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所有人都把目光指向了刚才起哄的姜墨驹。

杨智缓缓地走向姜墨驹,这时候姜墨驹尴尬的笑了笑,"额……姐夫,我,我跟你开玩笑呢~"

谁知道杨智并没有理他这话,而是直接问道:"你是吃自己的,还是来我的,要是向来我的你得等等,我现在没存那么多……"

满堂哑口无言。

今天杨智到底怎么了,胆子竟然这么大!

而且这要是私下聚会,这种话怎么说都还行。

但是今天是姜老爷子大寿,杨智当着老爷子面这样,说不过去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挑战整个姜家的地位?

没人敢说话,所有人都看着姜天龙,等着老爷子发话,唯独刚才愣住的姜墨兰,听到杨智的话,竟然噗哧一声捂着嘴破涕为笑。直到被姜天龙瞪了一眼,才赶紧收住了声。

老爷子也是一惊,但没发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杨智,心里盘算着自己的事情。

"怎么着,小堂弟,是你自己吃,还是等我喂你?"杨智面露微笑,声音却异常冰冷,冷的有些吓人。

"行了杨智,别得理不饶人。"

"当着爷爷的面,你怎么能这样!"

"就是就是……"

"你够了,杨智!"姜墨驹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你到底要怎样!"

"我怎样?吃屎是你自己说的,我又没逼你,但是我这个人比较容易较真,我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别人答应我的事,我也不会让他赖账。"

"我赖账又怎么样!"

"那就打到你认账为止~"杨智冷冷的看着姜墨驹,仿佛用强大的气场和态度告诉周围的人,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

"杨智!你太嚣张了!"

"你个废物,也敢跟我们动手?"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当着爷爷的面,你敢这么说话?!"

屋内的人们叽叽喳喳的叫着,但没有一个人敢真正上前教训杨智。

一方面,大家一直在观察爷爷的举动,爷爷没有发话,没人敢真的在老人家大寿上开这个头。

另一方面,今天的杨智,的确有点儿不一样……那眼神,那神态,让人看了有点心慌,而且他这样了,老爷子竟然没发飙,这背后的一切貌似都没那么简单。

"爷爷,爷爷您看杨智那个嚣张的样子,他可是个外人啊,爷爷您要给我主持公道啊爷爷!"

虽然今天老爷子有点奇怪,但姜墨驹觉得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亲孙子,杨智一个女婿,只要自己好好跟爷爷一说,老爷子怎么说也会站出来站在他这边的,杨智这个废物就等着被收拾吧!

大伙儿都看着姜天龙。

令人没想到的是,老爷子动都没动一下!在那儿闭目养神……

姜墨驹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大气都不敢气一下。

杨智难道给爷爷施了妖法?!

杨智看了看姜天龙的样子,心里就有了些数,这个老狐狸,真是油的紧。不过也正好,自己就提前出两年来胸中的恶气。

杨智正要往前走,身后突然被人拉住了,原来是姜墨兰。

"杨智,可以了,别再闹了……"

杨智看了一眼姜墨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姜墨驹见状赶紧一骨碌站起来,远远地闪到一边去了。

这时候,姜天龙突然猛地站了起来,笔直的走到了杨智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老爷子难道终于忍不住要发火?

大家都看着。

谁知道姜天龙根本没理会姜墨驹那码事儿,而是拿出杨智的琥珀,眯缝着双眼说道,"杨智,你这绿虫珀,哪儿来的?"

杨智直接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老爷子您喜欢吗?"

姜天龙点了点头,"我很喜欢,这珀是真品,不,应该说,是珍品。"

杨智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家传的宝贝,正经值多少钱我不知道,反正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八辈了,我最宝贵的就是它,今天爷爷生日,我留着这东西也没用,墨兰说爷爷喜欢文玩,我就把他当作礼物送给您了。"

"那可真是有心了……我怎么觉得,这和我二十年前在一次拍卖会上,见到的一块绿虫珀有点像呢?"姜天龙说着,突然哼的一声冷笑。

"这种虫珀虽然珍惜,但也不是绝无仅有的一块,可能是相似罢了。"

"相似?"姜天龙背着手围着杨智转道:"那块虫珀被当年叱诧一时的方家随手拍了一千万买走了,从此之后,聊城再也没出现过绿虫珀……"

姜家上上下下,众人目瞪口呆。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但是大家依然记得方家是什么概念!!

华夏第一首富!那不是叫着玩儿的外号!

全球的产业,几乎有四分之一都姓方,就算不是方家的,也有很多有方家的股份在里面。如果说人们听到三百万的东西被人直接一千万买走,都会觉得惊世骇俗。但如果说买的人是方家,那一切都变得太合情合理了……

像姜家这种聊城的二流世家,十几年前连跪倒在方家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压根就没资格走到人家面前!

"你姓杨,我记得当时方家有位少奶奶也姓杨,具体什么名字记不起来了……你和方少奶奶的婆家,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姜家的小辈们都快吓吐血了,就连姜云哥几个也面露恐慌!

过去姜家人怎么对待杨智的,谁心里都有数。

如果杨智是和方家少奶奶沾亲的人,这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方家资产解禁的事情,他们可都从新闻里看到了!

"方奶奶是哪个奶奶?不认识,我姓杨,我爸爸妈妈也姓杨,我本来应该叫杨三的,后来我妈说杨三不好听,叫了个杨智。"杨智说着,满脸的天真无邪,貌似这事儿和自己丝毫关系没有。

"他就是一臭要饭的,怎么可能和方家少奶奶婆家有关系呢,方家少奶奶的婆家,最次也是个一线城市的贵族啊!"

"就是就是,你看他,哪儿有个贵族的气质啊!"

"爷爷,您是不是记错了,那夫人是不是姓别的啊?"

人们质疑着,嘶吼着,不相信的同时,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

因为那太可怕了!

姜天龙沉默不语,他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再次对杨智试探道:"杨智啊,你这个传家宝我很喜欢,我这里有单生意,一库房的货现在缺个人管,如果让你处理的话,你会怎么办?"

"爸!"

姜云哥几个坐不住了!

父亲难道要把家里的生意的一部分给这个外人管?!

人人脸上都写满了忧郁和嫉妒,看来今天姜墨兰送的这个礼物,实打实的讨得了老爷子的欢心,杨智的身份还尚未得知,不过不管怎么说,以后要是让这两口子得势起来,那么过去羞辱图过他们的那些人都得跟着倒霉……

唯一那个最开心的,当然就是姜墨兰。

对于她来说,爷爷的话,就像做梦一样!

"我呀?"杨智思考了很久,说道:"我一定好好看管,不让库房里丢一件东西,爷爷您就放心好了!"

老爷子眉头一皱,把身子转了过去。

原来废物就是废物!

"行了,库房我会找人管的,就不劳你费心了,不过你这传家宝给了我,以后可没后悔药可吃。"

说着,姜天龙背着手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姜家上上下下,则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