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3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坐在椅子上的少女,年纪最多十四五,可眨动的眼睛里……却有一种精明和老练。

"准备一千两,要全国通兑的金宝钱庄的银票,其他的银票,我不收。"

对面主位上的妇人,满脸怒容:"一千两?我看你是疯了不成?"

谢茵茵抬了抬眼皮,扫了眼妇人,语气带了一丝冷淡和讥削:"李夫人,一千两换你儿子的命,你应该庆幸太便宜了。"

妇人顿时呼吸急促,显然戳到了她的痛点,儿子是她的命根,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谢茵茵可清楚的很,这李夫人别看外表穿金戴银,光鲜得很,可是她相公三年前就死了,膝下只有一个纨绔儿子,宠的无法无天,现在这个儿子惹了官司,还是命案,很可能被判秋后处斩。不要说一千两,就算让她把陈家都卖了换儿子一命,她都会做。

谢茵茵干脆不紧不慢地说下去:"李夫人想必知道,如今县衙刚上任的那位县令大人,乃出身三代清门,最是嫉恶如仇,你认为令公子的罪落到他手里,还有活路吗?"

李夫人的脸就更白了,说的没错,在这位蔡县令上任之前,李大庆不管在宛平县闯下什么样的祸事,李家都能出钱给县衙摆平。直到这位蔡县令上任,曾经是京城文官,外放到宛平县,什么金银贿赂,这位蔡县令都不放在眼里。

显然谢茵茵知道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漫天要价。

妇人仍有些不甘心咬牙说道:"就算我请天下第一状师胥云听来,也不过就要五百两。你一个小丫头就敢口气这么大?"

妇人忽然露出一丝阴笑:"你爹,就是败在胥云听手上的吧?"

谢茵茵脸色不变,就像是一点也不在意:"那位天下第一状师在哪里呢?等你找到他,也许你儿子的尸体都化成白骨了。"

谢茵茵着实会伤口撒盐,妇人登时如同被霜打的茄子,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想起儿子化成白骨的场面,她嘴唇颤抖:"好,好……好!一千两……我给你!"

那厢,谢茵茵淡笑加了一句:"别忘了只要金宝钱庄的银票。"

妇人心中恨极,却不得不吩咐一旁的下人照做。

等银票终于捧过来,递到了谢茵茵面前。谢茵茵看着厚厚一摞十分满意。

正要伸手,妇人忽然变脸说道:"等等。"

谢茵茵看着妇人,眉头一挑。还有什么计较?

只见妇人盯着谢茵茵,神色突现一抹阴狠:"若是……你赢不了官司……"

把全部希望都堵在了这丫头身上,要是最后输了官司,妇人一定要让她死的难看。

谢茵茵却一点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把银票折起,仔细收进了自己的衣袖,"明天上午衙门就会开审了,到时候自然见分晓,你急什么。"

对妇人的威胁,谢茵茵半点害怕也没有。

这些为富不仁的恶棍,等到被衙门抓了才开始害怕,平时为什么不检点自身,这李家公子平时欺男霸女,恶形恶状,如今真是活该罢了。

妇人几乎愤恨地看谢茵茵大摇大摆走出了门。

身旁仆从这时才敢上前,担忧说道:"夫人,这丫头能行吗?"

这可是关系李家唯一的血脉,这个谢茵茵不过是个小女孩,真能有办法翻了一桩命案吗?

妇人显然也是走投无路了,现在全宛平县没有一个状师愿意接官司,显然是早就风闻这位蔡县令刚正不阿的性情,不愿意去碰钉子。哼,这些奸猾的状师,平时个个都吹嘘有鬼神之舌,黑的能说成白的,实际上也不过就是靠着诡辩钻案件的空子,一旦发现这种板上钉钉的命案,顿时躲得远远的。

妇人的指甲掐进肉中,吩咐仆人:"明日,你派人埋伏在县衙外面,要是……要是这丫头真的输了官司……我就要她给我儿陪葬!"

儿子要是死了,她在世上也就没有念想了,那时候她就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了。

区区一个谢茵茵的命,她还不放在眼里。

--

第二天县衙里,门一开,乌央乌央的老百姓挤在门口,伸长脖子等开审。

所谓平时作恶多端,就会像现在这样,一旦倒霉,人人拍手称快。

"肃静!肃静!"因为人太多,衙役不得不维持着门口秩序。

百姓在门口闲聊起来:"听说李家还是请了状师。"

"呵呵,杀人现场只有一个死者娘子和这个李大庆,二十斤的花瓶,难不成还是弱不禁风的小娘子、操起花瓶砸死了自己相公不成?"

百姓纷纷点头,显然大家都这么认为,一个女子别说拿起那么重的花瓶,又怎么会杀自己的相公?分明就是这个李大庆见色起意,想杀了屠夫霸占人家娘子!

有人便说:"这次李家就是把第一状师胥云听给请过来,这案子也是断定了。"

都知道这个李大庆无比好色,仗着家里有钱,常常调戏良家女子,出入烟花之地更是常有的事,而死去的陈屠夫,正有一个风韵美丽的娘子,这个李大庆垂涎人家娘子多日,没想到,竟然丧心病狂把陈屠夫杀了!

真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围观的气氛完全被调动起来了,"怎么还不开审?等不及了!"

正说着,忽见公堂之上,衙役们迅速地站成了两排,手中棍棒敲击地面:"威武!威武!"

百姓们激动:"升堂了!升堂了!"

只见衙役们喊过堂之后,身着官服的县太爷蔡大人终于出来了。

"快看!青天大老爷!"

这位蔡大人上任才三个月,总共审了六件案子,用一句话概括一下这六件案子,那就是铁面无私,刚正不阿。

从前李家和李大庆,也没少犯过事,可人家有钱呐,只要送钱到衙门里,第二天,不管多大的罪,一准就放了出来。

当宛平县的百姓听说李大庆犯在了这位蔡大人手上,都差点放鞭炮。

果然不管李家怎么上门求情,听说李家那个夫人派人拉了三车的金银珠宝,到了县衙,却被蔡大人拒之门外,连门都没有进去。

百姓更是拍手称快。

蔡大人在案前坐好,立刻惊堂木一拍:"带人犯!"

就看不一会儿,衙役拖了一个浑身瘫软的人上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