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郁风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特助则生得到批准后推门进来,面色恭敬道:"郁总,太太还没走,您看要不要?"

坐在老板椅上始终闭目养神的男人终于掀开眼皮,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眸底冷色加深了几分。

她宁肯在会客室坐冷板凳一上午,也不愿给他打个电话,软言细语开口求他。

呵,他的郁太太,真是好样的。

"再过半小时,还没动静,就告诉她我已经走了。"郁司城眉心微拧,沉声吩咐。

则生应是,退了出去。

手机在桌面上轻震,郁司城看了眼来电显示,英眉拧的更紧,毫不犹豫挂断。

……

会客室,凉心坐在沙发上焦躁难安。

电话打进来,她接起。

顾淼淼的声音带着哭腔,在电话那端断断续续,"小舅妈,小舅不肯接我电话,你……你能不能尽快去求求小舅……"

凉心面色微拧,也说不出什么让顾淼淼冷静下来的话,"我已经在郁风了……"

这是顾淼淼第二次打电话过来求她,第一次是凌晨两点,她说:盛彦被人绑走了,被打的满脸是血。

凉心一整夜没有合过眼,她找不到郁司城,因为,好像只有郁司城能救出盛彦。

早上六点她就打车去了郁风集团候着郁司城,她的心,已经煎熬了一整晚。

……

"好,好好……"顾淼淼是真的急迫,"小舅妈,我等你,等你救出盛彦,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还有小舅。"

"恩。"凉心淡声。

电话挂断,凉心转而又拨出去一个。

许久之后,才被那端的人接起,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传来--

"有事?"

"郁司城,我想你了,想见你,可以吗?"

凉心捏着电话的手有些发紧,结婚两年,她从未对他说过这些话,不管他现在如何想她,不管这种话有多讽刺违心,她都要求他,她要救盛彦,这是她第二次,也一定是最后一次,求郁司城。

她知道,坐在会客室一上午见不到郁司城的人一定是他本人所授意,郁风集团没人不知道她是郁风集团的总裁夫人。

她也知道,郁司城要的向来都是什么,他要她开口求他,他吃软,他要她的态度,所以她这次软下来了。

"停车场。"

郁司城只扔给她三个字,她摸不清他的情绪,也不打算摸清。

凉心拿起包,转而来到停车场。

在那辆深灰色宾利慕尚边上等了不到五分钟,英俊矜冷的男人单手插袋便从电梯里迈步而来。

最终,站定在她面前。

凉心抬眸,对上郁司城那双深黑的眸,他的眼神,对她,总是这样直接,毫不避讳。

大脑有短暂一秒的空白,凉心随即反应过来,淡声道:"你来了。"

"恩,等了我很久?"郁司城始终盯着她姣好的面容,沉沉问道。

凉心面目温淡,尽量将焦急的情绪压下来,回答他的话,"还好,我公司今天没什么事,但是……我有事情找你……"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