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羊弦瑜冷冷了看了一眼大卡座还站着的三个大少跟蒋晨曦,还有一个之前跟张韬韬纠缠在一起的灯泡哥:

"现在带着你们的狗滚出去,不然就是你们所有人都被抬着出去。"

声音透着森森寒意。

那三个大少听到这个声音齐齐打了个冷颤,其中一个公子哥吼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居然敢威胁我们?

今天我们让你出不了这个酒吧!!我一个电话出去,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

拿出手机想要打给酒吧管事。

谁知后者手一动,羊弦瑜跟蒋晨曦也动了。

羊弦瑜并不是在威胁,而是在命令。

如今这个局面,在这个小空间里面,他的唯一筹码就是武力压制。

蒋晨曦跟一个光头壮汉想要护住3个弱鸡大少,那自己的突破口就是不让这3个大少有一丝一毫联系外界的机会。

蒋晨曦则是听到这个叫肖磊的公子哥的话心中一急,这货怎么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个局面还敢叫嚣对面,连对面身份都不知道,连这个局面谁强谁弱都不知道,这不是把所有人做宝搞?

料到黑影这个时候必然会快刀斩乱麻,只能尽力护住肖磊不让黑影下狠手。

"嘭!"

"嘭!"

"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声拳脚碰撞。

一声闷哼。

以及一道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羊弦瑜一拳一腿被蒋晨曦挡住,一个回旋踢踏中蒋晨曦的肩膀,一个手刀斩在了肖磊拿着手机的手腕之上。

肖磊感觉自己手腕已经断掉了,手腕传来的剧痛让他只能依靠惨叫来发泄出去。

他们三人平时呼风唤雨惯了,哪里受过这种伤筋动骨的折磨。

剩余4人脸都白了,谁都想不到这个黑影这么不讲情面,一言不合就是下重手。

蒋晨曦揉着被踏到的肩膀,也不去管跪在地上捂着手腕惨叫的肖磊,压低声音对着另外两个大少说到:

"云少,黄少,现在的局面已经失控了,别去惹恼对方。

这个人说不定是王凯威他家老头子安排在他身边的高手。

说不定王家其他支援也就要来了。

今天这个局是被破了,但是您俩的身份可不能出了差错,趁着现在对方支援还没来,咱们服个软,安全远离这个煞星才是要紧的。

这个人见面就是下狠手,拖下去不好说啊!"

两个大少脸色发白,他们之前哪里见过有人下手这么狠,丝毫不顾及他们的身份就下黑手的,他们可不愿意像肖磊那样被人一下废了一只手。

被叫云少的那位对着羊弦瑜服软道:

"这位。。先生,今天是我们不对,对不起,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走吧。

您也不想今天这个局面把彼此都得罪死吧,小辈之间打打闹闹上不得台面的,我们这次栽了我们也认了。

饶了我们,也给您省下点麻烦不是吗?"

"对啊对啊,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不会对王凯威出手了,这些保镖的医疗费用我们自个儿掏。不会麻烦到你们的!"

黄少此时也很上路。

"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王凯威可是在地上躺着呢。

道歉也要有点诚意。

谁动手打的王凯威,交出来。"

羊弦瑜带着寒意的说道。

"他!""他!"

两个声音,两根手指,同时指向了蒋晨曦。

蒋晨曦心里叫苦。

"这帮孙子,这个锅也要老子背!要不是你们家里有那么点钱……"

然而叫苦都没叫完,"啪!"一个酒瓶子就砸到他的脑门上。

蒋晨曦懵圈了。

两个大少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拳头。

"啪!啪!"

又是2个酒瓶砸到蒋晨曦头上。

血混着酒,混着玻璃渣子,占满了蒋晨曦的上半身。

"滚吧,我的事儿完了,王家的报复,你们做好心里准备吧。"

见这个黑影松了口,云少黄少扶着地上的肖磊立马开溜,唯一存活的光头壮汉也是扶着被3个酒瓶锤懵的蒋晨曦急急跟上,开玩笑,蒋晨曦为3位大少背了口锅,该带还是得带着走的。

至于还在地上躺着的5位同僚,那只能说声对不起了。敌人势大呀!

