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次聚会打的旗号还是初中同学高考之后即将各奔东西,趁着都还在龙城,再聚一聚。

羊弦瑜回手一个电话打给了王凯威,还没开口,就听到电话那头王凯威的一秒十喷。

"阿瑜你个&……¥&,老子打了你一下午的电话,你&%*怎么没睡死过去,你…&*&在哪儿,聚会都快结束了,你这个*%¥#@!还以为你¥#%*&放老子鸽子呢!"

"咳咳,凯威啊,我还在家呢,刚醒过来。这是咋啦,晚饭吃的啥好东西呀~口吐芬芳~"

羊弦瑜只能尬尬而又弱弱的回一声。

"先别说了,你还来不来,这边晚饭桌上盘子都被舔光了,你过来也没东西吃了,要不然直接去第二场?

宏图酒吧,蒋晨曦这个比不知道最近干嘛了,感觉发财了一样。

聚会自个儿就买了单,点的东西都还不便宜,一会第二场他也说买单。你直接来第二场?"

"那。。。彳亍口巴。那我去搞碗面,一会直接酒吧找你。"

羊弦瑜晚饭鸽了一把王凯威,心里过意不去,即便本身对酒吧环境不是很感冒,还是答应了王凯威。

"好,那我就先跟这帮老同学再坐一会,反正不急,夜场要9点开门,你先把自己晚饭料理一下吧,一会见啊,你再鸽老子老子跟你绝交哈!"

王凯威巴拉巴拉了一堆啪嚓把电话挂了。

羊弦瑜摇了摇头,本来今晚这场聚会是不想去的,只是聚会打着的旗号让他心里有些感慨,龙城的同学好友今年8月之后就该各奔东西。

趁着大家都还在龙城,再疯一疯,往后回想起初中高中的回忆也会更有一些滋味跟情绪在其中。

只是听王凯威的话语,蒋晨曦突然强势崛起,今天又是请客又是买单,加上他又跟社会混子走的很近,羊弦瑜忽然有些心绪不宁,内心深处隐隐觉得今晚会有事发生。叹了口气。

"不多想了,心绪不宁说不定只是中午酒喝多了头痛带来的,况且自己也不会算命预料之术,这些有的没的自己猜能猜出啥呢。"

打开冰箱,在冷藏柜里面翻了翻,掏出买的时候分好的一小袋牛柳,丢进装了冷水的碗里解冻。随即烧了一锅开水。

20分钟之后一碗黑椒牛柳意面搞定之后,羊弦瑜坐在客厅桌子跟前慢慢悠悠开始吃了起来。

吃过晚饭,羊弦瑜简单漱了下口就下楼打车出发去宏图酒吧了。宏图酒吧距离羊弦瑜家还是挺远的,从龙城中间区域赶到龙城东北地段。

好在羊弦瑜在8点半就出门,估摸着出租车到的时候也就9点20左右。

到了酒吧门口,羊弦瑜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王凯威,没人接听。

估摸着酒吧里面音乐嘈杂,一时半会没感觉到手机震动也不是不可能,想着干脆再等一会再打个电话至少得知道他们坐哪个区域才好找到大部队吧。

羊弦瑜很光棍的在酒吧门口不远处找了个石墩子坐下来等待。

7、8月份的龙城的夜晚依然还是很热,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热浪。热浪中还带着一丝湿气,让人觉得出起汗来丝毫没有成本一般。

5分钟之后羊弦瑜就感觉自己在蒸笼里做了个桑拿,又是一个电话拨出去,然而却依旧无人接听。打给蒋晨曦却是直接关机。

"不会吧,凯威这个比骚是骚了点,人还是很靠谱的。要不然我还是直接进去找找看吧。"

羊弦瑜赶紧起身往酒吧门口走去。

刚进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瞬间包围了羊弦瑜。

吧台边上占满了年轻男女,有白天上班穿着正装的索性衣服都没换,也有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混混男女染着五颜六色的艳丽发型、穿着暴露。

舞台周围也是群魔乱舞,男男女女混在人群当中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节奏摆动身体。

羊弦瑜一下子懵逼了,这尼玛怎么找人呀!坑爹呢这是!

