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您好,请问是崔静女士吗?您的快递到了,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给您送上去。"许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疯狂的按着电梯。

这是一份加急快递,公司和客户已经约定了时间。

对待这样的客户许光怎敢怠慢?

奈何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一路上红灯不断,眼看就要超时,许光干脆弃车,跑到了快递所在的地址。

眼见电梯迟迟没有动静,许光心一横跑到了九楼。

站在客户门前,许光尽可能的调整呼吸,嗯下了门铃。

不多久,门开,一个穿着淡粉色长裙的美女出现在眼前。

不得不说这女人长的非常漂亮,让许光忍不住呆了一下,可他很快就调整过来,赶忙把手中的快递递给对方。

"崔静女士,您的快递,请查收。"

美女冷冷的接过快递检查包装,可正当许光准备让对方签字的时候,美女竟是一把将快递丢在了他的脸上。

"你迟到了整整两分钟,知不知道?"美女怒道。

许光赶紧捡起快递,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崔女士,路上堵车,实在是不好意思。"

"哼,路上堵车?这种理由也亏你想的出来。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快递是加急快递吗?你们快递公司就是这样的服务态度?"美女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崔女士,我知道您的快递很重要,但路上真的堵车,我……"许光还想解释,却被美女抬手打断。

"够了!"美女气吁吁的说道:"别跟我解释,我也懒得听你解释,堵不堵车跟我有关系吗?我只知道你迟到了,晚了整整两分钟。你知不知道两分钟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我一分钟十几万上下,你赔得起吗?什么都别说了,你等着被投诉吧。"说着,美女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崔女士,真的对不住,我真心不是故意的,您千万别投诉,您这一投诉,我今天一天就白忙了,我….."

"和我有关系吗?你一个送快递的凭什么和我讲条件?"

"不是,崔女士,我的确是迟到了,您说我也是应该的,可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您也是人,难道就遇不到意外吗?"

"滚,你这是在诅咒我吗?赶紧给我滚,我还就告诉你,今天你被投诉定了。"说完,美女狠狠的摔上了门。

许光咬着牙,抬手敲门,可无论他怎么敲,那女人就是不开。

许光怒了,却也无能为力,总不能破门而入吧?只得无奈转身,咬牙骂道:"长得漂亮了不起啊?还一分钟十几万上下,你以为你是谁?"

许光气吁吁的回到公司,想要和领导说明此事,可还不等他开口,领导就指着他一通怒骂。

"许光,你以为你是谁?你不知道这一行现在竞争多大?哪一个公司不是把客户当宝一样供着?你倒好,迟到就不说了,竟然还诅咒人家?你知不知道那个崔静是老板的妹妹?你知不知你捅了马蜂窝了?你不想混不要紧,不要把老子拖下水?因为你,老子被骂了十五分钟,足足十五分钟啊。"

说完,领导一脸不耐烦的指着公司大门道:"行了,许光,该说的我也跟你说了,咱们公司已经容不下你了,去财务领了这个月工资赶紧给我滚蛋。"

听到自己因为那女人的投诉被辞退,许光瞬间懵了。

"领导,您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迟到的,还有我根本就没有诅咒她,是她自己想多了。"

许光虽然愤怒,却也不得不放低姿态。自己可以忍受侮辱,但是自己却决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就在许光怅然之际,电话不合时宜的打了过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许光本不想接,可转念一想,万一是那女人的电话呢?万一是她心血来潮,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给自己说情呢?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就接了起来。

可电话里传出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更可笑的是他居然说许光有一份继承书需要签署。

本就失落不已的许光不由苦笑,心想现在的骗子也太猖狂了,骗人之前都不查查被骗人的信息,兀自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领导…..对不起….我……"挂了电话,许光试图再解释一下,奈何根本无济于事。

"行了,别解释了,如果解释有用的话,你也不至于落的这种下场。"领导拍了拍许光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许光,这个社会不是单纯的解释就有用的,要怪就只能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师父陈哥帮你揽了一半责任,你放心,虽然你被辞退了,但这个月的薪水不会少你的,所以你还是走吧,快递这份工作不适合你。"

许光咬咬牙,终究还是转身离开,因为他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只是在临走前,他特意找了自己的师傅陈哥,当初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正是陈哥把他拉入了公司,才让他有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这份恩情他一直铭记。

……

"哎……"

仰头望天,许光兀自叹了口气。而就在这时,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看到是女友安婷的来电,许光赶忙换了笑脸:"婷婷,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想我了?"

"许光,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了安婷冰冷的声音,全然没有作为女友的温柔。

而许光却并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我刚送完快递,准备下班。"

"那正好,你来光彩街上岛咖啡吧,我想和你说点事。"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许光苦笑不已,赶忙打车赶到了约定的地点。

"许光,咱们在一起有三年了吧?"安婷放下咖啡,沉声说道。

"是啊,三年零十二天了。"许光笑着说道:"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想起说这些?"

