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3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谢茵茵一本正经道:"正是。"

蔡县令从上到下扫了一遍谢茵茵,年纪最多十五岁,身材虽然算不上矮小,可一脸的稚气,以这副模样显然骗不了人,这样的丫头也敢称状师?

门口的百姓哄笑声音极大,这李家夫人真的是魔障了,为了救儿子病急乱投医,竟然请个女娃子来公堂上当状师,真是笑死人了。

蔡县令真的怒了:"好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将本县的公堂当做是什么地方!?再不走,本县就治你一个藐视公堂之罪!"

两旁衙役见县太爷发怒,也开始搐动手中棍棒,一时威武之声响遍公堂。

看热闹的百姓,都登时感受到一股森严之气。

再看公堂上的谢茵茵,却一丝不怯,反而盈盈一笑,问道:"敢问县令大人,大梁可有明文规定,女人不能上堂当状师吗?"

蔡县令满脸的怒容顿时一怔,就看谢茵茵又道:"又可有明文规定,状师必须到什么年纪才能上堂?"

两番问话竟让登时叫公堂鸦雀无声,蔡县令的神色显是一阵青白交换,就连门口哄闹的百姓,都一下子安静了,对呀,大梁素来好讼之风,什么人都能上公堂辩论一二,就是因为从来没有出台过有关状师的律法,所以这究竟什么人才能当状师,谁也回答不上来。

谢茵茵含笑看着蔡县令:"既然从无明文的规定,那民女自然可以上堂辩护,大人又为何不准呢?"

公堂内外被这番问话,弄得鸦雀无声片刻,蔡县令脸色铁青,终于说道:"此案铁证如山,仵作勘验,物证人证聚在,就算你自称状师要辩护,又有什么可辩?"

蔡县令说到底是个好官,正如百姓说的那样铁面无私刚正不阿,所以他才不想为难一个小姑娘,换做是别的县令,恐怕不问青红皂白,已是把谢茵茵轰了出去。

门口百姓不由点头,都认为这案子根本没什么可辩。

这时门口有人嘀咕一句:"谢茵茵?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啊?"

可对方只是个小女孩,怎么会觉得耳熟呢?冒出这种想法的人也感到怪异。

"民女既然来了,那么不管是什么样的铁证,民女总要辩一辩的。"谢茵茵的表现过于沉着。

"方才民女已经在人群中,已经将大人的审案过程听了个大概,李大庆被控杀了赵屠夫,物证就是杂碎的花瓶,人证嘛……就是这位赵屠夫的遗孀,徐莲花了。"

徐莲花低垂的目光里,隐隐流露一丝警惕。面上,依然是一副楚楚怜惜的样子。

蔡县令沉沉看着谢茵茵:"你对本官的定案有什么疑义?"

赵屠夫的确死于花瓶重击,后脑颅骨破碎血流不止,仵作已经验过死因,而现场只有李大庆和目击者徐莲花。

此案翻出天来,蔡县令和百姓心里,他李大庆也是杀人凶手。

谢茵茵瞧了一眼徐莲花,徐莲花顿时低头,嘤嘤啜泣起来。

谢茵茵心中微微一笑,看向蔡县令:"县令大人容禀,民女并非质疑案件的定性,也并非否认这是桩杀人命案,只是民女认为……李大庆是凶手这一点,有所存疑。"

不否认杀人案,但凶手是谁,却要另行斟酌。

谁都听的出来谢茵茵这话,是暗指了堂上的徐莲花,她也和李大庆在杀人现场,如果凶手不是李大庆的话,当然就应该是徐莲花。

蔡县令阴沉的脸说道:"你可知那杀人凶器花瓶,重有二十斤,女子哪有那样的力气,能够举起花瓶,谋杀一个壮汉?"

赵屠夫杀猪为生,自然壮如猛虎,高大威猛,要杀死他当然是只有男子才有力气。

这样的推理简直无可辩驳。

徐莲花这时哭泣起来,指着李大庆:"你这凶徒,还我相公命来!还我相公命来!……"

围观百姓很是同情了一把,这年头夫为妻纲,丈夫就是天,以后赵屠夫死了,这徐莲花只能当一辈子寡妇了,这李大庆真是千该万杀。

李大庆被刺激的也开始哭:"我没杀人!我没杀人啊!"

"到了现在你还妄想否认杀人罪名,我夫的在天之灵也不会放过你!"

顿时公堂上哭的哭喊的喊,俨然成了菜市场,蔡县令太阳穴突突的跳,将惊堂木拍的震天响,怒吼道:"都给本官肃静!将公堂之地当做什么地方了?!"

半晌之后,在衙役齐上阵制止的情况下,徐莲花和李大庆终于不闹了。

蔡县令盯着谢茵茵,都是这个丫头惹的祸,"小丫头!莫把公堂当成你戏耍的地方!你再这样胡言乱语,本官对你不客气了!"

就算对方只是个小女孩,现在蔡县令也不打算容忍了。徐莲花的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谢茵茵看了一眼李大庆,他面如土色,吓得够呛,"民女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方才县令大人说了,李大庆是醉酒闯入赵屠夫家,拿起花瓶,赵屠夫被一击毙命,既是一击毙命,现场自然并无打斗与挣扎痕迹,对吗?"

蔡县令冷着脸:"是又如何?"

谢茵茵一笑:"大人的话中,有两处疑点,一处,是李大庆醉酒闯入,都知道醉酒之人,连精神都难以集中,四肢软绵无力,可是李大庆却举起了二二十斤重的花瓶?二处疑点,死者赵屠夫身体强壮,比起李大庆高大许多,他见到有人闯入家中,不仅不制止,反而任由自己被砸死了,民女百思不得其解,不知大人,可否为民女解答?"

公堂上再次寂静,蔡县令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这两处疑点,他之前便没有注意过,又怎么回答的上来?

门口一直喊着快点宣判的百姓,这时都哑了火,互相看着别人,见到这样的光景,谢茵茵心中冷笑,这便是思维定式,带来的不可挽回的错误。每个人都认定了杀人的只能是男子,一定就是恶贯满盈的李大庆,不可能有别人。

所以那么多的疑点,都被人扔到了脑后,因为他们只要认定凶手是李大庆这一点就够了。

因为这样就能得到数不尽的拥护,冥冥中谁给了这些人,站在对岸审判别人的权力。

缩在地上的徐莲花,这时脸色一阵变幻,开始激动起来:"分明就是李大庆杀死了我相公,我亲眼所见……"

谢茵茵立刻反问:"敢问他是怎么杀了你的相公?你相公当时又在做什么,为何没有发现?"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