扫了一眼,没看到蒋晨曦那特别明显的壮硕身材。

"emmm,不然去卡座区找找看吧,听凯威在电话里那个语气,蒋晨曦一副土豪气势,应该不至于请客在吧台边上消费吧?"

羊弦瑜想了一下,决定去卡座区碰碰运气。

卡座也分大小之分,羊弦瑜酒吧来的少,并不知道大小卡座的消费区别。但是人多该往大卡座那边找的道理还是很清楚的。

宏图的几个大卡座全部在三楼,好不容易找到楼梯,在往三楼去的路上却碰到2个西装笔挺的光头大汉守在楼梯口不放行。

"站住,这个大卡座今天有人包了,闲杂人等就别上去了。"

羊弦瑜看了一眼在灯光忽闪下跟着灯光颜色在闪的2个光头,想想算了,还有4个大卡座没去看过呢,跟这俩电灯泡僵住了也不是个事儿。打了个哈哈:

"不好意思啊哥们,我找我朋友呢,不知道被你们包场了,我去其他地儿看看。"

说完也没理俩光头,转身去找其他楼梯了。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其他4个大卡座都没设防,却也都没见到蒋晨曦王凯威等人。

就在羊弦瑜想着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收到一条讯息。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算清净的地方拿起手机,却是发现发讯息人的是自己初中同学之一的崔凌月。

"羊弦瑜,我们在宏图大卡座里被人堵了,王凯威被人用酒瓶子打破头了。赶快帮忙报警找人来救我们,他们都是穿着黑西装。"

听到王凯威被人拿酒瓶子砸了头,羊弦瑜心头的火蹭的一下窜了出来。

王凯威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之一,情同手足,说是亲兄弟都不为过。

王凯威虽然重义气,但是本身也不是那种主动寻衅的人,怕不是同学会遇到有人寻衅滋事了,有人被欺负王凯威怕是看不过眼,出头挨人打了。

一个刹那,羊弦瑜就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王凯威家老头子,但是他们叫人走关系估计也要好一会,远水救不了近火,等他们来肯定是来不及了,就怕王凯威收到二次伤害不能及时送医。

至于报警,就更加不现实了。警察过来且不说要多久,等他们进场估计到时候还都得被在酒吧玩乐的所有人给记恨。

管不了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一腔热血也是献给王凯威这个兄弟了。

羊弦瑜先是把讯息转发给了王凯威他老头子,然后在人群中顺了一个帽子,把自己的面目隐藏在了阴影之下。假如有人在这个时候还能看到羊弦瑜的眼睛的话一定会吓出毛病来!

羊弦瑜的一双眼睛带上了冰霜的蓝白,甚至还散发出了一丝丝寒气。

羊弦瑜走到第一个想上去大卡座的楼梯口附近的阴影中,两个西装光头大汉依然一左一右站在楼梯两边。

深吸一口气,闪身往楼梯上冲过去。"放肆!!"两个光头反应也是很迅速,转身就要去扣住羊弦瑜的肩膀。

却没想到羊弦瑜的冲楼梯只是假动作,踏上楼梯的一霎那,猛的一个后空翻反而落到2个大汉的身后。

楼梯本身不宽,两个大汉转身之后想要上前扣住硬闯之人的肩膀,却没聊到这个人身法如此敏捷,两人进了楼梯相互之间肩膀碰肩膀,想要转身却已然来不及了。

"啪!""啪!"两声,羊弦瑜从后偷袭,空中双肘下坠打在两个电灯泡上。两个光头如遭雷击,下一刻就软了下去。

羊弦瑜当然也不会让这俩人直直坠在楼梯上,开玩笑,两个壮汉倒在楼梯上,上面必然能感受到震动。

现在还不知道上面能有多少人,打草惊蛇免不了坏了事情。一手一个拉住两个光头的衣领,稳稳当当的就把两个光头倒下的身体拉住了。

把两个光头扔在楼梯下的阴影中之后,羊弦瑜小心翼翼往楼梯上走。

并不是怕脚步发出声音,而是怕走上楼梯产生震动,酒吧音乐这么大,听到声音非常难,但是假如三楼楼梯口有人守着的话,楼梯的震动很容易就被察觉。

一路摸上三楼,卡座边上没有设置门禁,却是有一条门帘。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