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李清风在给杨振光说完解病的方子和方法后,探头看了看病房里面已经苏醒的韩中明,便径直往楼下走去!

杨振光望着李清风的背影,刚刚眼神里面的那股热切早已经消失殆尽,转而是一阵失望。

终究还是年轻啊。

别人或许不知道邱局长的病情怎么样,可是他身为一个已经给邱局瞧过两次病医生,他是非常清楚邱局的病有多么的复杂!

那是连他都束手无策的病情,可眼前的李清风虽说是会点医术,可是你再高明的医术,连病人都没见到,就能给出医治的方法和药方?

杨振光本来还想和李清风做个忘年交的朋友,可此刻也只是一脸失望的说道,"年轻气盛,骄狂自大啊!"

"杨教授,您就别长嘘短叹了,咱赶紧走吧!"

说着,邱局长的公子邱少仁便已经拉着杨振光下楼,往自己家里赶去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天已经黑了。

李清风出了医院的大门,东瞅西瞧的准备寻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开始修炼。

眼下修炼已经成了他的头等大事,作为一个长期拥有灵气的人,突然浑身上下一点灵气都没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虽然现在地球灵气枯竭,可是还好,重生一次,灵脉竟然没丢,有了这灵脉傍身加持,修炼起来倒也没啥影响!"

李清风说着,就将自己脖子上墨绿色玉石握在手里,感受了一下其中那似乎要喷薄欲出的力量。

"别急嘛,等到时候了,我会将你放出来…然后再继续收服的!哈哈!"

李清风这句话说完之后,玉石里面的那股力量似乎变得更加强横了!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老…老…老爷,您出来了!"

李清风回头,只见余裴嫣似乎脸色稍稍有些难堪的站在自己身后。

精致的脸庞,高挑的身材,白嫩紧致的皮肤,光滑的大长腿,无不显示出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女人!

不过,这种动人的尤物,似乎对李清风并没有任何吸引。

因为这万年以来,李清风见过的美女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妲己,褒姒,西施,武则天,杨玉环,李师师......

这些历史留名的美女,皆被当年玉树临风的李清风给迷的神魂颠倒,李清风倒也没有那么高风亮节,和这些美女们也是有过几段露水情缘的......

当下李清风只是好奇地问道,"咦,我不是让你走了吗?你怎么还没走?"

余裴嫣贝齿轻咬红唇,整个人更是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细声道:"老爷,万董说你刚刚出山,一切都还不熟悉,让我以后就做你的私人秘书,帮你处理生活中的任何事情……"

余裴嫣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看着李清风,他发现李清风的深邃眼神似乎很清澈,并没有其他男人见到自己时的那种惊艳和激动。

这让余裴嫣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难道自己的姿色这个老爷还瞧不上眼?当下不知为何,心中稍稍的有点恼怒。

而李清风听了余裴嫣的话之后,顿时笑了,私人秘书?任何事?这个万家后人有意思啊……

半晌之后,他突然冷声说道:"第一,以后见面别叫我老爷,叫我李清风就行。第二,我现在不需要私人秘书,你继续回去工作吧!第三,请你顺便告诉那个姓万的,老子出山他不亲自迎接,竟然让一个黄毛丫头过来是什么意思?"

李清风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余裴嫣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这个李老爷也太嚣张了吧?

放眼全华夏,敢这样说他们李氏集团董事长的,估计也就这李清风李老爷一个人吧!

正在余裴嫣有些发愣的时候,李清风的冰冷的声音已经再次从远处飘来。

"记得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姓万的!不然,你就别在李氏集团干了!"

余裴嫣那凝脂玉般的手指捏着裙角,一时间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心底更多的是惊喜,因为就在刚刚万董给她打电话说,以后让她做李老爷的私人秘书,李老爷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问题,她都必须替李老爷给解决了!

常年混迹职场,并且不依靠任何背景,一步一步从人才济济的李氏集团一名最底层的销售做到西北分区经理的余裴嫣哪里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这明显就是将自己给发配成李老爷身边有求必应的丫鬟嘛。

心有猛虎的女强人余裴嫣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没办法,人家万董发话了,她不得不照做,甚至她都已经想好了等会李清风带她去宾馆的场景了......

可是,谁能料到这个李老爷竟然这么有性格,不但拒绝了万董的安排,而且还将自己官复原职。

过了一会儿,余裴嫣抬头用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望着李清风那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精俏的脸颊上升起了一抹红晕,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此刻,虹州一高档小区,邱署长的家里。

"啊...好疼...老杨,你快给我再吃两片止痛药!我快要撑不住了!"一双鬓稍稍发白的中年此时正捂着头,一脸疼痛的对着眼前正急切给自己诊治的杨振光大声喊着。

杨振光看着眼前的署长邱明志,焦急道"邱署长,不是我不给你啊,刚刚你都已经吃了好几片了,再吃就要有性命危险了啊!"

邱明志疼的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喊道:"我不管...快点给我,这么疼,死了...死了倒还好呢,起码就不用这么疼了!"

杨振光在一旁也是愁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将自己所有能试的方法全都已经试了一遍,就连上次开的药,也都已经加大剂量吃了两幅了,可是邱明志的病不但没有见好,反而还加重了许多!

刚刚在医院请杨振光过来的邱少仁看着一向以沉稳著称的父亲,此刻竟然疼的说要死去,心里也是急的一团糟。

"杨教授,你是咱们虹州最著名的医生,你快想想办法啊!"

是啊,杨振光想到自己身为虹州名医,此刻连一个头疼病都治不好,这面子还往哪搁?

只是他何曾不想想办法啊,而是他都已经办法用尽,已经没有办法了。

"老杨,你快点想办法让我死了吧,死了就不疼了!啊...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床上的邱明志再次嚎了一嗓子。

突然,一筹莫展的杨振光脑袋里面想起刚刚在医院李清风给他说过的办法,已经没有办法了,姑且用那小子的办法试一试吧,成不成也就那样,死马当活马医吧!

想到这里,杨振光叹着气说道:"少仁,你去帮我弄副毫针过来!再扯一丈红布!"

"教授你要这个干什么?这两样家里就有!"

"你先拿去吧!等会你就知道了!"杨振光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主要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给邱明志父子解释这个事情。

不一会儿,邱少光便拿过来一个布袋子,里面放着长短不一的银针,在灯光下看着银光闪闪,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缕红布!

杨振光稍稍回忆了一下李清风所说的穴位,便颤抖着手抓起银针,先是扎在百会穴,接着是五处穴,本神穴,眉冲穴......

在李清风所说的穴位上全部扎上银针之后,杨振光接着双手握拳,使了三分力,轻轻的打在邱明志的颈椎处,总共打了七七四十九下!

最后他拿起红布,又是叹了口气,然后将红布缠在了邱明志的左脚上。

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生代医生,竟然有一天会干出这种事情,杨振光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发虚,他是根本不相信李清风教给他的这些东西能管用的!

"杨教授,这样做...有用吗?"

"唉,我也不知道......"

杨振光的话还没说完,床上的邱明志却突然坐起了身子,脸上带着喜色,朗声说道,"妈的,老杨,你这办法还真是管用啊,本来针扎上之后,头疼已经缓解了一些,可这红布一缠上,头马上就不疼了,反而还觉得精气神好了许多呢!"

一旁的杨振光看着瞬间便精神焕发的邱明志,顿时呆愣在了原地。

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