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赵远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之前的阴霾跟着一扫而空:"满意,让李总费心了。"

见赵远没有因为那个白痴女人而生气,李云涛心底的一块儿大石头也跟着落下,看了一眼先前嘲讽过赵远的迎宾小姐,就很生气:"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去3号包房伺候好赵公子,赵公子若是不满意,明天你也不用来了!"

那名迎宾小姐脸色羞红,已经无地自容。

一股悔意顿时自心底滋生。

李总对这个穷屌丝的态度,绝不正常,要说两人之间没什么关系她可不信,但她竟然狗眼看人低的对人家冷嘲热讽。

要是对方介意起来,她已经不敢想象。

别看她现在背着名牌包包,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衣裳,其实这些都是她用各种网贷分期买的,若没了这份工作,以后的日子她根本不敢想象。

进入包房,里边还没有其他人。

迎宾小姐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脸上已经蓄了不少泪水:"赵公子,我,我真的不知道您的身份,我、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狗眼看人低的,求求您,千万别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计较,我......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以后我为您做什么都可以!"说完羞赧的低下了头,半张脸颊已经一片绯红,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当然赵公子能不能看上她就是两说了,但她除了身体已经没什么能够拿来当做资本。

赵远也是过了二十来年的穷日子,见迎宾小姐哭得梨花带雨,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并没有太去计较:"行了,哭什么啊,换做是我也会那样想的,你以后别这样了!"

迎宾小姐一愣,有点不敢相信,想起之前自己那样嘲讽人家赵公子,可赵公子什么都没有让她做,反而表现的很有风度,一时间心里的愧疚更深。

带着极深感激的连连说道:"谢谢赵公子不计较,我叫白冰,赵公子,您的菜还有几分钟才做好,您先吃点水果。"

优品斋大厅可就并不平静了。

看到赵远被李云涛亲自接进了3号包房,最难受的就是刘婷婷,顿时不满的站在门口嚷嚷了起来:"李总,你还真信了他说的话了?他就一穷比屌丝,连你们这里一双筷子都买不起,优待一个屌丝,今天我们哪间包间都不行,我和我老公必须在3号包间吃!"

李云涛为了讨好刘婷婷,也跟着极力配合:"李总您可别被那穷比骗了,今天3号包间我包了,我不希望有什么烦人的苍蝇打扰我和我女朋友吃饭的兴致,不然,我就去投诉你们优品斋!"

"呵呵,这位赵公子,我认识,是我熟人,今天3号包间我和赵公子叙旧,不对外开放,两位不满意可以去别处吃,想投诉还是想举报,你们随意!"言语之中没留有半点余地,刘婷婷身旁的男人也不过就江氏集团的一个小总经理而已,跟赵大少爷的身份地位能比吗?

优品斋能够在金衡市开的这么大,上边也是有不少的关系,又怎么会怕两个白痴的投诉,何况就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也有赵董事长和赵大少爷给他做庇护伞。

对方拿这个做威胁,何其可笑愚蠢!

如不是想帮赵大少隐瞒身份,这种话他李云涛都不会说,直接就会叫保安将这俩煞笔赶出去,永远录入优品斋黑名单。

刘婷婷一张脸一变再变,赵远这个穷比屌丝啥时候认识上的优品斋老总,自己和他交往两年多,怎么从没有听他说起过?

当时若是赵远说他认识李云涛,那她也不至于和他提出分手,赵远是傻吗?

不甘心,心里就跟卡着一根刺一样不舒服。

本想甩脱了这个穷比,让他看看离开自己离开他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但她发现自己好像想错了,她能去的地方,赵远一样能进来,而且她进不去的地方,赵远也能进去。

真不知道这煞笔走了什么狗屎运。

王占峰也恶毒的看了眼3号包房里的赵远,虽然有些不甘,但却无从反驳李云涛的话,也只得丢下了一句话:"李总真是有个性,赵远,这次算你运气好,希望你下次也能有这么好运!"

反正他在江氏集团做总经理,而那个穷比也在江氏集团打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折磨玩弄他,跟我王占峰作对,玩不死你!

心里这般想着,竟隐隐有些期待了起来,到时候他一定要让这个穷比跪下来求他,然后他再狠狠践踏赵远的尊严,让他知道在这个社会上靠运气根本行不通。

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3号包间,最后还是神色一阵变幻,直接就带着刘婷婷离开了这里:"优品斋的菜也没什么好吃的,宝贝儿,走,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

只是这话听在优品斋众人的耳中,可并不是那个味道,分明就是自己没机会吃还眼气别人,最终不得不给自己找个好听点的借口。

收银员和服务员,站在门口的保安,心思全都跟着活泛:这人该不会是李总家里的哪个远方亲戚吧?不然为啥李总要如此对待他?

或者是一个隐形的低调富二代?

再就真的是和李总认识?

