我在陶器店给爷爷买个个礼物,他老人家喜欢文玩瓷器,去了就说你买的。"

杨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姜墨兰把车载收音机打开了,打算听听广播旅顺一下心情,这一去到了爷爷家,自己肯定又不免因为这个窝囊废丈夫被亲戚们嘲笑。

姜墨兰看着一旁面无表情的杨智,心中又恨又后悔,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当初自己真是下错了注,要知道他这么没出息,当时还不如早点跟他离婚,反正他也没碰过自己。

"各位听众朋友们,接下来给大家播报的是午间新闻,下面是首要新闻概括……当红影视明星李小羊出轨著名歌手皮百万……

……震惊世界的华夏首富方家家族,由于常年搜索不到罪证,国际组织表示将提前解冻方家庄园内所冻结的财产,其于产业也将进行进一步的核查,名震世界的方家是否有望重出江湖……"

"方家……呵呵,要是方家真复出了,我要能成为方家的媳妇儿就好了~免得跟你天天受这窝囊气。"

这时候,杨智的手机突然受到一条短信,驾驶座上的杨智打开一看,表情突然猛烈一震,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短信上叙:手机尾号034的用户您好,艾尔丁庄园以于今日内解除查封状态,您已经恢复对艾尔丁庄园内房产、车产、五十亿现金以及所有不动产的使用权。

姜墨兰注意到了杨智的表情变化,冷哼一声道,"皱什么眉啊,怎么了,不爱听了?我说的是事实啊,反正我们空有夫妻之名……"

"墨兰。"杨智突然把车靠边停下了。

"你干什么?"

"你先开车去爷爷家吧,我突然想起来点很重要的事情,要会一趟医院,时间还来的及,我会准时出现在爷爷的生日宴会上的。"

"随便你!"

姜墨兰还以为杨智受了刺激打算奋发图强,没想到跟自己没关系!

当年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了这么个废物!

这两年自己不知道给了他找了多少份工作,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故意不努力似的,干一份黄一份,当年本以为这个人气质与众不同终有一天会出人头地,没想到他竟然自甘堕落,宁可去工地干活儿。

杨智下车后,姜墨兰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一千多块钱的景德镇陶瓷推到杨智怀里,然后坐到了驾驶位上。

"一会儿爷爷的寿宴,要敢迟到,就给我等着!还有,明天跟我去民政局。"姜墨兰说着,重重的把车门关上了,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杨智抱着瓷器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这两年让你受委屈了,不过这种日子,到头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

等杨智到了宴会现场,宴会已经马上就要开始了,屋子里热闹非凡。

姜墨兰正在跟几个堂姐聊得正开心,一见杨智来了,脸立刻掉了下来。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姜家尊贵的杨女婿嘛!"

姜墨兰的大伯姜云率先发难道。

"杨智,你不知道今天是爷爷生日吗,敢来这么晚!你他妈还知道自己在这个家的分量吗?"

姜云的儿子姜墨虎是个愣种,上来就开骂。

"快别这么说,没准儿我们的贵婿是去给爷爷准备礼物去了呢~"

"就他?烂泥一滩,能准备啥……"

"就是就是~"

果不其然,在姜云父子的带领下,亲戚们开始嘲笑针对起杨智来了。姜墨兰充耳不闻,拿着杯茶转到另一个屋子里去了。

她虽然已经习惯了,但不代表她能接受!

因为长得可爱,她从小最受爷爷宠爱,同辈的几个堂兄弟,堂姐妹都十分嫉妒她,找到机会就像再爷爷面前贬低姜墨兰来争宠,但老爷子一直护着,直到她嫁给了杨智……

亲戚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讽刺杨智的机会,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人是个窝囊废,再怎么受羞辱也不会吭声的。

"我当然是给爷爷准备礼物去了。"杨智微微一笑说道。

姜云都愣了一下,这个废物主动回话了?

"你?你一个没工作的废物,能准备什么礼物?别是在哪儿捡来的烂苹果吧?"

"没准儿还是狗嘴里抢来的~"姜墨虎抢着说道。

"哈哈哈哈……"

亲戚们哄笑着,尤其是姜墨虎,自从杨智入赘到姜家,姜墨虎就没少欺负他,杨智一般都是笑笑不还手,近些日子姜墨虎越来越变本加厉,欺负杨智看他出丑仿佛成了姜墨虎最大的乐子,尤其是杨智出丑后,姜墨兰那个吃了屎的表情。

"我从你嘴里抢的吗?不好意思,我没有跟狗抢东西的习惯。"

杨智一如既往微笑答道。

……

全场都安静了……

杨智……骂回来了?

疯了吗?这个废物,这个远近闻名的窝囊废,竟敢当着全家人的面骂姜家的张房长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