"呼……"

安婷长舒口气,道:"是啊,一转眼都三年了。毕业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只是许光,这三年我们过的太苦了不是吗?到现在都还在租房住。"

"对不起婷婷,跟着我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好日子的。"许光强撑着笑脸说道。

"呵呵…….努力!"安婷冷笑道:"这句话我已经听了三年了。可直到今天,你还是一事无成。所以许光,我们分手吧。"

"分手?为什么?"许光懵了。

"为什么?"安婷目光灼灼的盯着许光冷笑道:"许光,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看看咱们那些同学,再看看我身边的朋友,哪一个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当初我就是看你上进,帅气才会跟着你。可三年了,我却连一点希望都看不到。咱们是外地人,在青城这样的大城市打拼不容易。你知道吗?我不想再受人冷落,更不想过这种没有期待的日子了。"

"婷婷,我明白你的意思,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稳定的生活的。"许光哀求道。

"够了!"

安婷突然间站了起来,将身旁的LV皮包摆在许光眼前:"许光,这是LV的限量版包包。没有哪个女人是不喜欢奢侈品的。可是你能够给我吗?不能!三年来,你给我买的包就没有过千的,你知道我多窝心吗?。"说完,安婷转身冲咖啡厅后面招了招手。

随后,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打扮帅气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安婷深情的看着男人,更是当着许光的面紧紧的挽住他的胳膊,嗲嗲的说道:"亲爱的,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无妨,能让你看清现实也是好的。"男人很绅士的说道,只不过他看向许光的眼神,却充斥着不屑和冷漠。

"许光,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发了好人卡之后,安婷紧搂着男人离开了咖啡厅。

两人紧紧依偎,浓情蜜意。那男人搂着安婷的手,更是不老实,惹得安婷一阵娇笑。

许光如何不愤怒?两人在一起三年也只是牵牵手而已,自己连碰都不舍得碰她一下。

他想要追过去,可脚才刚刚抬起,却又硬生生的退了回去。

安婷说得对,他一个穷鬼凭什么和那样的男人争?凭什么?

看着安婷决绝的背影,饶是许光再迟钝,也明白过来。这个女人,早就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而他连备胎都不算。

至于今天的见面,不过是她有意的安排而已。

面前的咖啡依旧带着余温。

许光怔了一下,而后猛地一饮而尽。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情场失意,商场失利是怎样的感觉,那锥心的痛竟是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呵呵……"

忽的,他苦笑起来。两人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说到底,都是因为钱。没有钱,拿什么维系你的感情?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就在许光悲伤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对面。

许光下意识的抬头,一个约摸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正目光深邃的看着他:"我可以坐下吗?"

中年男人又问了一次。许光心里很乱,随意点了点头。

"许光先生,之前给您打电话,可您挂断了,所以我只能来找您,希望您不要介意。虽然您的遭遇让人同情,但希望您能够打起精神,因为我接下去说的事情,将关系到您的未来。"

闻言,许光再一次看向中年男人。

在他看来,这个人不过是个骗子,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想要听他把话说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董建,是华夏银行青城的执行董事。之所以找上您,也是受了许老爷子所托,这是委托书。"董建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许光。

许光本不想接,可看到董建一副认真的眼神,还是接过文件,仔细翻阅。可当他看完之后,却是瞬间懵了,因为文件里面许氏企业继承人的位置,清清楚楚的写着他许光的名字。

"这个继承人是我?"许光惊骇的看着董建,反手指着自己问道。

"不错,您是许长春老爷子的孙子,也是许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

"不可能的,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爷爷了?"许光不解的问道。在他的记忆里,父母早死,自己更是被爷爷一手带大的,可爷爷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才对,怎么可能再冒出一个爷爷?

"我知道这个消息你一时间很难接受,甚至会认为我在骗你!但你必须要相信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你的爷爷叫许国庆,可你并不知道的是,你爷爷还有一个弟弟许长春。他们是同胞兄弟,只不过因为当时的动荡,兄弟俩分隔两地,再未接触过。这一次,许长春老爷子也是委托我们华夏银行找上你,将这份继承书交给你。呐,这是你二爷爷录给你的视频。"说完,董建打开手机,调出了一个视频给许光。

许光盯着视频,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待视频结束之后,他也终于明白了事情始末。因为神州当初的动荡,两位老人分隔两地,只是这一分割,就是五十年。

自己的这位二爷爷身体每况愈下。虽然创办了许氏企业,奈何没有子嗣,所以通过一些途径,他打听到了许光的存在,所以才会辗转将这份继承书交到了许光手上。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董建收回手机,将一张黑色的华夏银行卡交给许光:"这是我们华夏银行的黑卡,可以在神州任何城市使用。里面有你二爷爷转给你的二千万活动资金。这些钱你可以随意使用。不过在使用前,还需要你亲自去华夏银行激活才行。"

说到这里,董建把继承书打开,指着继承人的地方道:"如果你接受这份继承书,就请在这里印下指纹。"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