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那也不行,紧紧还说了,天上不掉馅饼儿,不给钱的东西永远是不好的,瑈瑈不能贪心。我看看就好了,不吃,紧紧没钱,瑈瑈很乖的。"

盛忞轩触动了一下,看着瑈瑈尽是心疼。

"瑈瑈,你多大了?"

瑈瑈伸出她粉嘟嘟的四根手指头:"四岁。"

四岁……

佑佑也是四岁!

如果瑈瑈是他的女儿,他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委屈,而要好好地捧在手心宠着爱着。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就应该宠得像小公主一样。

要什么有什么,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要给她摘下来。

他的女儿,怎么会连甜品都不舍得买?

瑈瑈有一头乌黑又直的头发,就这么散着。

平刘海,浓密的睫毛下,一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非常闪耀。

她实在太可爱,盛忞轩一见就喜欢得紧。

他差点一冲动就想开口,让她做自己女儿了。

"瑈瑈,你喜不喜欢叔叔?"

瑈瑈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人,点了点头:"喜欢,叔叔长得好漂亮,比其他小朋友的爸爸要漂亮多了。瑈瑈也想要这么漂亮的爸爸。"

"真的?那叔叔做你爸爸,好不好?"盛忞轩一激动就问出口了。

小丫头没反应过来,小嘴一努,就后退了点。

她皱着眉,非常严肃地问道:"叔叔你要做什么……"

扑哧――

他能做什么?

后来又想,也对,他突然就要做她爸爸,她没把他误认为人贩子,就已经不错了!

瑈瑈又一本正经地说:"瑈瑈有爸爸了,不能那么贪心要两个爸爸!虽然紧紧说,爸爸要等瑈瑈长大才会回来,但瑈瑈会等爸爸回来的!不能换爸爸!"

长大后才会回来?

盛忞轩的猜测是,瑈瑈的爸爸要么入狱,要么死了。

要么只是不要她们母女了,否则怎么会等到她长大才回来?

丢下这么可爱的女儿,那个人一定是笨蛋!

"好,不换。"

盛忞轩大概都没有看到自己太过温柔,对佑佑都不曾这样哄过。

可看着眼前的小丫头,他是连稍微大声一点都不敢,怕吓到她。

"那瑈瑈怎么会在这里?紧紧呢?"

"紧紧要赚钱,很忙的,瑈瑈认识回家的路,所以我要自己回家。"

糟,这还是个从幼儿园跑出来的小丫头。

那个叫"紧紧"的,要是去幼儿园看不到她,不是急坏了?

要不要带着这小丫头,去找她的妈妈呢?

盛忞轩起身,让店员把瑈瑈刚刚一直看的甜品包了两份,又付了钱。

他蹲下去对瑈瑈说:"瑈瑈聪不聪明?记得紧紧的手机号码吗?你乱跑她一定很担心,先打个电话给她报平安。"

这样他也好确定,是送小丫头过去,还是就在蛋糕店这里等人来。

瑈瑈点头,用盛忞轩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喂?紧紧,我是瑈瑈。――我没事啦!我现在在天鹅街,我快回家了!――对不起啦……紧紧那么忙,瑈瑈不想把紧紧累坏了……唔……紧紧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嗯!这是一位漂亮叔叔的手机,他让我打电话告诉你的。那紧紧你快过来,叔叔给我买了好吃的蛋糕,我在离天鹅最近的蛋糕店等你哦!嗯,mua!拜拜。"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