至于王凯威家的报复,除了蒋晨曦有点忐忑,三个大少心里则是完全没有一点笔数。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惹到了怎样的麻烦,说笑呢,3个大少背后的家族在龙城都是有头有脸的,龙城姓王的人那么多,咱还能一次就踢到龙城王家?

不信,真是那个王家也不敢信。

羊弦瑜见对方人都走光了,地上还有5个壮汉横七竖八的躺着。

王凯威必须立马送医院,估计可能还得缝针,拖不得。

便开口:"那个小伙子,我不方便送王凯威去医院,一会你跟吴颖婷一起送他去医院吧。

崔……这三个小姑娘的话我会一个一个送回去的。"

张韬韬有点迟疑:"我们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放心让你送我朋友回去!"

"先不说你有没有的选,刚刚不是我在,你们的结局能好到哪里?

我救了你们。所以之前我的请求,你也没理由拒绝吧。

而且,我的实力,我要对她们怎么样,你能阻止嘛?

别废话了,赶紧送医院。"

羊弦瑜不愿强迫,还是选择了晓之以理。

张韬韬悻悻然,对方说的话字字在理,反驳都找不到点子,只能带着3个女孩子跟在黑影之后。

而羊弦瑜,把王凯威横着抱了起来,往酒吧出口走去,吴颖婷跟在身旁,帮忙捂着王凯威的头。

把王凯威三人送上了阿贤的车,跟阿贤说了去的医院。

阿贤也没有多问什么,刚刚他也接到了羊弦瑜的电话,让他开车在门口等着,要赶着送王凯威去医院,王凯威交给自己去想办法救出来。

现在看到这个带着帽子,身上带着一丝丝黑雾叫人看不清穿着跟长相的黑影,估摸着这应该就是羊弦瑜找的帮手了。

羊弦瑜转身看向劫后重生的三名女生。看到崔凌月还有点发白的脸色,心中有点隐隐作痛,同时也有一丝庆幸,幸好自己做到了。

"打个车吧,我送你们回去。确认你们进家门。"羊弦瑜说完这句话就去找车了。

"阿月,雪儿,你们说这个黑影帽子男是什么人呀,身上冒着寒气,怪吓人的。"叫秦晓能的那个女孩看到黑影去叫车之后跟身边的两个女孩子说到。

"应该不是坏人吧,至少对咱们没恶意,还救了我们呢,蒋晨曦那个混蛋,居然联合外人打老同学的主意,太可恨了!"杨雪儿气哼哼地握着小拳头咬牙切齿地说。

"嗯,他救了我们,他身手很好,他没有像刚刚那群恶少一样用那种眼光看过我们。一会回家之后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咱们去医院看一下王凯威。"崔凌月给出了一点评价。

"阿月你怎么会说男人的好话了呀?我摸摸,发烧了?"秦晓能开起了崔凌月的玩笑。

"别闹了,你才发烧呢,再笑我我要出绝招了!"崔凌月哼哼一声,夜色很好的掩盖了俏脸上的一丝红晕。

三个女孩子又开始叽叽喳喳的时候,羊弦瑜已经找到出租车并且开到了女孩们边上。

"上车。"

嘴上很冷淡,心中却是感慨,如花儿一般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起来散发着无限的青春与活力。希望今天的事情没给她们太大的阴影吧。

1个小时之后,秦晓能跟杨雪儿之前都分别被送到家中。羊弦瑜看到崔凌月进了家门,转身走到路边。

点起一支烟,心中的怒意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早已经消失,只是奇怪的是身上的一丝丝黑雾还是绕在身上。

这个黑雾羊弦瑜当时就注意到了,只是因为可以帮自己瞒住身份,也就没有计较。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带着这个黑雾平时没法见人呀。

忽然,羊弦瑜听到背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侧了下身子,眼睛余光却看到本该回家的崔凌月在一个拐角处躲着,借着阴影在向自己这边观察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