一时间,已经有很多种猜测浮现不同人的心里。

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充分说明了赵远的身份绝不简单,以后再见到可绝不能再像今天一样一点脑袋都没有。

若不是那一男一女一直针对人家赵公子,他们又怎么会被带入误区,想到这里竟全都对刘婷婷两个泛起一阵恨意。

......

包房内部,灯光透亮,餐桌采用欧式简约风。

碗筷都嵌着金丝边儿,纯真金打造,拿着用起来也让人感到很舒服,包括这间包房里迎宾小姐都是整个优品斋最好的,而且也有好几个。

像是这样好几个迎宾小姐服务一个顾客,也是3号包房的专属,在这里根本不用你吩咐,就会有人把你需要的安排的妥妥当当。

果品饮品,都是最稀缺难见的。

李云涛此刻正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赵远:"赵大少,我帮您隐瞒的还不错吧?"

这话让赵远一愣,有些懵逼:"额,帮我隐瞒什么?"

"当然是您尊贵的身份啊!"李云涛有些凝重的说道。

身份吗?赵远随意的挥了挥手:"哦,你说这个啊,其实没必要特意去隐瞒的,顺其自然就好了。"

李云涛连忙强调了起来:"不不不,一定要隐瞒,毕竟您的身份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对您的影响也不好!"

赵远是赵董事长私生子这种事儿,要是从他李云涛这儿给泄露了出去,赵董事长还不得弄死他?

光是想想就觉得害怕。

赵远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他可是迪拜首富之子,顶级大少,如果身份被谁给知道了,说不定就哪天被人给暗杀了或者给惦记上,之前倒是他疏忽了。

就这么说了会儿话,包房外一片躁动。

赵远也顺着窗户往外看去,这一看顿时就再移不开眼球,他这么多年穷久了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哪里见过窗外这种阵仗。

"赵董事长好!"门口迎宾和保安,以及餐厅内部人员,无不行九十度鞠躬礼。

只见一辆超豪华的劳斯莱斯停靠在门口,伴着车门打开,还跟着两三个黑衣人,以及一位极品美女。

尤其是几个黑衣人的腰间,那是别着家伙的,好像还是电视里见的能冒火的那种!

但这些人都安安静静的站在车门两侧。

最后才是一名中年迈着沉稳步子走下车来,拄着一根龙头拐杖,虽已近四五十岁,但却仍然满面红光。

脸上的皱纹和一道道刀疤,不难看出这名中年人经历了不少沧桑。

面对优品斋鞠躬的众人,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眼底神色不怒自威,若不是坐在最顶层的位置很久,绝不会有这般气度。

这些就是赵远的第一感觉,原来他就是老妈口中提起的赵志诚?

所有人都要对他毕恭毕敬,还配备着专门的保镖,最好的女人给他做秘书,老妈口中的这个赵志诚也太厉害了吧?

连这种人都要为自己家族做事,像是这种身份的人,以前的赵远也只能够奢望,倒是没想过有一天,连这样的人也要亲自来见自己。

看到来人,李云涛赶紧一溜小跑,献媚似的说道:"赵董事长,您要宴请的大少,我已经安排在了3号包间,您吩咐的都已办妥,这边请!"

赵志诚进入3号包间,

赵远赶紧站起身来,有些紧张的走了过去,伸出了手:"赵先生您好,我,我是那个赵远,今天您发短信,让我过来的。"

"小少爷您快坐下,不用太紧张,我叫赵志诚,您今后叫我一声老赵就好了!"口气恭恭敬敬,得到上边的电话,他立马就放下了手里的一切事来到了这里,也想见一见这位小少爷,低调不张扬,谦逊有礼,这就是赵远给他的第一印象。

赵远这才有些拘谨的坐下,同时还是有些坚持的说道:"我叫您赵伯吧,您身居上位,在金衡市都有一定的地位和身份,我一毛头小子可不能那么叫!"

四周扫视了一圈儿,赵志诚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小少爷您太客气了,那就随着小少爷喜好来叫吧,小少爷您对这边优品斋的服务还满意吗?"

"很满意!"赵远这句话说完,李云涛才跟着放松下来。

落在屋子里其他人眼里,也都惊讶的一口能吞一枚鸭蛋。

最不被他们看好的穷比屌丝,真的认识赵董事长?而且就连赵董事长一点架子也没有,直接放低了姿态让别人叫他老赵?

这可是别人绝没有的殊荣。

点了点头,拍了拍李云涛的肩膀,一句话只让后者受宠若惊:"做的不错!"

赵志诚掏出了几张卡放在了桌上,客套的说道:"小少爷,这几张分别是云水阁,湘江楼,碧水人间的顶级黑卡,至尊V卡,天卡,以后小少爷都可以去体验体验,这些就当做是我给小少爷的一点见面礼!"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