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没等王总说话,刘婷婷已忍不住讥讽:"认识,何止是认识,这穷比一件二十块钱外套能穿半年,穷的快要连五块钱一盒的大碗面都吃不起,又喜欢装逼吸引别人的注意,不知道背地里公司多少人烦他。"

王占峰也一脸鄙夷的打量了一眼赵远,缓缓说道:"认识倒是谈不上,我听过他,我们公司里一个底层的小职工而已。"

这话说出口,迎宾小姐心底担忧全都烟消殆尽。

既然知根知底了,也没有必要再对赵远这种人客气:"保安,保安呢?赶紧给我把这个闹事的赶走!"

几个保安上来就要架住赵远的肩膀。

"你们优品斋,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一抹不悦浮现在赵远的脸上。

刘婷婷听了,更是极力嘲讽:"你算个屁的客人,还真觉得赵董事长会找你吃饭了?你也不撒泼尿照照你那副德行。"

见刘婷婷一直针对赵远,王占峰自然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了,你们这儿最好的那个包房是3号吧?现在就给我开一下,还有门口这个叫赵远的,赶紧弄走,简直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跟苍蝇似的。"

迎宾小姐面露狂喜,王总就是王总,3号包房说开就开了。

心里也直把赵远骂了个遍,为了讨好王总,扯着嗓子对那几个保安说道:"你们几个,还跟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把他给赶走!"

说完,又露出一脸笑容,甚至胸口的衣领故意往下低了低,带着几分媚气的说道:"王总,是有这么个包房,您要订的话,我现在就给您安排一下。"

对待王占峰的态度,明显和对待赵远的不一样。

这些自然都惹起赵远极度不满:"我朋友已经订了3号包房,你们优品斋订完的包房还能二次倒卖?"

口气声里充满质问,目光冰冷的盯着眼前的迎宾小姐。

"赵远,没完没了了是吗?没钱还喜欢白日做梦,穷的一点出息都没有,说的就是特么你这种人。"刘婷婷的怒火全都跟着释放了出来,跟她同来的王占峰面色也充满戏谑。

王占峰满是讥讽的笑了:"宝贝儿,这种人啊,就是自己没钱进去吃,然后还看不得别人好,就一直在这儿捣乱,叫赵远是吧?我这鞋有点脏了,你跪下来给我擦擦鞋,兴许我一高兴了就带你去3号包房里开开眼界,你觉得怎么样?"

刘婷婷和王占峰一唱一搭:"赵远,你要是真想看看里边什么样,还不赶紧给我老公跪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可别到时候埋怨我老公没给你机会。"

赵远的拳头紧紧握着,心头满是不可抑制的怒火。

就在这时,一道迷惑的声音跟着响起:"怎么了这是?什么事儿这么热闹?"

走过来的这人,穿一身黑西服,夹着个公文包,脚踩一双黑皮鞋,从上到下透着一股久居上位的气质。

迎宾小姐和餐厅内的人,也都认出了来人,迎宾小姐赶忙上前打了一声招呼:"李总,这有个来我们餐厅装比的,还说什么赵董事长约他在3号包房吃饭,影响了店里客人吃饭的心情,现在我正在负责处理这件事。"

这人不是别人,他是优品斋的总经理李云涛,负责整个优品斋所有的大小事件,在金衡市也有一些地位。

听了迎宾小姐的话,李云涛心头一震。

今天上午赵董事长可是亲自给他来了电话,交代了很多:"今天,我要见一位年轻的少爷,就在你们优品斋3号包房,务必给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不允许有一点差错,也不能让那位年轻的少爷有任何不满。"

"这件事一定要秘密的进行,不能走出去一点风声,给我马上安排。"这些都是赵董事长亲自嘱咐自己的。

在金衡市,能让赵董事长都如此器重,他自然不敢有一点怠慢。

直接就吩咐酒店里的人,一定要将3号包房打理的一点灰都没有,并且丢下了手里的一切事从外往回赶,就是为了接待这位少爷,让对方挑不出什么来。

优品斋在一般人的眼界里,的确很大,但在优品斋上边还有不少的玩乐场所,尤其是金衡市陆家,就一直压着他们优品斋一头。

只要把这位少爷伺候好了,今后优品斋也不至于始终被陆家压制,甚至还能超越其他的吃喝玩乐场所,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打量了一眼赵远,没有任何出奇,普普通通,放人群里绝对是一张大众脸,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这样的人会和赵董事长认识?

李云涛的心底是不信的,但他并没有太表露出来,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也绝非浪得虚名,并没有因为赵远的普通去讥讽:"这位先生,你姓什么叫什么?"

"我姓赵,叫赵远!"赵远如实回答。

这一下,又让李云涛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

赵董事长姓赵,眼前的这位也姓赵,而且赵董事长还亲自嘱咐这件事一定要秘密的进行,难道眼前的这位是赵董事长私生子?

有钱人不都在外有个三妻四妾的,一定是这样。

若眼前这位真是赵董事长的私生子,那可绝对不能怠慢,要是赵董事长的怒火降下来,十个优品斋也不够抗衡的。

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确认一下:"赵先生,你说赵董事长约了在优品斋的3号包房,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能拿得出来什么实质性的证明吗?"

赵远直接掏出手机,打开了赵志诚发给自己的短信,递给了李云涛:"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证明!"

接过手机,看了眼号码,李云涛差点吓得没把手机掉在地上。

赵董事长的手机号他可是烂熟于心,毕竟多和这样的大人物接触,他会有很多不言而喻的好处。

而赵远手机上的短信,除了赵董事长发来还能是谁?

并且看赵董事长的口气,也很放低姿态,这也让李云涛心中更坚信了自己的主观猜测。

"哟,赵远,装的还挺像一回事儿,连优品斋的李总你都敢骗,这人真是为了死撑个脸面,一点b脸都不要了!"刘婷婷冷嘲热讽,在她看来,这个穷比前男友根本拿不出什么证明,只是做做样子装个比罢了,落在她眼里只觉得恶心至极。

李云涛的脸色也是跟着一变再变,这个白痴女人可知道眼前的这位是谁?

自己都一心想表现想讨好,可这个煞笔女人就和没脑袋似的,一直对着人家赵少爷冷嘲热讽,这要是让赵大少爷心里不高兴了,那他这优品斋总负责人的位置也不用做下去了,一头冷汗已跟着流了下来。

同时有些同情刘婷婷,为她感到悲哀。

赵大少若是想跟她计较,像是刘婷婷这种的,早就不知道被碾死多少回了,赵大少可以不计较,但他李云涛可不会不计较,这可是个表现的好机会。

看赵大少爷的穿着,好像是一身普普通通的地摊货。

绝对是一位有钱而又低调的大少,考虑到赵董事长的特意嘱咐,加上眼前这位少爷的衣着,明显就是不想特意张扬。

所以他心中也有了对策。

"今天3号包房是赵公子的朋友先订的,我们优品斋都讲个先来后到,所以两位还是去别的包房看看,不要继续在这里纠缠我们餐厅里的贵客!"话语听在耳里无比熟悉,这不正是她刘婷婷先前嘲讽赵远的口气吗?

还不忘来到赵远面前,放低了声音说道:"赵大少爷对我做的,可还满意?"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