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赌命!"

方惊羽言语淡淡,面容波澜不惊。

他的话音传出,声音平静而凌厉,一下子惊呆了围观的青阳丹宗弟子们。赌丹,是青阳丹宗弟子间解决问题的通用手段,可是用命做赌注,被称之为生死丹擂。

这已经不是恩怨能够解释,这是生死大仇。

一般而言,只有对自己有绝对把握才会发出以性命为赌注的丹擂。

可他方惊羽凭什么?

不过是一个杂役弟子而已,又有什么底气去跟已经晋升为一品丹士的陈步辉发起挑战?丢掉了杂役弟子的名额还不够,非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他疯了不成?生死丹擂,既分高下,也了性命,他方惊羽是活腻歪了?"

"简直愚蠢,忍一时之气,才能绝地反击。我看着方家也是没落了,想当年烈阳方家曾有惊才艳艳者是我青阳丹宗的亲传弟子,领九品最强丹士之位,没想到后人竟然如此愚蠢。"

"生死丹擂,赌的是性命,看来今日注定要不死不休!"

不少青阳丹宗的弟子们注视着场中两人,心中嗤笑。

烈阳城方陈两家恩怨已深,这不是秘密。

方家祖上曾有九品丹士,祖辈荣耀。

但不想这方惊羽成为青阳丹宗杂役弟子已经半年,非但没有成为丹士,更是脸杂役弟子的身份都要丢掉。现如今,他竟大言不惭对一位一品丹士发出生死丹擂。

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没有人看好方惊羽。

"如何?陈步辉,我的命你想不想要?"

方惊羽一笑,他双眸盯住陈步辉,声音骤寒。

陈步辉目光阴沉,眼底闪过一抹血腥。

他本想得到方家的杂役弟子名额,壮硕陈家。却万万没想到方惊羽竟然自不量力,发出生死丹擂,好死不死的自己将性命送上门来。

这再好不过。

废了方惊羽,方家就好比丢掉了如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了血脉传承,根基都碎了,方家就算如何也根本蹦跶不出他陈家的手掌心来。

"这是你自寻死路,怪不得我陈步辉心狠手辣!"

"生死丹擂,我陈步辉应了。"

陈步辉狞笑一声,他双手捏动一道法诀。

嗖。

一道光芒彪出,朝着青阳丹宗的丹堂位置彪摄而去。

不消片刻时间,一张微薄的白纸轻飘飘的从天际而下,飘落在陈步辉手中。

后者低头一看,顿时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连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

"二品丹药,彻骨丹,便是这生死丹擂的谜题。方惊羽,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可别怪我心狠。"

陈步辉手中一扬,白纸上的大字立刻显于人前。

其上'彻骨丹'三个大字落入众人眼中,更是让人群掀起一阵不可思议。

二品丹药,彻骨丹,是助力修炼的丹药。

服用彻骨丹,能够让普通人脱胎换骨,拥有踏足武道的可能,十分珍贵。更重要的是,彻骨丹的炼制难度极高,非丹士而不可得。

而丹士控丹火,凡火不可炼神丹,常识。

就算是陈步辉再蠢,也是货真价实的一品丹士,拥有丹火。虽不入品级,但却根本不是方惊羽一个连丹士门槛都未曾踏入的杂役弟子能比拟的。

只此一条,便绝了方惊羽获胜的可能。

"二品丹药,彻骨丹?"

方惊羽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啼笑皆非。

想他方惊羽踏上丹帝之位,号称万古之下丹道最强,甚至有信心去挑战万古的三千大丹,虽被那几个高高在上的老东西们破坏,仅仅只留半成神丹,但也名震万古。

用区区二品丹药彻骨丹来赌他方惊羽的命,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方惊羽的迟疑落在众人眼中,却明显让人会错了意味。

"怎么?二品丹药彻骨丹难住你了?方惊羽,这可是你自己提出的生死丹擂,如今丹堂已经定下难题,就算你想要跟我磕头认错也是无用,由不得你反悔。"

"我倒要看看,连丹火都没有的你,怎么炼制二品丹药,又凭什么跟我斗。"

陈步辉狞笑道,似乎胜利已经唾手可得。

"是么?谁告诉你凡火不能炼神丹,区区二品丹药而已,根本不放在我的心中。今天就叫你开开眼,我方惊羽的丹道,岂是你能够揣测的?"

方惊羽摇头失笑。

"牙尖嘴利,我倒要看看等会你输了赌丹,对我跪地求饶之时,你是否还会如此狂妄。"

陈步辉冷哼一声,他信步走到场中。

早已有药童将生死丹擂的丹炉准备妥当,陈步辉手中一挥,一抹摇曳的火苗出现在他的手中。众所周知,丹有九品,对于一品丹士而言,掌控丹火能够炼制出一品丹药便可以称为丹士。

二品丹药,彻骨丹,能够助人走上武道之路,在低阶丹药中炼制难度也属极高。

哪怕是老牌一品丹士恐怕也无法保证其炼制的成功率。

陈步辉虽是第一次炼制彻骨丹,但此时,陈步辉如有神助,专心致志之下竟然超常发挥,无论提炼,还是淬丹都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眼瞅着数种草药在丹火的烘烤之下分解,凝结成翠绿的汁液,陈步辉脸上的信心越来越足。

他有八成把握,能够一次成丹。

陈步辉雄心万丈,仿佛已经看到了丹成之际,方惊羽匍匐在自己面前跪地求饶的画面。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一阵哄笑。

陈步辉愣了一下,他扭头朝着不远处望去,这一望不要紧,陈步辉险些笑岔了气。

他看到了什么?

方惊羽这个胆大包天妄言以凡火炼丹的家伙竟然将丹炉架了起来,底下生火,如同是乡野村妇在煮菜一般。这个胆敢对他陈步辉发出生死丹擂的废物,竟然胡乱的将炼制彻骨丹的材料一窝蜂一般丢尽了敞开的丹炉里。

这TM的也能叫炼丹?

煮菜还差不多。

陈步辉差点笑出了鼻涕泡来。

要知道,彻骨丹虽然只是二品丹药,但因为其独特的药性,所用的药材偏以属性爆裂的药材居多。就算是侵淫丹道多年的丹士都不一定能够完全掌控。

凡火本来就不能完全将药材中的药性发挥出来,这样胡乱的炼制,简直是在拿性命开玩笑。

而不止是陈步辉,围观的青阳丹宗弟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视,直接对方惊羽判定了死刑,甚至失去了继续观看的意思。

一眼分高下。

方惊羽烂泥扶不上墙。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